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玄幻之暗黑大反派第5章在线阅读

作者:烟花易冷 来源:飞卢小说网

谢檀努力不在顾仲遥的逼视下露出怯场的神色。

她现在弄得最清楚的一件事,就是这顾仲遥之所以能成为大反派,确实是因为他有着过人的心机和手段,并不是个容易对付的对象。

“我没有骗你。”

谢檀语气平静地开口说道:“安西王没有回京城,是因为他要去招安一个叫乔骄的人,然后利用他来分解你在朝中的权力。”

“乔骄?”

顾仲遥墨羽般的双眉微微蹙起,沉吟片刻,“你是说……齐峤?”

谢檀脑门处掉下两道黑线。

好吧,好像是她看书的时候花了眼,愣是一直把人家的名字读成乔骄……

谢檀面不改色,“不错。我正是想试试此人在顾相心中的份量,才故意把名字说错。顾相既能立刻反应过来我说的是谁,可见此人果真紧要,不是吗?”

顾仲遥身处在权谋博弈的最中心,一丝一毫的风吹草动,于他而言,都有可能是决定生死成败的关键。

而这个叫齐峤的人,确实,十分重要。

“安西王知道齐峤藏兵的位置?” 顾仲遥问道。

谢檀点头,“嗯。”

“在何处?”

谢檀不答话,微微扬着下巴,用略带挑衅的眼光看着顾仲遥。

会玩心理战术的可不止你顾仲遥一人!

顾仲遥盯了谢檀一会儿,勾了下唇角,缓缓站起身来。

他踱到谢檀身畔,高挺的身形遮住了昏黄的壁灯光线,在她脸上投下一片阴影。

“想跟我谈条件?”

他微微倾身,身上盈袖之香气若兰芷,语气却是冰冷森厉,“可惜你手上的筹码还不够多。”

谢檀并不抬头去看他,只低着头抠玩着自己的指甲,坚决不开口说话。

两人僵持了良久。

“来人!”

顾仲遥唤来部属,沉声吩咐:“去传张显伦和魏庆。”朝谢檀的方向抬了抬手指,“关进死牢。”

谢檀被送进了一间单独牢房,紧挨着旁边谢氏族人的囚狱,中间隔了一道潮湿的石墙。

先前自称是她阿兄的男子,抓着栏栅费力地想向谢檀的牢房张望,一面呼唤着:“阿檀,你可还好?”

谢檀靠到墙边,咬了下唇,低低地“嗯”了声。

阿兄叹息着,“我早就说过,当初姓顾的到家里来提亲,就一定是没安什么好心!以他的权势地位,合该联姻皇室,又何至于选了你这样一个背景寻常的庶女?原本以为他娶了你,能至少让了你免了牢狱之灾。却没想到……”

谢檀也觉得奇怪。

刚才她在顾仲遥面前胡编了一番与安西王的交情。可顾仲遥看上去,似乎对自己妻子跟其他男人有私情并不怎么在意?

诚然,这样的反应可以归因于他对她没有什么感情、也不在意男女之情这种跟政治无关的事。可是,反过来再想,他终究是执意娶了谢檀,并且还在桥上提到了什么“从前的情分”,那又代表着什么呢?

谢檀摇了摇头。可能反派们的心理大约都比较变态,不能用常人的逻辑去分析判断。

“阿兄不必担心。”

她对着墙的另一头轻声说道:“总会有办法的。”

那个叫齐峤的人,若是她没有记错的话,是后来改变了梁国政局、帮助沐太尉等人分夺了顾仲遥权势的重要人物。

顾仲遥如果真是个聪明人的话,就不会对她手中的这个筹码置之不顾。

刑讯室内。

顾仲遥正凝神听取幕僚的禀报。

幕僚中白面长须者,名叫张显伦,是顾仲遥推举进入中书省的秘书丞,为人八面玲珑、处世灵巧,对朝中各种人物关系把握得相当清楚。

张显伦行礼道:“此番谢光入狱,牵连子侄十数人,中书省、门下省皆因此空出了职位。下官已将职位名单,以及候补的人选详细列出,请顾相过目。”

他将手中书函呈上,又道:“只是谢光所任的太仆一职,还需相国大人劳心选擢补缺。苏亮、许馥二人皆私下试探过下官的口风,但下官却以为,若是直接举荐咱们的人,怕是会被人借机弹劾。”

旁边另一燕颔虬须的壮汉名叫魏庆,闻言忍不住插嘴道:“弹劾便弹劾,难不成相国大人还怕那沐老儿不成?”

顾仲遥手握书函,眼光在面前二人脸上轻轻扫过,魏庆立即垂下了头,静立不语。

“叫你们来,不是说这件事。”

他将书函扔到案上,“边境那边,有没有赵子偃的消息?”

魏庆连忙道:“前两天才收到密函,说赵子偃一直留在了涂州的军营里,只是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带兵出营拉练。”

顾仲遥缓步踱到墙上悬挂的一幅舆图面前,“出营?去了哪儿?”

魏庆挠了挠头,“大概……也就军营旁边的山里吧?涂州周围都是些高山密林的,北边又是卫国人的地盘,赵子偃再蠢也不会往敌国跑吧?”

顾仲遥注视着舆图上的山川河流,沉吟不语。

张显伦善于察言观色,上前斟酌问道:“相国大人可是勘破了赵子偃滞留边境的原因?”

顾仲遥的视线依旧停留在舆图之上。

舆图中偏东南的一方,是大梁国,梁国以北,则是领土还要更大些的卫国。而卫国的西边,有一块标黑了的地域。

他沉默了一会儿,道:“你们以为,齐峤有没有可能去了涂州?”

“齐峤?”

张显伦和魏庆闻言皆是神色一变。

“相国说的,可是那个集聚了百万流民的齐峤?”

过去的几十年间,中原混战,大量的百姓流离失所。出身庶族的齐峤在家乡纠合民众,自主修筑堡垒,接收前来投奔的流民,分田与其耕作,又组织收拾无主的枯骨埋葬,使得远近之人都非常感激他的恩义。

渐渐的,齐峤的声名开始远播,引来了不少能人志士自愿投诚、效忠麾下。又因此慢慢的形成了一股不容小觑的兵力。

梁国和卫国的君主,都对齐峤的流民军心生忌惮。各自先后派过使节前去招揽,但都未能成功,最后便索性派兵清剿之。

魏庆满面惊疑,“那齐峤两年前被卫国人出兵清剿,从此便销声匿迹。可相国在卫国的暗桩传回密函说,当初卫国人并没有杀死齐峤、也没有找到他的老巢。难道说,现如今这齐峤又开始现身了?”

张显伦琢磨着适才顾仲遥的言下之意,连忙躬身问道:“相国的意思是……”看了眼墙上的舆图,“齐峤现在藏身在涂州?”

顾仲遥摇了摇头,“消息并不确定。但我,亦不敢冒这个险。”

张显伦思忖片刻,附和道:“相国所言甚是。此刻安西王就在涂州,若是让他想办法把齐峤招安了去,只怕朝中局势立刻就会倾斜动荡。自从老安西王过世之后,这大梁便一直皇权不振、士族专兵,真正的军力都由着各大世家把持着,然相国行事公正、用人不讲门第出身,便偏偏在这一点上吃了亏。那沐显为了积累兵力,联姻武将世家,甚至都不惜把小女儿配给了良人奴出身的戴元!如今若是再让赵子偃把齐峤招安了去,只怕是大局不妙矣。”

顾仲遥盯着舆图,神色深沉。

魏庆对朝政之事并不如其他人看得透彻,但听到“大局不妙”四个字时,也明白情况紧急。

“既如此,那便莫要耽搁了!”

他单膝跪地,请命道:“末将愿领死士即刻前往涂州,不管那赵子偃到底有何打算,终归都不会让他得偿所愿!”

牢房里的谢檀,还隔着墙跟阿兄说着话。

那个叫做洵儿的小侄儿也挤到了父亲身边,胖乎乎的小手伸出了栏栅外,时不时地挥舞两下,“小姑姑,你能看到我的手吗?”

谢檀犹豫良久,慢慢伸出手,握住了洵儿那软乎乎的小爪子,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洵儿攥着谢檀的手指,“小姑姑,你知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能回家啊?我问父亲,可父亲从来不答,小姑姑你告诉我吧!洵儿想家了,想母亲和阿姊了……”

谢檀指尖有些发僵。

她不想当圣母,也明白自己不该去握这孩子的手,因为一旦握住了,就很难再说服自己一切种种只是虚幻而已。

这热热软软的小手、奶声奶气的稚语,比先前谢杏的哭诉、甚至阿兄的关切,都来得更真切更戳心。

甬道尽头,有脚步声传来。

一道颀长的身影,在重甲士兵的簇拥下,停到了谢檀的牢房门前。

谢檀抬起眼,怒目而视。

容色绝世,风流天成的妖娆,门阀世家特有的尊崇。

实则却是,人面兽心,衣冠禽兽。

“把她带出来。”

顾仲遥垂目看了眼坐在牢房地上的谢檀,淡淡地吩咐了一句。

旁边谢家阿兄抓着栏杆,大声道:“阿檀终究是顾相明媒正娶的妻子!求顾相手下留情!她一介深闺女子,素来深谙妇德、执礼秉义,与朝政之事更是毫无关系!顾相万不要迁怒于无辜之人!”

顾仲遥视线轻扫,嘴角牵出一道略带嘲讽的弧度。

“深谙妇德?执礼秉义?”

他的目光落回到从牢房中走出来、正一脸怨愤瞪着自己的谢檀身上。

“莫非你兄长尚不知晓,你亦深谙水性、善传尺素?”

谢檀顾及着旁边的洵儿,忍着没有回嘴,心里暗戳戳地把顾仲遥的十八代祖宗挨个问候了一遍。

顾仲遥唇边弧度愈深,慢慢转向谢家阿兄,视线却始终凝濯于谢檀的方向。

“伯安兄勿要担忧。如此知书达礼的夫人,我自当时时刻刻放在心中,无论去往何处,都会把她带在身边,不离不弃。”

延伸阅读

洗车无忧自助洗车机加盟  http://www.sightfirstclinics.com/bj3b.shtml
洗车无忧是合肥洛美电器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高端自助洗车品牌,工厂位于合肥市双凤工业园内

樊造加盟  http://www.sightfirstclinics.com/prua.shtml
樊造,是一家集生产、销售、OEM加工,咨询的日用精细化工化妆品公司,公司成立3年以来

醒隆加盟  http://www.sightfirstclinics.com/aqmm.shtml
醒隆毛绒公仔总部是毛绒公仔、玩偶、娃娃、毛绒玩具、玩具定制、代加工、样板开发等产品生

宝添姿加盟  http://www.sightfirstclinics.com/ymwq.shtml
宝添姿创意礼品是宁波市宝添姿商贸有限公司的产品,其公司是专注于孕婴童相关产品设计、研

老友记黄焖鸡米饭加盟  http://www.sightfirstclinics.com/7w6.shtml
南京豪业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一经推出老友记黄焖鸡米饭,立即好评如潮。公司推出的黄焖鸡米饭

图途户外用品加盟  http://www.sightfirstclinics.com/6wbd.shtml
图途户外用品简介关于旅行,图途把美的风景、引人入胜的风俗人文、具有特色的文化内涵、经

美格尔橄榄油加盟  http://www.sightfirstclinics.com/u0mb.shtml
美格尔简介美格尔总部基地是美国惠通集团(HEALTHNET)和美国惠通集团(香港)财

街町酒店加盟  http://www.sightfirstclinics.com/6c7g.shtml
杭州街町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为街町酒店(chatinn)的品牌拥有者。街町酒店连锁是新

天邦加盟  http://www.sightfirstclinics.com/yrq5.shtml
天邦窗帘经销批发的批发少售、窗帘辅料、窗帘布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

NAVIGATE加盟  http://www.sightfirstclinics.com/p26x.shtml
NAVIGATE车轮总部是一家从事镁合金自行车产品配件设计开发、生产制造、销售为一体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备胎男朋友第9章在线阅读

    徐怀奕迈步进入坊市,自有坊市里的本地人前来询问是否需要向导。这些人都是练气一二层的修士,只是资质太次,或者没有资质,才在这里靠着为人向导,讨口饭吃。徐怀奕心道自己初来此处,人生地不熟,有个地头蛇带路总好过自己闷头乱窜,便随手点了一位练气一层的中年人。那汉子一见大喜,连忙道:“在下高适,乐意效劳。”徐

  • 最强杠精系统第10章在线阅读

    周导做梦也想不到,戚楠竟然这么爽快地就去了对门。说好的商议呢,说好的谈判呢?你拿出那么大笔的资金,那么多的设备,难道不是为了让我松口吗?怎么我才说了一句,你就要直接去对门了!周导真的快吐血了。而且对门是谁?对门是他的对头!他好不容易眼看着赵群这几年倒霉至极地被封了两部戏,一部主角吸丨毒被禁,一部不符

  • 真爱乐章[声入人心同人]在线阅读第一节

    “别逃!给我抓住她!”几个黑衣大汉跨过马路中间的障栏。朝前面一穿着白色衣衫的女子边追边喊。前面女子跑的跟兔子一般快,但跟后面的几个壮汉相比,明显稍逊了些。柳思思已是披头散发,气喘吁吁。一手挎着包包,一手提着刚脱下来的五公分的高跟鞋子,狼狈不堪地冲过马路与人群。眼看后面的几个大汉转眼就要将她包抄过来。

  • 穿越古代去爱你在线阅读第七章

    “啥玩意??”坐在电脑前的陈霆再次懵逼了,十万多点??上一次由于娜美直播,3000多点已经够让他震惊了,这一次莫名其妙十万的经验,完全摸不着头脑。他的世界里只有LOL,根本没碰过微博什么的,哪里知道现在这个ID尹天仇已经火上天了快。先不管这十万点经验哪来的,这个系统升级是怎么回事?十万点经验本可以将

  • 紫霄修真录在线阅读第3节

    少年,看在你长得还不错的份儿上,朕有生以来的第一次投怀送抱就给你吧——飞扑过来的女帝陛下半眯着眼,一张毛茸茸的猫脸努力的摆出了高高在上的模样。然而理想是美好的,现实却很骨感。努力跃起的楚翊感觉自己已经将猫的弹跳力发挥了十层,在一跃而起之后,地面距离她似乎已经很远很远……然而事实上她现在只是一只瘦弱的

  • [BTS]外星来的小可爱在线阅读第3节

    说明设定的章节,大部分是科普内容,还有一点是瞎掰的,如有错谬,请勿介怀。——————————“陈先生,根据病人陈眠的既往病史我们了解到病人之前是确诊患有一定程度的幽闭恐惧症是吗?”顾晓坐在陈国立对面将一份打印的病历放到桌上沉声道。“是的,小眠之前是患有这个病症,但是这和小眠昏迷不醒有什么联系吗?”陈

  • 对偶在线阅读第六章

    林成的宿舍同事也想跟林成练拳,林成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后来带动了公司**事也想学。练拳是很辛苦很烦躁的事,想学成很难,但是很多人乐在其中。从林成宿舍到文山练拳跑步过去也要将近半个小时,慢慢的有人坚持不下来而退出,但是林成没想到的是林成本以为三分钟热血的最初的四个小混混却坚持了下来。另外还有一个坚持下来

  • 我让你高攀不起[穿书]第一章

    “脑子是个好东西,希望你出门的时候记得带上!”孙好伸出粗壮的食指戳了戳夏寻的肩膀。在摄影棚里的工作人员被他的大嗓门吸引,纷纷转向他们所在的方向,孙好皱眉狠狠扫了他们一眼,大声道:“看什么看!”众人被他凶恶的眼神恫吓,默默扭过头去。孙好面不改色,粗鲁地拉着夏寻走到一个无人的角落。等没有人再关注他们,他

  • 迷陵在线阅读第六节

    眼见同学会上刷低的那点好感度马上就要全涨回来了,宋黛心痛万分。晚上回到家,宋黛咬咬牙,抱着有付出就会有回报的心态,花了三十个积分,在商城买了一本《绿茶婊养成手册》。系统向宋黛保证:这本书可是拯救了好几个任务者,也一定可以拯救你!宋黛花费周末时间认真钻研,刻苦学习,终于到了周一实战时刻。早上出门的时候

  • 史上最强守山匠之鬼话连篇(5)

    住宅区,一栋洋楼内刚刚发现了一具死尸,此时洋楼外聚集了许多围观群众,在议论纷纷!“死者孔方,年龄二十岁左右,头部有伤口乃遭硬物重击造成,其余部位无明显伤痕,可以确认此处为致命伤,死因为脑部失血过多而死,他杀的可能性极大!但室内门窗紧锁,无明显打斗痕迹,也不排除自杀的可能性。另在现场发现一根不知名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