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我跟白月光长了同一张脸之第七章(7)

作者:时落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一行人齐刷刷地站在坟地里头,却是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了。

珞瑜习惯性地看梁溪,梁溪却是不知为何看向了龙井。

龙井蹲下身,用他曾经多年带兵打仗的经验判断出了方向:“我走不动,梁溪,你来抱着我走。”

“卧槽!你TMD不要得寸进尺……”梁溪闻言脱口就骂。

龙井冷冷地盯着他,良久,他说:“不带上我,你自己找得到路吗?”

梁溪哑住了,他愣了一下:“你知道路?”

“那是一颗白蜡树。”龙井指着不远处,“白蜡树可以帮我们分清楚东南西北。”

“阿井好厉害!”田心很给面子的鼓掌,她一鼓掌,其他小孩子也都开始啪叽啪叽的拍起巴掌来。

梁溪三两步走过去,看了半天龙井说的那白蜡树,愣是没看出啥门道来。他有些酸意:“你倒是懂?也不知道是不是瞎说的。”

龙井没理他,继续说:“这座山倒是不高,人也很少,因为这里只有酸枣树,没有别的了。”

“酸枣?”珞瑜忍不住舔了舔唇,“可以吃吗?”

龙井点了点头。

梁溪摸了摸自己饥肠辘辘的肚子,他只能抱起了龙井:“如果你敢骗我们……哼!”

龙井得寸进尺,又要求珞瑜把田心背上。完了之后,还把剩下的九个孩子分成了三组,每组找了个年龄稍大点的孩子做组长,又让田心时刻关注着这九个孩子。一番折腾之后,他终于大发慈悲地看着梁溪:“走,我带你们去摘酸枣。”

酸枣树大多是靠在一起生长的,或许是多年没有人光顾,这里的酸枣居然很是饱满,树上的黄叶掉了一半,一颗颗酸枣从愣愣的粗枝干中凸显出来,梁溪急不可耐地摘下一颗递给了龙井。龙井放在嘴里要开,薄薄的一层果肉裹着一颗大大的枣核。酸中透出丝丝蜜甜来。

他点了点头:“可以多摘些。”

话音刚落,梁溪和珞瑜冲了过去,霸占了长得最好的酸枣树,一面摘,一面吃。

龙井一眼没盯住,便看着一群孩子也疯了似得去够低处的酸枣,有的甚至直接从地上捡起酸枣便要往嘴里塞。

龙井怕他们这样吃了会生病闹肚子,只能再次干涉:“每个组分开去捡果子,组长检查果子是不是好的,组长把好果子交给田心。谁中途偷吃了罚不能吃肉,如果有人发现谁偷吃,告诉田心,以后多奖励吃一块肉。”

或许他今天表现出来的威严太重,这群孩子居然真的很听话的去捡了果子。田心大模大样地巡视了几回,有点无聊,干脆也摘起来。她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铺在地上,有果子的都往里头扔。

酸枣很香甜,但不禁饿。龙井站在原地,摘了些果子放到自己的**背包里头,他想多摘点,到时候让嬴政也尝尝鲜。

过了差不多有半小时,梁溪和珞瑜都回来了,两人捂着腮帮子都觉得牙有点酸倒了。好歹肚子里有点食,没刚刚那么饿得慌。

天色已然是下午的模样,梁溪和珞瑜都来催着走,他们想在天黑之前到了城里头,能吃上一顿真正的饭。

田心捧回来了一兜子酸枣。珞瑜背起她,梁溪抱起龙井,剩余九个孩子又累又饿,却也只能跟着走。

梁溪和珞瑜是穿了运动鞋上山的,但他们没走过那么多路,九个孩子也累,于是走一截歇一段,天色眼瞅着要黑了,这不高的山愣是没走下去。

将至山脚,珞瑜又饥又渴地看到了个小水塘。

梁溪也看到了,两人放下龙井和田心,冲过去就想喝水。

“等下,”龙井说,“先看看水里有没有鱼,没鱼的水再干净都不能喝。”

梁溪和珞瑜白活了二十多年,一点野外生存的经验都不懂。听了龙井的话,脚步都慢了下来,等到了水潭边细细一看,幸好是有鱼的。

然而,看到那鱼,他们肚子里头又咕咕咕地乱叫起来。

梁溪伸手试了试水:“这水冷得很,我不敢下去。”

珞瑜有些急:“没有钓鱼竿,没有渔网,没有鱼叉该怎么抓鱼?”

他们眼瞅着那些肥大的鱼游来游去,眼睛都发绿了。无可奈何,虽然很不想,但两人还是折回来问龙井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龙井听说有鱼,心里头开始活络了。说实话,他不想同这两人一起走,这两个都不是好人,且他们打了田心的主意,而这路已经不长了,他觉得剩下一段路,他一个人能走完,带上田心,也能走完。

他先笑:“你们去把这一包酸枣都洗了,洗完我告诉你们办法。”

梁溪和珞瑜心里头恨他要挟自己,却又无可奈何。两人很不情愿地洗了枣子,龙井很大方的让他们再吃点垫垫肚子。两人虽然饥饿,但是看到那酸枣嘴里就不断分泌唾沫,牙被酸倒的感觉又出现了。于是,两人都拿了点,狠了狠心再往嘴里填。

龙井让田心把剩下的酸枣拿去分了,眼看着所有人都吃上酸枣,梁溪和珞瑜又忍不住问他要如何抓鱼。

“抓鱼?那先得去做个鱼叉。”龙井说,“你们去削一根棍子来,一头要尖锐,再去多拣点碎石头。”

两人互相看了眼,都觉得这要求很奇怪,要棍子做鱼叉还能理解,可碎石头能做什么?

但他们没问出口,经过这一天的事,他们发现,这孩子虽然小,看上去也病弱的很,但他好像对在野外生存有几分经验,只是不知道,他这些经验都是从何处学来的。

龙井见他们走远了,从包里掏出三瓶古井泉的泉水来,交给田心,叫她分给三个组长,要孩子们都快点喝了。

他其实是在用田心遮掩自己的秘密,因为现在所有人都知道田心能变出多大花来,是个神奇的人。田心是想问他的瓶子是从哪儿来的,却被他搪塞住,没再说了。

等他们喝完,他又将瓶子小心地收回了**包裹。

此时,丛林之中,梁溪好不容易掰下来一支树杈,他用手剔着上头细小的枝桠:“那小孩简直太过分了!”

“忍着,如果他弄不到鱼,就把他仍水里去!反正也快走出山了!”珞瑜将自己的T恤下摆掀起,兜了一兜碎山石。

“又脏又臭,还让老子抱了他一路!”

“别说了,我宁愿和你换,至少那小子瘦,我背着的可是个胖妞!”珞瑜愤恨地说,“我好几次都想直接扔了。”

“可不能扔,她可是我们以后的钱。”梁溪说。

“这还用你说?”珞瑜道,“到时候把她交给国家,我们也算是做了件好事。”

她在知道田心可以平白无故让地上长出花来之后,就不再把田心当人看,她觉得,把小怪物交给国家,这是美名,是要找媒体宣扬报道的大事。所以,她觉得自己心里头很坦荡,没有一丝一毫的愧疚。

“MD,连刀都没有,我怎么去把棍子弄成尖头?”梁溪骂了一句,“我不弄了。”

他不想削棍子头了,珞瑜也觉得自己的石头捡够了,两人便往水塘边去,想看看龙井到底要做什么。

梁溪把棍子递给龙井,龙井看了看,这两头一头细,一头粗,都是没削过的。他什么都没说,只是拿起那棍子往水塘里头一插,那棍子的四分之三都没进了水里。

他把棍子还给了梁溪,自己捡起珞瑜捡的碎石头,瞅准一条游过来的鱼便是一发虹气长空,那鱼一下子僵死住,扑腾了两下竟是不再动了。

龙井这打鱼打鸟的本事是练了很多年的,他力道控制的很好,并未让鱼死,只是让它晕过去了。

“去把鱼叉上来把,”龙井说,“我力气小。”

梁溪看看那倒在水里头不动了的鱼,再看看自己连个尖都没有的棍子,一下子傻了眼。

“快去啊!”珞瑜看着鱼拼命咽口水,她见梁溪半天没动,连声催促。

梁溪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上去,使劲地对着鱼往下插。但是,棍头从光滑地鱼鳞上滑了下去,如此三番五次,那鱼忽然摆了摆尾巴,又活了。

“这准头是我以前在跟一个伯伯学的,我身体不好,只能把鱼打晕。”龙井叹息,“看来我们是吃不到鱼了。”

他说的很无奈,其实是故意要刺激这两人。

果然,珞瑜开口了:“你连条打晕了的鱼都弄不上来?”

梁溪失败了好多次,现在心里头正不舒服,闻言将棍子塞给了珞瑜:“你厉害你来!”

龙井又打晕了一条鱼。珞瑜拿着棍子狠命去戳鱼,却一次次从鱼身上滑了下来。她将棍子扔到梁溪脚下:“你连个棍子都削不好?你还有什么用?”

“你厉害你去削啊?”梁溪说,“连把刀都没有,谁削的好?”

梁溪却继续说:“你除了会888,你还能干什么?要不是因为你,我至于受这两天的罪?MD自己要去做义工,偏拉上我?我也是倒了霉,才有了你这么个女朋友!”

“梁溪!”珞瑜忍不了了,“来孤儿院的事情怪我一个?不知道是谁为了刷朋友圈,说自己做好事了,所以巴巴地跟着我来这里。在出了事之后,我本来要马上下山回家的,也是你说,我们如果留下来救了孩子,就能功成名就。还是你,害我在那么脏,那么臭的小屋里头住了两天两夜!”

“要不是你,这群该死的讨厌鬼至于活下来那么多?”梁溪骂,“我说的救一个孩子就行了,这样还能显得我们十分费力……”

珞瑜闻言大骂:“要不是你,我早就走了,哪里会带上这一堆累赘?”

“都怪你……”

“都怪你……”

……

龙井没想到,他不过就是想要让两人互相生出些矛盾,却引出了这么一大场好戏。身后的一群孩子都听傻了。聪明点的早就知道了珞瑜和梁溪不是好人,其余的现在才明白自己原来是被珞瑜讨厌的。一时之间,他们都觉得很悲伤。

本来,在孤儿院长大的孩子就特别缺乏安全感和爱。不然他们也不会对一个一个月来一次给他们送糖吃的珞瑜有那么强的好感。

龙井回过头,正好看到一堆眼泪汪汪的小孩子,他顿时心头很可耻的觉得萌了。

他朝田心招了招手,叫她把珞瑜扔了的木棍拿回来。然后自己捡起脚跟前一块石头,将木棍细地一头狠狠地砸了砸。

然后,他很快地将一条晕了的鱼叉了起来:“田心,你去告诉那三个组长,叫他们随便去捡些可以烧的柴火回来。”

延伸阅读

和中福珠宝加盟  http://www.kakouciti.com/u74d.shtml
和中福珠宝主要以黄金、钻石、翡翠、K金镶嵌、铂金镶嵌、珍珠、宝石、银饰等材质集产品设

瑞思学科英语加盟  http://www.kakouciti.com/sa72.shtml
瑞思学科英语加盟公司简介北京瑞沃迪国际教育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是一家中外合资企业,是中国

儿童圆桌读书会加盟  http://www.kakouciti.com/g37t.shtml
富兰克林读书会是上海直行道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旗下以少儿素养教育为己任的会员制互动阅读连

微信啦加盟  http://www.kakouciti.com/x3li.shtml
微信啦代运营与社会各界同仁携手合作,谋求共同发展,继续为新老客户提供的产品和服务。公

馋道自助烤肉加盟  http://www.kakouciti.com/98g.shtml
馋道自助烤肉凭借强大的技术研发和品牌运营实力,馋道餐饮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对现代人们的生

普林斯安全气囊加盟  http://www.kakouciti.com/xsa6.shtml
丹阳市普林斯汽车配件有限公司是汽配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尚莱雅加盟  http://www.kakouciti.com/xzy9.shtml
公司简介:湖南尚莱雅纺织品有限公司由湖南莎丽袜业股份有限公司投资创办的一家集产品研发

欢乐雪冰淇淋加盟  http://www.kakouciti.com/bliu.shtml
妙角士饮食文化传播(北京)有限公司,是2003年七月成立的,专业从事饮食文化传播、食

亚都小家电加盟  http://www.kakouciti.com/su61.shtml
济南探梦商贸有限公司是亚都山东办事处直属企业,直接负责山东各县市渠道销售开发以及售后

奇扬加盟  http://www.kakouciti.com/xpdm.shtml
奇扬床上用品总部是床上用品、床上用品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画里草包憋成仙儿之出新手村(6)

    赵小安还是说到:“都是新手村的,大家能帮到都多帮忙嘛。”“boss我杀了,也得让你喝点汤,不然你白跑一趟了,你也就别客气了。”那个黑衣女人说:“行吧。”似乎没打算在这种问题上纠缠很久。给了三百金币后,赵小安的手搭在她的肩膀上飞了起来。只剩下魔沼蛙的愤怒叫声留在身后,没过几分钟,他们便回到了传送点。黑

  • 梦见神在线阅读狠毒

    顾宝瑛前世是外科医生,从小又跟着老中医的爷爷学习诊脉、针灸,她绝不会诊错。“娘,我先收拾屋子,等会儿咱们就去找大伯娘说这件事。”此时,她按下心里的疑惑,拖着还有些虚软的身体滑下土炕头。她先将刚醒来时呕吐出的秽物清理干净,随后,又收拾出院子里另外一间破屋。当初,他们跟着一群流民,一起逃难来到茂县,茂县

  • 仙门白月光在线阅读第七章

    出了文德殿,钱宴植望天叹息一声。他仅仅只是接了个改造暴君的悬赏,为什么最后还要他协助禁军统领去查案呢!这不是他的专长,他的专长是口吐芬芳啊。钱宴植扶额掩面,十分想回去文德殿内跟皇帝说明,他查不来案子。刚一转身,就迎上段易讨好似得憨傻笑容,朝着钱宴植拱了拱手:“钱少使,之前是我有眼不识,这钱少使在内宫

  • 创世神偷之废三小姐第二章

    “雁姑娘?”雁渡寒陡然回神,弯腰捡起地上披风,伸手拍拍灰尘,也不管患天常需不需要,就塞到他手中:“听闻先生大病初愈,还是披上吧。”患天常没想太多,从善如流的披上,走入内室道:“姑娘请坐。”雁渡寒坐下。桌上茶壶尚热,她体贴的倒了一杯茶,放在患天常身前,直接道:“想来先生已明我来意,我便直切重点了。”患

  • [综武侠]尹志平相遇

    彭!恍惚中的卡卡罗结结实实的吃下了黑熊的一击。顿时斜飞了出去!肋骨...肋骨断了,这种事卡卡罗不需看便知道了。但此时却不是去想这种事的时候,所以他一落地便不顾伤势一个转身稳稳的站在地上,接着后腿猛地发力,冲着黑熊的咽喉狠狠的咬去。黑熊此时正在为打中了眼前的小东西而高兴,却没想到突然发生了这种事!他难

  • 万仙上界在线阅读第10章

    心威刀域!临!”柳明一声暴喝……正处于激动状态的六头红鷲身形突然被定在原处,它们惊恐的用尽全力的拍打着翅膀,但只能是徒劳无功,发出绝望的凄鸣!离柳明还有五百多米的二十头只红鷲,感觉到同伴的不妙,纷纷加快速度赶来。柳明岂能让它们如愿!感受着手中长刀的律动,柳明调整自己的呼吸,将长刀甩向前方天空。身体则

  • 国师又在跳大神在线阅读蓉儿(修BUG)

    黄蓉听了叶孤城的话,似乎有些意外,又有些不意外。盈盈的眸子像是山间的清泉,她看了一眼一旁的南王世子,心下顿时明白了。南王世子自然不想在这里碍眼,于是便退了下去。黄蓉若有所思地望着南王世子的背影,转过身来,有些失落地道:“我知道,府里一定有人怀疑我的来历、说我别有用心、觊觎你的天外飞仙……你若觉得为难

  • 向往的生活之我是神医在线阅读第8章

    两人一前一后,气氛无比的僵硬。贾昊宇后怕劲儿渐渐散去,默默看着顾如安的北影,有些懊恼。他知道顾如安之前是为自己着想,他发的脾气有些不可理会,可开口道歉,贾昊宇又放不下面子,抿着唇跟着的他一时间陷入巨大的纠结中。贾昊宇是如何进行巨大的心理战争顾如安压根没有余心去理会。她脑子里正构想着待会要怎么处理海鳝

  • 宋隐在末世第五章在线阅读

    贾延第一次和李立军能够一同说说笑笑的回宿舍!可贾延真的却不开心!这帮特警真的是变态,出拳的力量如同铁锤,那腿部飞踢简直就像炮弹,轻轻松松能把他踢飞两三米远!回到宿舍后,贾延洗了洗遍进入了睡眠!自从地狱模式开始,贾延的潜意识占了占据了上风!他经常梦到自己在深深的地下建筑中,阻止着众人进行对黑洞武器的组

  • 九霄天路在线阅读第八章

    看门老头只不过看了我们藏身的地方一眼,然后又转身走进了火化室,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黑乎乎的门口,我也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可是刘队长却是一动不动死死的盯着门口,过了没多久,只见那老头的身影又出现在了门口,只不过这一次他的手中提着一只桶。那是一只铁桶,上面黑乎乎的满是油污,看门老头提着桶走的很慢,从他的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