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亡灵军团助我称霸在线阅读第二章

作者:路路 来源:飞卢小说网

五更天的时候,顾嬷嬷给我戴上好几斤重的凤冠,再盖上红盖头,我的世界便笼罩在一片纯粹的茜红里了。

凤冠沉甸甸地,压得我几乎喘不过气来,没过多久,我便央求着顾嬷嬷替我暂时除下,等迎亲的队伍来了再戴上,顾嬷嬷说红盖头盖上了就只能等新郎揭开,否则不合规矩,我娇气地反驳,不合规矩的地方多了去了,新嫁娘出阁,哪有从夫家的一个院子搬到另一个院子的?更何况……

我看着顾妈妈那张沟壑纵横的老脸严肃地板着,就好像一本活生生的女戒或者女则之类的东西,无聊之极又愚昧之极:“小姐,依老奴所见,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不能坏,就是图个好兆头,小姐嫁了姑爷以后,才会长长久久和和美美的。”

“……”

我其实恨透了顾妈妈的种种无聊透了的规矩,这也是我唯一不满她的地方。因此在我有了自己的主意之后,很多事情,都是经大丫头清浅的手办的,甚至刻意瞒过了顾嬷嬷 。但终究顾虑到顾妈妈的出发点为真心心疼我,这个世界上 ,真心疼爱我的人不多了,我其实,还是有点稀罕的。

最终,我圆了顾嬷嬷的心愿,没有揭开红盖头。但还是磨着顾嬷嬷伺候我用了半碗燕窝粥,不然今天这阵仗我估计撑不过去。

到了卯时,远处有依稀的鸡鸣声响起,没过多久,便有鞭炮声唢呐声人声脚步声等各种嘈杂声音渐渐地朝我的宝馨院包拢。

我手里绞着质感上乘的喜帕,心里盘算着不知道交代清浅的事做的怎么样了,荀掌柜那边可有难为她?若是……少不得我还得亲自过一趟安庆。感觉到身边的人紧张得连呼吸声都变得有些急促,我以为她是为接下来的仪程担心,便安抚道:“嬷嬷不必过于紧张,不过是从宝馨苑挪到清芜苑,出不了什么岔子的。”

“老奴省得,只是……老奴一想到,今天是小姐的大喜日子,老奴这心里边又是替小姐高兴,又是……”说到后面,竟有些哽咽起来。

我知道民间有哭嫁的习俗,说的是新嫁娘出阁前几乎要把娘家的亲戚全都哭一遍,哭得越厉害,说明新娘越孝顺,还能博得一个好名声。我执意嫁给陈珞,由着陈珞设计段家主动退亲,在我母亲苏夫人看来,大约是极不孝的,因此,最后陪在我身边哭嫁的‘亲人’,竟只有顾嬷嬷一个。

不过也有好处,若是苏家那边真的遣人来了,我对着他们一滴泪都流不出,说不定还会落得个薄情寡义的名气哩。

我做不到多愁善感地陪着哭,只好笑着安慰顾嬷嬷:“我嫁人不嫁人,嬷嬷的位置是不会变的,以后还是会天天见着,有什么好伤心的?别叫人见了笑话。”我顺手把手里的绢帕递了过去:“快擦擦。”

却没有人接。

“小姐……这是喜帕。”顾嬷嬷的声音带着一点刚哭过的沙哑,还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我若无其事地把手缩回来:“哦,那你随便找个帕子擦擦吧。”

这时,我听到一声足以响彻整个宝馨苑的通报声:“新郎官到——”,这声音熟悉又有点陌生,熟悉到我一下子就认出来声音的主人是我宝馨苑守门的守卫青管,陌生则是因为,我到现在才知道我的护卫竟是一个内力高深的高手——刚刚那一声,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到的。

院外的脚步声越来越嘈杂和靠近,我隔着红盖头看不真切,只从听到的隐约动静猜测顾嬷嬷把屋内麻利地收拾了一下,然后敲门声响起,顾嬷嬷搀扶着我,一步一步走向我的未来夫君。

轻风拂过,合欢花的香气靡丽而又缠绵地沁润着我的脾肺,透过垂坠的流苏,我看到顾嬷嬷把我的手交到一双如玉修长的手里,那双手温暖干燥,对待着什么稀世珍宝一样珍之重之地捧握着我的手,但这样的温柔,却是我避之不及的。

我条件反射般往外抽了抽手,没抽动,反而被更紧/窒地握住。在周遭铺天盖地的炮仗声唢呐声的提醒下,我意识到这是我和陈珞成婚的日子,即使这桩亲事非我们所愿,必要的表面功夫还是要做好。

我只好任由陈珞握着。

温度,从他的指间传到我的指间手心,两手交握的部位,有点痒,还有些奇怪的酥麻感。我努力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在别的地方,不希望自己的心绪被这感觉所侵扰。

过了一会,忽然听到身畔一声带着些许无奈的叹息,然后,同样是一身喜庆红装的陈珞毫无预兆地朝我走近,我本能地往后退了一步挣开了他的手,却被腰间横过的一只手臂带得离他更近。

然后,有什么低哑的几乎钻进我心里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上来。”

我这才反应过来,前几日顾嬷嬷给我恶补的婚嫁仪程里有一条,就是新娘出娘家门和进夫家门的时候,按规矩,都是要在新郎背上的。陈珞在这里耗了那么久,大约也是为着这个仪程,而我却完全忘掉了。

一想到刚刚那个场景都落入了众人眼里,纵使我向来自觉皮糙肉厚,也在刹那间有过类似于不好意思的情绪出现,好在面前的红盖头遮挡住了我的所有表情。

等我终于平安地抵达陈珞那不算宽阔却十分有力的背上,那通天的唢乐声才再次响起。

我伏在陈珞的肩上,搂着陈珞的脖子,由着他背着我平稳如山地走出我待了两年多的地方。空气中混着浓郁醉人的合欢花的香气,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感觉自己好像有点醉了。

偶尔,我也曾少女怀春过,想象着自己出嫁时的场景 ,却从未想过,有一天我会嫁了陈珞……这个我一直提防着算计着要如何远离的人。

蓦地就想到了顾嬷嬷常说的命,我该就此认命吗 ?不 ,当然不可能,那样我就不是苏宝贵了。

不知走了多远,我忽然想到有一件事还没做:“等等。”

身下的人稍微顿了一顿 ,却没听我的停下来,只是用只有我能听到的音量询问:“怎么了?”

“到哪儿了?”

“快到院门口了。”

“嗯……”我有点犯困,声音发出来也比往常软糯些:“珞表哥,你身上可带着银子?”

陈珞直接问到:“要多少 ?”

“五十两。”我也没跟他客气。

陈珞便停了一下,让身边的护卫魏紫取了一张一百两的银票给他,然后经他的手再递给我。我瞧了一眼,没接,反而拢了拢胳膊,将自己和他贴得更紧了一些,估摸着魏紫的方向,语调平淡地说道:“替我给青管吧,就说是我赏给他的 ,另外替我转告,他今日的表现我很满意,只是,如此本事却屈居我这小小宝馨苑,实在是埋没人才了。”

“这……”魏紫似乎有些顾虑 。

我知道他也听出来了,我明叫他转告给青管的话,实际是说给陈珞听的。

我心里顿时凉了一大片 ,青管是两年前调派到我院里的 ,他生的不算健硕也不文弱 ,五官普通让人难以印象深刻 ,两年来,从未展露过他的武功 ,若不是今日通报的这一声用了内力,我到现在也不会怀疑 。我原本不确定青管是不是陈珞的人,而魏紫此时的表现却正好坐实了我的猜想。

放这样一个高手在我的身边,是为了更好的掌控我么 ?如果我不听话,也很方便及时抹杀……

我咬了咬唇,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陈珞却声色不变,仍然一副宠妻无度的架势:“没听到夫人说的吗?”

“是…”魏紫应声而去。

接下来的一段路,走的十分安静,我们谁都没再说一句话。按风俗新郎把新娘背出娘家门之后,新娘是坐花轿到往夫家,然后在夫家门口下轿 ,再由新郎官背进家门。但我原本就住在陈家,我嫁给陈珞 ,也不过就是从西侧的宝馨苑搬到东侧的清芜苑而已。当然 ,让轿夫载着我从街上绕一圈再回山庄也是可以的,但我和陈珞谁都没心思这么做。

延伸阅读

瑞大福珠宝加盟  http://www.cincy-racing.com/syf5.shtml
深圳市瑞大福珠宝首饰有限公司是一家专门从事黄金、铂金、钯金、镶嵌钻石及珠宝玉石饰品的

铂锐加盟  http://www.cincy-racing.com/a0ef.shtml
铂锐手机壳总部是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我们的商品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

缘梦圆家居加盟  http://www.cincy-racing.com/1zz.shtml
缘梦圆家居我们倡导产品升级的智慧生活化、自然个性化、至美时尚化的设计,为幸福温馨生活

华夏童年加盟  http://www.cincy-racing.com/s1la.shtml
一、华夏童年教育集团公司简介北京华夏童年教育机构直属于华夏英才教育集团,是一家面向0

惠晓衣物救治加盟  http://www.cincy-racing.com/g8mf.shtml
郑州惠晓衣物救治中心创始于1992年,是国内成立早的服装、皮具、品救治企业,是衣物救

达胜机械设备加盟  http://www.cincy-racing.com/n0ef.shtml
达胜机械设备公司主要生产辐射交联热缩材料,主要产品有:DRS系列低温收缩阻燃型套管、

中邦装饰加盟  http://www.cincy-racing.com/p2lo.shtml
中邦装饰拥有出众的大型膜加工制作设备和检验、测试设备及膜材加工制作专门制作的现代化厂

迈茗加盟  http://www.cincy-racing.com/xlc9.shtml
暂无

嘉图矿物漆加盟  http://www.cincy-racing.com/tb2.shtml
嘉图矿物漆,国内专注矿物漆产研企业——广东嘉图建筑涂料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

比芭加盟  http://www.cincy-racing.com/nm1h.shtml
比芭机械总部坐落于中国经济、金融、贸易中心——上海,是一家集科、工、贸于一体的高科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十世轮回:公主不要丢下我之我是尘子落(8)

    尘腾云转过身子用着很温柔的眼光看着张杰“落儿,现在只剩下你了”张杰慢慢地走上台上望着活泼可爱的小文萱“没想到这小妮子竟然是地魂力,不知道我的魂力会是什么品质的呢?”其实,他想家了,那个地球真正属于他的家。张杰伸出白净的小手贴在魂碑石上,闭上眼睛慢慢感受这其中奥妙的感觉。“嗡、嗡”“啊!好痛”张杰马上

  • 西游之无敌龙王爷第5章在线阅读

    王东回到家里,天刚刚亮,是四点半。“好困,补觉。”王东喃喃自语道。早上九点,王东醒了过来,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摇了摇头。洗漱完毕,王东便去了菜市场。土豆和红薯各买了一筐,辣椒种买了十袋,然后便是小青菜,肥料等。找人将猜肉扛回家,王东继续购物。买了一袋白面,一筐鸡蛋,然后两条烟。回到家里立刻做饭,吃饭。

  • 旧日苏醒在线阅读第3章

    听到林萧的话,李国庆便点了点头说道。“这个计划我支持你,我们之前可没少被外国人欺负,八国联军把我们燕京糟蹋的够呛,赚他们点钱也是应该的,你说吧,要怎么做?”林萧则一边拦车一边说道。“我们先去藩家园弄一家店铺吧,希望有合适的。”因为之前法兰西的总统夫人希拉克来过藩家园,所以,现在这一段时间藩家园正在整

  • 重回人生赢家之路[快穿]在线阅读第三章

    第三章女孩好像在和自己的同伴说些什么,天色渐晚,距离太远,沈琦宁看不真切,也听不清楚。不过接下来,对着同伴惊讶的表情,女孩竟然直接将冰淇淋大口地吞入口中。沈琦宁愣了一瞬,而后低头浅浅地笑开:所以这就是拒绝和自己一起吃饭的理由吗?是嫌弃自己“老年人”吗?吃完冰淇淋以后的女孩,好像高兴了很多,和身边同伴

  • 古穿今之少年杀手第九章在线阅读

    阮言希坐在田克义的独立办公室里,舒服地靠在软软的座椅上,双手交叉放在胸前,看着打开门走进来的长发披肩满脸笑意的女人。“沈玉琳。”他一字一字地念出了她的名字。沈玉琳拉开椅子,坐了下去,翘着脚,看上没有丝毫的紧张,“嗯,我就是,可我记得我之前已经和警察全交代清楚了,还要问我什么问题?”阮言希交叉的手指上

  • 炮灰男配的逆袭之路[穿书]在线阅读第2节

    接下来是一阵沉默。此时,学校的钟声响起,不识趣的报时让深蓝回过神来,忆起现实世界。握着白月同学的手“深蓝同学?”“嗯?”“你是至高【Supreme】吗?”白月用嘶哑的声音回问。“哈?!我.....”低下头,跟她的目光合拢,自己的手背上有一个特殊的符号。白月用嘶哑的声音回问。“至高!至高!....”白

  • 方舟领主之排位赛名单(4)

    龙崎堇作为青学特聘的男子网球部教练,青学在和龙崎堇商讨过后,在网球部附近挪出了一个阶梯教室给她作为会议室。手冢和大石到的时候的时候,龙崎堇正对着电脑看的认真。“扣扣。”手冢屈指敲了敲门,等龙崎堇把视线挪到他们身上后,才和大石一起进入办公室。“来了,坐。”龙崎堇随手指了指座位,让两人随意,然后将笔记本

  • 影帝哥哥是古人在线阅读第一章

    秋末冬初,微风萧瑟。今年的冬天,似乎来得更早,中秋刚过,寒潮已至。夏炎秋凉之后,万物萧条的景象,让空气中弥漫着一种落寞的失意感。东方开始放白,夜王府依然灯火通明。整个府上,除了偶尔能听到几声犬吠,安静得如同隐谷中的深潭。一声清脆的婴啼,如同静夜中的一声清雷。一瞬间,整个夜王府沸腾了。“太傅,太傅,夫

  • 紫金道谷第一章在线阅读

    “诶你看论坛上这个事儿好火啊。”“什么什么啊?”旁边的女生一番激动,一看就对这些八卦非常感兴趣。“就是我们学校有个女生在食堂晕倒了,然后围了一堆人,最后一个小帅哥英雄救美,直接公主抱送去了校医院。”“有图片吗?给我看看。”“打了马赛克啦,不过身材好像很好诶。”连沉压低了帽檐,从两个八卦的女孩子状似不

  • 白夜传奇在线阅读第九章

    第九章三叔回来了吴邪吃过油条、甜豆腐脑和一笼小笼包,带着上回柜员开给他的凭条前去取怀表。修表的师傅还没有上班,柜员接过凭条转身从贴了日期标签的柜子里拿了怀表给他,“修理费一共是三十元,您刷卡还是现金?”“现金。”他揣着怀表走出店,口袋里的手机震了两下,是一条短信。胖子:【小天真,我今天出院,快来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