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寻找星座历险记第4章在线阅读

作者:九月恩 来源:飞卢小说网

有机农场 作者 农民在飞

第4章 萝莉

田川上车打火,系安全带,挂档打转向起步。坐在旁边的朱国鸣说:“行啊,操作挺规矩呀。你这野路子学的车还挺靠谱的。”田川心里说,我这被20多年后严格交规管出来的习惯,可不是现在能比的。

一路把朱国鸣送回雍阳城,奔津城外环,再转向旧海县与冀省交界处的前世岳父家。一个小时多点,就到了岳父家所在的太公镇。

还是前世那条公路从镇上穿过,公路两侧的房子却比记忆中要破旧的多。来到岳父家所在的那条街口,街上与后世相似,仍是一个晚市。田川把车停在街口,一种类似近乡情怯的情愫在心中滋生,有些不敢再向里开,深恐到了门口却见不到那个梦中的小萝莉。

犹豫良久,最终田川还是打着车,将方向盘一转,向着小惠家驶去。在热闹的菜市场中缓缓地穿过,当人流渐渐变稀的时候,那个令他几天来魂牵梦绕的地点,却是一番热火朝天的建房场面,后日岳父家的房子正在人们的努力中拔地而起,两侧的房山已经出脊了,看来明天就要上梁了。岳母正提着一个暖壶,把茶水逐一倒在一张圆桌上的一个个大碗中,没有见到家里的其他人。

田川犹豫着要不要搭讪,要怎么搭讪,夏利车缓缓向前,已经来到了正在建的房子旁边。这时,正在脚手架上干活的人手一抖,一坨砌樯用的沙浆落了下来,一个在下面接线沙浆的小工似乎想躲闪,却脚下一滑,将地上的一块石子踢飞了起来,当的一声,砸在了夏利车的侧门上。田川一踩刹车,心里激动的几乎想扑上去亲那个小工一口。他强忍着心中的激动下车察看,周围的人们和干活的工人纷纷围上来。小工似乎被吓到了,愣愣地不知该怎么办。

这时,就见一道高大的身影从围观的人群中挤了进来,正是后世的岳父武洪建。他用一口当地方言说:“怎么回事?没伤到人吧?”田川忙说:“没事没事,就是车门上砸了一个小坑。”岳父看来还很年轻,只有不到40岁,一副精力充沛的样子,与后世记忆中那个疾病缠身的样子大为不同。

田川正在感慨岳父的样子,只见前院老房大门里走出来三个小丫头,正是自己的老婆小惠和两个小姨子,老婆手里抱着只有两岁的小舅子。

田川的眼神在小惠的脸上停留了几秒,才恋恋不舍地收回来,假意看了看车门上被砸出的痕迹,作出一副心疼的样子,说:“算了,也没有什么大事,我自己修一下就行了。”又好奇地问:“这是您家在建新房?”

听说田川不再追究,大家都松了一口气,武洪建回头看了一眼在建中的房子,说:“是啊,孩子们越来越大了,盖个新房子,住着宽松点。”

田川故作惊讶地看着老婆姐妹几个问:“这都是您家的孩子?得罚多少钱呀!”武洪建不好意思地呵呵一笑道:“这不是想要个儿子嘛,罚钱就罚吧,多几个孩子家里也热闹。”

既然搭上了话题,田川索性没话找话说:“我还没有看过建房子呢,方便让我参观一下吗?”听到武洪建说可以,田川将车停在路边,作出好奇的样子,绕着在建的房子转了一圈,顺便与武洪建聊了起来。

与武洪建随便聊了聊,说起自己的来意,田川说自己刚刚拿到驾照,高考结束后,借一辆车出来玩,顺便练练车,在太公镇这里有点迷路了,才开到了村子里来。在田川着意结交下,与武洪建谈的十分投机。

说起高考情况,田川的预期成绩让武洪建很羡慕,他指着小惠说:“这是我的大女儿,学习成绩很不错,也不知道将来能不能上个好些的大学。两个小女儿的成绩就差些了,更让人不放心。”说到孩子的学习,他不无自豪地说,“你别看我就是个农民,但我不像别人那么保守,我希望孩子们都能有个好的出路,不要一辈子守在农村的家门口,只要她们将来自己过得好,不守在我身边我也是高兴的。”

二人又谈到武洪建的工作,武洪建说他是与人合作搞废品回收的,这也算是当地的特色产业了。他们从发达国家进口机电废品,将其拆解成各种可回收材料,从中赚钱,收入比一般的打工族要强不少。影响他们收入的最主要因素是废品中铜材的比例以及铜的价格,如果拆出来的铜多,铜价又高的话,一个集装箱30万元左右的成本,甚至可以翻一番的赚。田川记得在90年代中期,铜材曾经有过一次明显的涨价,问起当时的铜价,官方价格还在3.6万元左右,于是建议武洪建屯积一批废铜料,说是有消息铜材1年之内可能会涨到5万元以上。武洪建听了只是呵呵笑,说近几年铜价始终在3万多元,自己并不十分看好涨价的趋势。

田川说铜涨价的事,也只是想在武洪建的心里留个比较深刻的印象,并没有指望单凭自己一个大孩子的话就让人相信。同时武洪建的收入还不错,自己也不想直接帮他取得更多的收入,这对自己与小惠的接近没有太多的好处。

二人聊得投机,转眼天色就渐渐暗了下来。工地的人已经纷纷结束了工作,房子的墙体已经建好,明天就要上梁了。上梁是一件大事,需要举行一定的仪式,同时主家的亲友也会纷纷到贺。田川说自己的家乡对这些仪式都不太讲究,自己对此很感兴趣,希望明天还能来观礼,武洪建痛快的答应了。

晚上肯定回不了家了,田川要去来时的公路边的一个旅馆住一晚,武洪建有心留他在家里,却实在没有空屋子,于是亲自带他到本村人开的旅馆开了间房,又热情地带田川回家吃饭。田川假意客气了几句,就跟武洪建又回到了他家。

二人回到武家门前,田川从车的后备箱里取出两瓶让周家辉装上的高度雍阳洺,随武洪建走了进去。晚饭是在武家老房的院子里吃的,在座的还有武洪建的哥哥武洪波,和侄子武振林,二人这几天一直在帮忙建房子。前世岳母的手艺不错,炒的几个菜色香味俱全,又学东北人炖了一锅大鲤鱼。

酒桌上武氏兄弟先是商定了明天上梁典礼的细节。田川不懂,只在旁边旁听,这时顺口问起亲友们来庆贺时的礼品,旁边武振林说:“以前的礼品有各种各样的具体东西,现在人们生活节奏加快,一般就是送钱随礼了。

商定了明天上梁事情后,几人在聊天时又谈起废品回收的事,原来武振林也是武洪建的合伙人之一。这时田川说:“刚才听你们说回收一般是靠人工拆解的,有没有可能使用机器完成?机器比人好管理,效率也高。还有就是污染的问题,现在我国经济正处在调整发展阶段,我估计最近这两年国家还腾不出精力来管,几年后经济增长基本稳定下来后,可能就干不了了。”

武洪波说:“是啊,污染的事大家都知道,但电线一烧就剩下铜了,这是拆解成本最低的办法。如果把电线的塑料皮割下来,其实也是可以卖钱的,可卖的钱还抵不上割线的工资呢。”武洪建却说:“现在有一种割线机,可以比较快地剥下线皮,现在的割线机挺贵的,而且要求线要十分平顺才行,一个箱子里能够用机器剥的线也没有多少,多数的线都不规整,没法用啊。”武振林在旁边补充说:“来的货不光是线,还有电机什么的,各种各样,多数都只能人工分捡和拆解。”

田川忽然想到了一个办法,问道:“你们拆一个集装箱的东西,要多长时间?多少工资?”

武洪建说:“大概要2个月,两万左右的工资。箱子里的东西不同,需要的工时也不一样。”

田川放下手中的筷子,看着武洪建,认真地说:“武叔,明天能不能带我去看一下你们的拆解现场,看我能不能搞几种专用设备出来,缩短拆解周期,降低人工成本。”随后看着貌似不信的三人,又补充说:“我学过一些设计,设计这类比较简单的设备肯定没问题的。再说,我去看看,即使弄不成,也没有什么损失不是。”

酒喝的差不多了,前世的岳母刘凤兰端上来了热腾腾的韭菜馅大包子,前世时,田川就非常喜欢吃这个,当下老实不客气地连吃了四个,一个劲的说好吃,把刘凤兰高兴的合不拢嘴。

酒桌上,武洪建兄弟一直要喊田川老弟,田川坚决地拒绝了,对两位武叔喊得格外亲切。开玩笑,哪有喊自己的老丈人做大哥的。这大哥一喊,老婆可就飞了。

今天的收获远超预期,田川非常高兴。幸亏自己了解丈人一家的脾气,投其所好的刻意交好,果然成功搭上了关系。虽然没有与小惠过多交流,也已经十分满足了。

酒足饭饱之后,田川与武家人告别,回到旅馆。农村小旅馆条件差的可以,喝了酒的田川也不在乎,一觉睡到大天亮。直接退了房,开车找到一家早点铺吃了点东西,8点多钟就到了武家。

从早晨开始,武家的诸多亲朋就陆续到了,田川拿出前世专门练过的与人沟通技巧,充分体现自来熟的特色,与众人很快熟悉起来。田川看来人依亲疏远近,分别送上了20到100元不等的礼金,另有一些生意往来的朋友,礼金更多一些,达到200元。田川主动把自己归类到生意朋友的范围里,直接送上了200元,颇让武洪建纠结了一阵,直说礼太重了。

9点58分,上梁仪式正式开始。随着2000响鞭炮的噼啪作响,带着红绸布的主梁缓缓提升,安放到位,上梁仪式宣告结束。

建房工作进入正轨,武洪建忽然想到田川是个学霸,请田川帮忙指导一下女儿的功课,田川求之不得,当下先把小惠比较弱的英语进行了一些指导。前世田川的英语是相当不错的,工作中总与外国人交流,几乎每天都要用到。

田川本想当天回家,但无论如何经不住指导小惠功课的诱惑,又在太公镇多停留了一天。这一天的停留,田川后来回忆起来仍觉得意义巨大,因为在这一天里他做了两件大事。至于当天下午随武振林参观回收厂并初步确定两种拆解机械,反而显得不重要了。

这两件大事,其中一件就是加深了与小惠的熟悉程度,初步建立起了在小惠心中的光辉形象。他的中学基础十分扎实,是那种学霸型的人物,在小惠的弱项英语和即将在初二学习的物理方面,简直是神一般的存在。就在这一天里,他为小惠建立起了初二物理的初步概念轮廓,并使其对力和速度建立了基本的认知。同时对于英语,他把整体认读的概念初步展现在小惠的面前,第一次把读音和拼写联系了起来,使她对英语建立了初步的语感概念,极大的提高了小惠对英语的兴趣。另外,田川一手漂亮的行楷字体,也赢得了小惠全家的崇拜。

第二件事则是看着武洪建那黝黑的脸色,田川忽然想起前世其去世的原因——乙肝导致肝癌。田川在那天晚上饭后闲聊时,装做不在意地建议其去医院作此项检查,并拿出传染家人相威胁。果然,几天后武洪建在将信将疑中去县医院查出了乙肝病毒携带,但尚未发病,随后其携全家作了检查和疫苗注射。十分庆幸的,前世困扰小惠二十多年的乙肝尚未侵害她,在注射疫苗后,此病已经永远与她绝缘。田川也在返回雍阳后注射了疫苗。

晚饭后田川又去旅馆休息,武家却是一片争论声。武洪建终于意识到田川出现的突兀,心存疑问:这么年轻就开着小车四处乱逛,出手大方,来到他家似无所图,却给他们带来了多方面的好处,仿佛福星天降一般,却又无论如何猜想不出其目的。这件事随着后来田川与他家的联系逐渐加深,让他们猜测了很久。后来武洪建和小惠都曾多次问起田川,田川只用与武洪建一见如故来搪塞,直到与小惠正式成为恋人关系后,田川才透露出,自己当时对她是一见衷情。

小惠的相貌只是中上,又不够白皙,她后来回想自己当天出现在田川面前的状态:一付村妞打扮,头发乱糟糟的,手里还抱着2岁的弟弟,无论如何想象不出当时的自己魅力何在,不禁对田川的审美观深表忧虑。

田川后来才知道,当时自己穿着得体(穿的是周家辉刚给他买的名牌休闲装),又开着车,各方面表现都不错,1米78的身高,青春气息中还透着一股成熟的韵味,使自己一下就走进刚刚进入青春期的小惠的内心,成为她心中暗恋的目标,为将来二人的交往打下了深厚的基础。

延伸阅读

杜蕾斯加盟  http://www.lahabraseniorliving.com/6p25.shtml
杜蕾斯品牌(Durex)诞生于1929年,名称源自三个英文单词的组合:耐久(Dura

登跃度加盟  http://www.lahabraseniorliving.com/nxb1.shtml
登跃度1993年,有三位滑雪爱好者来到Dolomites(多洛米蒂山脉),并彻底地深

安德烈金珠宝加盟  http://www.lahabraseniorliving.com/6ybg.shtml
安德烈金珠宝是集珠宝销售、电视剧制作以及珠宝品牌生产销售为一体的综合性企业。安德烈金

圆梦宝岛香加盟  http://www.lahabraseniorliving.com/udga.shtml
“圆梦宝岛香”感恩餐饮旗下餐饮品牌,8年行业经验,专注于台湾特色小吃的培训和研究,先

潜山远大毛刷加盟  http://www.lahabraseniorliving.com/y3uz.shtml
安徽省潜山远大毛刷厂座落在旅游圣地,风景秀丽的天柱山(古南岳)脚下,南临318国道,

云溪加盟  http://www.lahabraseniorliving.com/x0c0.shtml
云溪床上用品总部是羊毛被、蚕丝被、四件套、毛毯、纤维被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

S&V加盟  http://www.lahabraseniorliving.com/p23o.shtml
汪军饰品商行是饰品、戒指、手链、吊坠、天然石、锆石、水晶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

力天贸易加盟  http://www.lahabraseniorliving.com/xnv9.shtml
多年来,力天贸易养生保健品系列产品,是参与草药种植研究和产业化开发的企业。在科研方面

科尼斯家电清洗加盟  http://www.lahabraseniorliving.com/bnw3.shtml
科尼斯总部位于北京,品牌由北京四季联盟环保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季联盟)创立,

金虎便利店加盟  http://www.lahabraseniorliving.com/sqku.shtml
山西金虎便利连锁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金虎便利)成立于2005年11月3日,以特许加盟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电影:从夺帅开始干妈坏

    席银舞这才满意了,“这还差不多。”江南在她的厨房里打扫卫生,席银舞挽着手臂打算去和她说点悄悄话。小家伙在客厅掰弄着手里的变形金刚,时不时朝厨房里看一眼。“我说你这次回来不走了吧?”席银舞直直的看着江南,这个好友的经历,让她每每想起内心都能掀起一阵波澜。“嗯,不走了。”江南将手中的洗好餐具一个个放在消

  • 创神系统第一章在线阅读

    公元360年魏国南域境内,古龙山脉。山川连绵起伏,地势险峻,山脉中有一条河流川流不息,四周到处有妖兽咆哮,空气中弥漫着危险的气息。而就在这危险的山脉里,有一具尸体顺着河流流落到岸边。“灵儿你小心点,不要到乱跑,这古龙山脉很危险!”身后传来一阵慈祥的声音在劝说着。“爷爷,你看岸边好像有一个人!”一名七

  • 首富神级选择:从养十亿头猪开始在线阅读老李头之死

    老李头命宫弥漫着死气,这是标准的大凶之兆!这就预示着今天会死去!“李叔,昨天你把那块石头卖给了谁,那人长什么样子?”我急切的问道。“嗯……”老李头若有所思地说道,随即好像想到了什么,然后兴奋地说道“我记得那个买石头的是个女人,蛮年轻的大概十九岁吧,身材也蛮好的,人也长得挺漂亮的。身上还有一股香水味,

  • 剑三[丐唐]矮砸撩什么情缘?在线阅读第五节

    整个人被韩富缓缓地提到半空,林慕阳只感觉自己呼吸都已经困难,抬起双手想要掰开韩富的手,可是这手却是像管钳子一样牢牢地掐住自己难以撼动分毫。“记住这就是差距!”韩富阴冷的说道。接着韩富抡起林慕阳甩了出去,林慕阳在半空直接划着一道弧度落到地上。擦干嘴角血迹就在林慕阳有些无措的时候,紫府空间突然一个猛烈颤

  • 万剑绝之第八章

    陆粱正趴在桌子上发呆,嘴里喃喃地念着什么。见梨霜进来,他高兴的站起来,接过梨霜手里的吃食,放在桌子上,然后兴奋地说:“梨霜,我已经能够将千字文、三字经、幼学琼林、和龙文鞭影都倒着背了!”梨霜看了看他,再想想清哥儿连四句都背不下来,不禁感慨人与人真是生而不同,虽说陆粱如今诸事不通,却天生与文字相宜。陆

  • 糖甜在线阅读第7章

    一路出城,此时街道上的人多了很多。“为什么现在人多了这么多?”楚向忽然问。“啊!”冷如月楞了下,想了会,道:“雪小了点。”“还有呢?”想了一会,冷如月尴尬的道:“不知道。”“不是谁都能像你这样能白吃白喝的。”楚向道。“是哦,这个时候外面的野兽也要出来觅食,正是捕猎的时候。”风雪大的时候,野外的兽群为

  • 归狼令人绝望的战争

    通过一段时间的学习,整个大荒的前六个境界是凡人境(分后天和先天)、蜕凡境、筑基境、辟谷境、金丹境、元婴境。本来还想知道更多的境界可那老师死活不肯说,凌霄也无可奈何了。按照现在的实力划分自己原先也就是凡人境的先天境界,整个大荒里的最底层啊,原先还以为自己是什么修道天才来的,不过通过这段时间的学习和修炼

  • 修了一个仙关心

    小禹一看天色,竟然已是午夜时分,满天的星斗,一轮冷月早已悬上半空,大地不知何时已经弥漫开了一层极淡的轻雾,而白色的月光洒在青白相间的练武场上竟十分的好看,朦朦胧的,宛如一个美丽的女子翩翩起舞,小禹的精神也不禁为之一振。小禹正由自陶醉着,惊叹自然的奇妙,突然远方传来一声嘈杂声,好象有很多人在大范围的搜

  • [重生]武林高手系统第9章在线阅读

    “理事,这……地藏本愿经?他……”震惊!楚秋指着镜子里的画面,嘴巴张得能塞进两个灯泡。“一直闭目养神的老丁头猛然睁开双眼,”心头的狂喜让他左脸的肌肉都随着神经微微颤抖,“果然,果然!”老丁头激动的语无伦次。“理事,这小子他……”楚秋心里已经明白的差不离了,但是他还是想在老丁头这得到确切的答案。“没错

  • 洪荒:我乃力王之王在线阅读做梦也没想到

    好热啊,好热,热的受不了了,李钊此时很热,隐约的听见一位女子说:“川儿,别怕,娘在呢,你爹已经去给你请大夫了,再坚持一会儿”。李钊现在浑身上下一点力气也没有,迷迷糊糊睡着了,做了一个梦,自己在一个大炕上,坐起来看向窗外,看见两个小男孩在跟一个小萝莉玩耍,在玩扔石子,“emmmm什么年代了,还玩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