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恶灵骑士之吞噬进化在线阅读传说中的范蠡

作者:灿烂哥 来源:飞卢小说网

总觉得这鬼标题很羞耻。

秦阮望着那白猿消失的身影,这才将八卦盘收起来,但她收的时候随意瞥了一眼界面,发现上面原本由零个粉丝变成了一个,这位粉丝的ID叫:金鸡岭上第一猛将军

这名字比孔雀观观主还中二,肯定是系统赠送的水军。

秦阮并没有管他,关了界面,将八卦盘揣到怀中,拿着白猿送的竹棒,试着挥舞了两下,意外的发现很顺手,一边用它将灌木拨开,一边提着道袍朝着那山羊吃草的小山坡就使劲跑。

太阳已经渐渐落下去了,她得尽快找个人家借宿一宿。

很幸运的是,小山坡的另一边就坐落着几处人家。

站在小山坡往北方瞧,远处有条江,也不知道是什么江水,山坡下零零散散的住了几户人家,每家每户房屋旁边,都修了一座很大的篱笆院,院子里圈着很多白羊。

离着小山坡最近的这家篱笆院门口还种了两棵桂花树,树荫繁茂,夕阳照下来的影子正巧落在篱笆院里。

篱笆院边站着一个老妇人,一直往那山坡处远眺,似乎在等什么人。

看她身上穿的是上衣下裙,麻布的料子,看年纪有四、五十多岁了。

秦阮瞧见这老妇人之后,心里是五味杂全,又开心又有些惆怅,开心是因为她见到了人不必露宿街头,惆怅是因为看老妇人这身打扮,心想这年代时间恐怕还在秦汉之前。

一穿穿到公元前,这实在不是件能让人开心起来的事。

秦阮拎着道袍,一路小跑着从山坡上下去,很快就跑到了老妇人面前,停下脚步,喘了喘气,有点羞涩的问:“婆婆您好,请问您是在这里等人吗?”

老妇人瞧她的打扮有点疑惑,但见她是个小姑娘,脸色微红,眼神澄澈不像坏人,手里还拿着熟悉的赶羊用的竹棒,才点头说:“我在等阿青,她和范大夫放了一天羊,还没回来,你是谁,来这里做什么?”

秦阮踌躇一番,才指着身后的小山坡说:“我叫秦阮,方才在那片山林里迷了路,好不容易走到了这里,见到了婆婆,您能不能告诉我这是哪里?”

那老妇人听她说是走丢了,才恍然大悟,说:“这里是湘江河岸的郊外,你的家在哪里?”

她说的话稍微带些口音,但秦阮还是能听懂一些的,她试着和老妇人客套了几句,说自己家在巴蜀翠屏山下,但走到现在却迷了路无家可归,老妇人很热心,就将她领到屋里去,并给她端了些刚做出来的饭菜。

她们现在还是坐在毯子上的,礼仪场合应该是跪坐,但乡下人家没那么多讲究,怎么舒服怎么来了。

老妇人家过得有些拮据,几乎是家徒四壁,家里除了一张木榻,就只有一张吃饭招待客人的小桌子,桌子上是老妇人盛了些小米粥用石碗盛着,秦阮喝了一口,有点涩,没什么味道,不算好喝,但对于这年代郊外的乡下来说,已经很不错了。

秦阮也有些饿了,一大碗很快就喝完了。

老妇人瞧她喝的急,笑说:“慢点喝,阿青和你的年纪差不多大,也总这么冒冒失失的。”

阿青是老妇人的女儿,出门去放羊,放了一天了还没回来。

秦阮初到此地,无处可住,老妇人心善,就让她先和阿青挤一个房间,并找来阿青的衣服让她先穿着,她这身道士服在这个年代实在格格不入,很容易被当成邪门歪道传播者给抓起来。

进一步和老妇人沟通之后,秦阮得知了一个令她震惊的消息。

这里是湘江河岸,正是越国的国界,越国和吴国正在打仗,越国打不过吴国,可能随时都有被灭国的危险,和阿青一起去放羊的那个范大夫叫范蠡,是越国最受大王重用最有智慧的官。

若是说起阿青,秦阮一时间没想起是谁来那还情有可原,但范蠡的大名,那可是在后世流传了几千年。

范蠡、阿青、白猿,这分明就是金老爷子的著作《越女剑》。

秦阮记得那孔雀做梦的时候跟她说过,要让她去经历几个武侠故事,没想到是这个经历的意思。

她看着手里的竹棒,心想,早知道就不放那白猿走了,跟着它练剑多好。

如果能练成越女剑,那她就要无敌天下了。

秦阮正感叹着,听篱笆院外的白羊咩咩的叫着,老妇人面色大喜,连忙走出门去,秦阮听她叫了一声‘阿青’就知道是越女剑阿青回来了。

只见远处慢慢走来一个浅绿色衣衫的少女,手里拿着跟竹棒赶着几只羊,想必就是阿青了。

她身边还跟着一个高高的男人,阿青的个头只到他的胸口,男人留着胡子,一路跟阿青说说笑笑,给人一种风流不羁的感觉。

阿青看见门口的老妇人,才露出了脸上的笑容,喊道:“阿娘,我回来了。”

她不过十六、七岁年纪,比秦阮还要小,瓜子脸,睫毛很长,双眼皮大眼睛,皮肤白皙,容貌也很秀丽,身材也很苗条,不愧是出生在湘江岸边的美少女。

秦阮忍不住夸道:“婆婆,阿青妹妹可真好看。”

阿青这时才看见秦阮,目光停在了她手中握着的竹棒上,眼眉微蹙,忙说:“这是白公公的竹棒。”

她的声音很好听,就像树林里的黄鹂鸟儿一样悦耳,而她口中说的白公公,就是秦阮见到的白猿。

秦阮点点头,说:“我今日在山坡边的树林里见到了一只白猿,他的手腕脱臼了,我帮它用木棍固定好了之后,它就将这竹棒送给我了。”

阿青不知道‘脱臼’是什么意思,但知道‘白公公’的手臂昨天被她打断了,心里很不是滋味。

阿青的剑术都是跟这只白猿学的,昨天阿青和范蠡在山坡上放羊,那白猿却来要杀范蠡,阿青为了保护范蠡,就将它的手腕打断了。

今日,范蠡让她去越国宫殿,跟越国的二十名剑士对打,所以放羊才回来晚了。

阿青有些心事,不太高兴,就跟身后的范蠡说:“范蠡,你回去吧,明天早晨你再来找我。”

她直呼范蠡的名字,也没觉得不妥。

范蠡好像并没有看出阿青有心事,还在为今天越国二十名剑士,学会了阿青半招剑法而欣喜。

阿青说完之后,转身就回房间里去了。

老妇人看她心情不太好,朝范蠡道了句歉,就跟着阿青回房了。

秦阮头一次见到这被传说了上千年的人物,心中有些激动,一直盯着范蠡瞧,就在这片刻间,她脑子里闪现了许许多多后世对范蠡的评价,什么‘忠以为国、智以保身、商以致富,成名天下’什么‘鸟尽弓藏、陶朱公、商圣、西施,等等许多形容词,最后的最后只挑出来两个字:

有钱。

所以在这一瞬间,秦阮已经锁定了她要推销的第一个购买直播APP产品的大人物,范蠡。

范蠡亲自送回了阿青,在门口感受到了秦阮殷切的目光,他瞧见了秦阮的打扮,并没有上心,只是笑了笑,点头示意,表示打过招呼,就转身回去了。

秦阮心中已经暗自下了决定,这次的推销任务,要先从范蠡开始下手。

等明日,范蠡一定会来接阿青一起回越宫,她今晚要想法子说动阿青,明日也将她一起带去。

阿青回到家里,心情恹恹,只喝了一碗小米粥,就回床榻上去了。

看着秦阮放在床头的竹棒,暗自发呆。

秦阮今晚要和阿青挤一张床,原本阿青是想打地铺在地上睡,但却被秦阮阻止,秦阮知道阿青的心事,所以就问她,是不是爱上了范蠡。

阿青情窦初开,被人说破心事,脸颊一下就变红了。

她长睫低垂,用一双白皙的手臂托着下巴,望着窗外的山坡,说:“我总觉得他心里爱着别人。”

秦阮知道范蠡爱的人是西施,阿青的爱意注定要付之东流了。

秦阮觉得自己应该帮帮阿青,让她还没有对范蠡陷的太深的时候,停止这段单相思。

所以她告诉了阿青西施的存在,阿青恍然大悟,才想到,昨日里范蠡跟她讲过天下最美的湘妃的时候,心里想着的一定就是西施。

阿青说她想见见西施,秦阮就让她等第二天范蠡派人来接她的时候,带自己一块去越宫。

阿青答应了。

第二日,秦阮就换上了阿青的旧衣服,和她一起去见了范蠡。

范蠡让阿青和越国的三十名剑士高手对招,阿青只用竹棒三两下就击倒了这三十名高手,看的秦阮十分惊叹。

范蠡在一边看着,也很满意的直捋胡须,阿青却不愿意再和他说话。

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秦阮决定要给阿青出口气,至少让这个有钱的‘商圣’捐点钱出来修道观。

于是就当着范蠡的面,将怀里的八卦盘掏出来,装作神棍的模样轻咳了一声,自顾念道:“西施越溪女,明艳光云海,未入吴王宫殿时,浣纱古石今犹在。桃李新开映古查,菖蒲犹短出平沙。昔时红粉照流水,今日青苔覆落花……”

这是后世李白在西施浣纱石边送别故人时,写得一首诗。

阿青觉得秦阮很厉害,还会作诗,还作得这么好听。

范蠡听秦阮说起西施,心中微微一震,眼前似乎闪现出西施那比溪水还要明亮的眼睛。

秦阮一本正经的说:“范大夫,我有能让你见西施的法子,但你要花点钱,不知你可否愿意?”

范蠡一听,激动的说:“若能让我见西施一面,就算倾家荡产范蠡也甘愿。”

秦阮举起八卦盘,让摄像头对准范蠡,又从八卦镜的空间中拿出一个小型的八卦盘递给他,跟他说:“你把我也送入吴宫,我保证让你天天见到西施。”

她先去吴宫,给西施看范蠡的录屏视频,取得西施的信任,然后再给范蠡直播西施的日常,要范蠡的打赏。

范蠡瞧着那八卦盘不明所以,问道,“莫非秦姑娘也想去侍奉吴王夫差?”

范蠡话音刚落,只见那直播屏幕上跳出来一段弹幕:

吴国气数将近,不准去吴宫侍奉夫差。

目前她的直播只有一个粉丝,能发弹幕的自然也只有这一个,于是秦阮好奇的点开弹幕ID,上面写的果然是:

金鸡岭上第一猛将军。

延伸阅读

大亨的成长系统在线阅读第10章  http://www.qumer.cn/azim.shtml
扶着腰站在园子里,手里还拿着一把镐头,谢源在心里骂着孙茂,明知道今天他要整理园子,居

这该死的修罗场!在线阅读第六节  http://www.qumer.cn/a625.shtml
这是魏略来到万妖谷的第三天,他从雷崖那里搜来了一把刀,那是幽灵卫的佩刀,白锻的钢上耀

狄伦铠甲勇士世界科技!  http://www.qumer.cn/srzr.shtml
“可是主人如果按照顺序来的话,应该轮道蒂莉婼芭了,”“那就让她等!”叶华直接打断道,

重生之都市狂仙在线阅读第6章  http://www.qumer.cn/nk8p.shtml
006失去灵力的死神落到地面上,注视了虚消失的地方半晌,音树转过身。刚想向躺在不远处

海盗王之第九章  http://www.qumer.cn/xrbu.shtml
大概是分手之后有了变化,宋卓希的脾气越来越叫嘉语捉摸不定。他在黑暗里禁锢了嘉语很久,

吃个包子冷静一下在线阅读第6章  http://www.qumer.cn/gt6o.shtml
顾瑜愕然的抬头看着光锦,没有想到他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有些心慌的想要后退,却被光锦

大焱于世在线阅读第3章  http://www.qumer.cn/drxk.shtml
却说皇后自向皇帝提了文华殿侍读之事,皇帝便上心同着皇后细细择选了一番,赐旨择了日子便

舰娘之老子是海盗在线阅读第10章  http://www.qumer.cn/650m.shtml
嗜血飞虎本身就是一个种族,自然也会有一些种族传承的秘术,它突破到神灵期后,有很多威力

[王子的优雅同人]足球论坛二三事冤家路窄  http://www.qumer.cn/soys.shtml
正所谓冤家路窄,站在林飞扬面前的不是别人,正是前两天在他的住所被他一拳击飞,并且打的

[洪荒]圣人对我求而不得在线阅读第三节  http://www.qumer.cn/x7te.shtml
二人并肩骑行,镇子不大很快道了镇子边缘,行人渐渐稀少,天色逐渐暗淡,月挂树梢。“三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北帝传记第三章在线阅读

    千百年后这一世他们该何去何从…“同学们学校组织一场郊外小镇写生活动,为期两天,每位同学都要交出一份作品,题目不定自由发挥,这个周末出发。”一位架着副黑框眼镜穿着传统套装的中年妇女教师,宣布着学校规定的计划。同学们窃窃私语着,有的说要带哪款面膜的,有的说要带几种化妆品的,还有的说野外打炮会不会很爽之类

  • 玄幻之盖世天帝!在线阅读柏涧

    “摔下床,能伤成那样?”顾海平的声音有些不虞,示意司机开车回顾家。沈畔连看顾海平似乎真生气的样子,有些讪讪。顾何青对于顾海平还是惧怕的,沈畔连从小到大都教他们要讨好顾海平,顺从顾海平,又加上见不得光的身份,顾何青对顾海平的情绪十分敏感。因此,顾何青像沈畔连投去求助的眼神。沈畔连赶忙解释道:“小星是真

  • 高冷战王杀手妃在线阅读第二章

    夏日里,细雨初过,云开雾散,少年郎半躺树下,百无聊赖。又见清风徐来,取一鹿皮酒囊,品天边残虹,畅饮开怀。他是何时学会饮酒的?管他呢!反正戏文里的侠客将军都是牛饮数升、千杯不醉。只是如此良辰美景,总觉得少了些什么?正这样想着,一双纤纤玉手悄然从背后环住了他的腰身。少年郎喜上眉梢,身子倾倒,细细感受着女

  • 迷糊小俏妃在线阅读测试

    纪贝贝拍拍管文文的手背,示意她稍安勿躁,现在这样说还有点为时过早,毕竟这个蚯蚓人土恰环也没有恶意。因为靠近了城市,这里已经出现了很多建筑,各种风格都有,既有土堆一样的堡垒群,也有种满植物和花朵的花园,还有吊在大树上的巨大蜂巢。每个区域都有独特的风格和生物。蚯蚓人土恰环一边走一边给两个人介绍周围的情况

  • 呵,男人在线阅读舒拳

    方泽与几名救护人员把女子放在了担架上,专业的立马给她带上了氧气口罩。方泽看了她一眼,自己还没来得及问她名字呢!跟警察简明说了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队长立马带着人突进了诊所。外面也聚集了许多路人对着指指点点,对方泽都是一片赞赏。里面似乎响起了打闹声,方泽有些着急的往里看,然而那位领头的队长却是灰头灰脸的

  • 风波起在线阅读第4节

    与此同时。中荒,九重天上。东方天庭。凌霄殿突然剧烈的颤动了起来。“嗯?!”高坐天帝宝座的玉皇大帝似有所感的抬眼,看向了远处。无穷的距离在玉皇大帝的眼中仿佛没有了距离一般。他看到了那亿万里的紫气。还有那一道道恐怖的道韵演化而成的恐怖攻击。“诸‘道’震动,这是...‘道劫’?!”玉皇大帝霍然起身,眼中精

  • 正面战场在线阅读第三节

    吃了一顿堪称惨不忍睹的晚饭,当晚岑眠眠就拉肚子了。醒来的时候,透过床幔看到了黑袍的龙泽。管家在饭后已经大概的跟她交代过古堡的人口构成和需要注意的事项了。人口简单,一个龙泽,一个老管家,一个她。古堡和外面都随她去,只要不去龙泽的房间就可以,当然,也没什么需要她干的,生活简单到无趣。感知到床上的幼崽已经

  • 带着写手系统从末世到古代在线阅读第七章

    赤司征臣到达家里的时候,看到了向来从容帮他安排各种事务的管家难得有些为难的神色,他好奇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管家道,“少爷和那一位小姐在他的书房已经待了两个小时。”赤司征臣沉默了一瞬,明白为什么管家是这个表情了,他现在也是这个表情,倒是不怎么担心,毕竟太宰小姐应该也不是会对国中生出手的样子。又觉得

  • 驸马他来自农村之意想不到的身份(8)

    王后脸上出现了今晚第一抹真实的喜色,笑容满面的看着门外。慕君抬头就看见三个人影从门外走来,眼底闪过一丝诧异,怎么会是三个人呢?领头一人约莫十五六岁,长的俊朗不逸,眉眼含着笑,竟然透出一股风流倜傥,身后跟着两个年龄差不多的少年,长相相仿,正是一对双生子,长相稚嫩清秀。整个宴会殿中顿时沸腾起来,许多女子

  • 发飙的人生之鬼探(2)(5)

    ··赵吏有的时候,人得到什么就会失去什么。而你失去什么的时候,却不一定会再得到什么。眼前人的眉眼,那么近,近到我可以听到他的呼吸,感受到他呼出的气体带着的淡淡的温度。这让我欣喜若狂,简直想要掏出枪来往天上打几枪以示庆祝。他沉默的像是在这家店里没有任何人一样,有的时候抬眼看看外面,静谧的夜和空寂的便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