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装在盒子里的苹果在线阅读第七章

作者:马拉斯基 来源:17K小说网

刘默将怀抱着张子萱,将同学们招呼出体育馆后,便带着范娜一起走到了学校医务室,将张子萱放在医务室的床上后,医务老师检查张子萱只是受到了什么刺激,惊吓过度,所以暂时昏迷了过去,范娜不放心,提出留下来陪着张子萱,刘默虽然很想和范娜待在一起,但是想到脑海之中浮现出苏樱的容貌,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有点不放心,于是匆匆离开了,毕竟刘默自认为自己虽然是个运动领域的傲娇废铁,但是好歹能帮上苏樱一些忙的,比如当当诱饵什么的。

走出医务室的刘默,第一个反应便是跑回教室去取苏樱那把没有刀鞘的黑色太刀,毕竟在昨天的战斗之中,刘默清楚记得苏樱是靠着那把刀才轻松解决了那只八爪鱼星人。

刘默以超常发挥的速度跑向教室,脑海中想道:“长官,你可千万不要死啊!”

体育馆内,三道身影正在对峙着。

“不管你情不情愿,这次我们两个只能联手了,虽然下一节课是必定迟到了,但是我们还是得快些解决,不然被这所学校的师生发现可就麻烦了。”苏樱慢慢拉开和雪梨的距离,目光始终盯着那只已经靠墙站起来的八爪鱼使徒。

雪梨点了点头,问道:“还记得老战术吗?”

几乎从小一起长大的魔女和夜叉,经常性地要组队和组织内的其他成员战斗,所以以前磨合出了一套配合战术,只不过因为成长中后面发生的一些事情,使两人之间产生了一些矛盾,再加上后来被分配到的区域不同,见面变少,所以关系越来越淡化,所以二人已经许久没有锻炼过这套配合战术了。

但是当雪梨的“老战术”一出口的时候,苏樱的嘴角翘起,便下意识地对着那只八爪鱼使徒冲去,但是她似乎没有要发动攻击的意图。

那只八爪鱼使徒看到好像是自投罗网般直线奔跑向自己的苏樱,瞬间便火力全开,它也前冲起来,然后右拳挥出,八只触手如同八条巨蟒一般对着苏樱全身上下各个部位冲撞过去,它有信心能够将对方直接刺成筛子。

苏樱嘴角露出一抹微笑,双膝弯曲而下,几乎平贴着上方的粗壮触手滑行向八爪鱼使徒,成功来到八爪鱼使徒身前之后,苏樱张开双臂使出一个锁技,牢牢抱住了对方的双腿,令对方暂时无法移动。

八爪鱼使徒此时就感觉是双腿被上了一把沉重的大锁一般,寸步都动不了。

雪梨立马抓住了苏樱制造的机会,腾空跃起,在空中几个转体增加攻击的威力,然后她伸出如同两把长刀一般的双臂,对着八爪鱼使徒的脑袋狠狠削去。

八爪鱼使徒心知不妙,于是迅速收缩回拢攻击出去的八只触手,谁曾想雪梨毫不犹豫地在空中转体,挥舞了几下臂刀,将八爪鱼使徒的八根触手全部切断,然后雪梨稳稳落地,继续一往无前地前冲几步,对着八爪鱼使徒的脑袋削去。

于是八爪鱼使徒下意识地低下头去,躲过了雪梨的两把臂刀,却被苏樱的柔软身躯缠绕而上,用修长健美的双腿牢牢扣住脖子,八爪鱼使徒的整个身躯仿佛都被锁定了一般,无法动弹。

雪梨最为擅长八卦掌的手刀、臂刀,而苏樱最擅长的则是空手道和各种锁技!

“雪梨!”苏樱那双充满诱惑的健美双腿再度发力,如同一把人肉大锁般将八爪鱼使徒的全身死死缠住,牢牢钳制在原地。

一击没有得手的雪梨再度抓住了苏樱的制造的机会,锐利的双眼瞬间找准了目标,八卦掌中单掌为单刀,双掌为双刀,她毫不拖泥带水,一记单刀直接刺向了八爪鱼使徒的心口。

“噗”的一声,雪梨的手刀猛地贯穿了八爪鱼使徒的心口,“哗啦”一声,雪梨将手刀抽出,鲜红的血液如同泉水般从八爪鱼使徒的心口汩汩喷出。

八爪鱼使徒已经黔驴技穷,再度挣扎了两下,却依然没有从苏樱的锁技之中逃脱,最后它随着血液的不断流逝,缓缓停止了动作,生机同样在迅速流逝。

八爪鱼使徒后仰倒去,轰然倒地,身躯快速化为不断炸裂消散的泡沫。

苏樱确定八爪鱼使徒是真的死亡,而不是佯装使用计谋之后,才松开了自己的双臂和双腿,瘫倒在地上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脚边的木板地面上尽是些鲜红的血迹。

“干得不错。”雪梨轻声呢喃道,也不知道是对苏樱说还是对自己说。

“啪嗒”,一道物品掉落在地面的沉闷声音响起,雪梨机警地迅速回头,看到了体育馆门口的那个呆滞身影。

此时的刘默呆呆地站在体育馆的大门处,手上的黑色长条形布袋则跌落在地板之上,方才苏樱和那个金发女孩的配合,他看得一清二楚,所以瞬间便被惊到了,那一连串行云流水,透露着美感和力量的配合,就像是在表演一个艺术节目一般,而且正常人根本无法做到。

刘默看到那名金发女孩迅速看来的凝重眼神,下意识地轻拍着双手,似乎在鼓掌叫好一般。

雪梨一时间也有些发愣,一般而言,普通人类是看不到使徒的,那么自己和苏樱的这一连串动作,在面前这家伙看来,应该类似于对着空气发神经,想到这里,一向气质高贵的雪梨,有种想要杀人灭口的冲动。

苏樱在地面上躺够了,缓缓起身,只是身上还沾染着一些血迹,虽然苏樱已经极力避免了,但是还是躲不过八爪鱼使徒那如同泉水般喷涌的鲜血,不过幸好只是两三块不明显的血迹,应该不会太过引人注目。

看到刘默的出现,苏樱皱起了眉头,问道:“你来这里干什么?”说话的同时,苏樱下意识地拦住了雪梨前方的道路,她是担心身后的夜叉突然作出什么冲动的举动,直接把刘默给悄无声息地解决了,毕竟阿Q博士可是让自己好好观察这个异于常人的平凡男孩的。

“是你同班同学?”雪梨轻声问道。

苏樱点了点头。

“那他不会认为我们两个是神经病吧?”雪梨问出了自己当前最为关心的问题,毕竟自己可是被众同学认为是海诚贵族中学的校花,可不想在今天之后就成为海诚中学的笑话。

苏樱不知道如何回答,敷衍说道:“放心吧,我来解决。”

雪梨松了口气,道:“那就好,你最好让他管住自己的嘴巴,我先走了,哎,迟到的是我们班主任的课,我得好好想个理由了。”

雪梨迈着令人垂涎的、富有弹力的大长腿朝着外面走去,走过刘默的身边的时候,对着这个长相平凡的男孩微微一笑,说了富有意味的话——“我是高二(1)班的雪梨,有事可以来找我”,刘默连连点头,说自己是高一(1)班的学弟刘默,请多指教。

前者刚走,刘默便迅速捡起了自己拿来的那个掉落在地面上的黑色长条布袋,然后小跑向苏樱。

“我靠,长官,那美女是你的同事吗?你俩这一套‘呼呼呼’可真厉害。”刘默将装着苏樱那把黑陨太刀的布袋双手奉上,由于他根本不知道这些个招式技巧的专用术语,所以只好用动作过程中产生的“呼呼”风声来形容了。

苏樱接过了布袋,一脸看白痴的神情,对着刘默说道:“哎,你这个呆瓜,以后不要叫我长官好吗,哪怕叫我姐姐都行,至于刚才的那位,她的身份和我一样,但是可没我这么好说话,总之我奉劝你千万不要去招惹她,不然连我也保不住你的人身安全。”

对于苏樱的告诫,刘默一个劲地点头,眼中对苏樱的敬畏又多了几分,自己可是再度被苏樱的力量给震撼到了,不想成为下一个被击杀的目标。

刘默瞥了眼八爪鱼星人倒地的那个地方,只剩下了一滩血迹和一套衣物。

······

“好你个刘默!自己贪玩就罢了,还拉着新同学一起,居然还骗我是迷路了,好歹在这里读了快一个学期了,迷路能迷二三十分钟?”

叫嚷的是高一(1)班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整个高一年级的教导主任——田老师,此时的田老师真正是如同一只老虎一般,而且还是最凶的母老虎。

被训斥的刘默乖乖站在墙壁角落里,脑袋上顶着一个装了不少水的水桶。

当苏樱和刘默急匆匆赶回教室上课的时候,物理老师的课已经过去一半了,而刘默和苏樱二人正好被按照习惯在空闲时间巡视同学上课状态的田老师给撞个正着,苏樱的玉手攥着自己的衣角,一是为了紧张,还有就是为了遮掩衣角那一块小小的血迹,苏樱支支吾吾地半天也编不出理由,在撒谎方面,她确实是一个萌新,这更加惹得田老师一阵怀疑,目光简直是要把二人给吃了一半,而刘默则是干脆将责任全部揽下,反正自己也有过前科,被田老师责罚过几次,他便抱着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想法,所以随便编了个理由,理直气壮地说自己带着苏樱一起在学校迷路了。

这一下直接让田老师火山爆发起来,让苏樱先进了教室之后,然后让刘默提着打扫卫生用的铁桶装了许多水,举过脑袋,在墙壁角落罚站,自己则不断进行着苦口婆心的训斥。

“叮咚叮咚。”

随着下课铃声响起,田老师命令刘默接着举个二十分钟再进教室上课,然后一副恨铁不成钢地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刘默撅了噘嘴,心中犟道:才二十分钟,四十分钟,不,八十分钟我都举得起,看来田老师还是太嫩了,还没深入了解透彻我的厉害。刘默这种自我安慰的阿Q精神当然是好的,但是现实是他的双臂已经开始发麻,微微颤抖,连同着头顶水桶内的水面也是泛起一阵阵涟漪,刘默的双臂甚至隐隐有抽筋的感觉了,而刘默只是在硬撑着一口自己所谓的“骨气”罢了。

而那些下课后走到走廊上休息的同伴同学们则是一阵阵调侃,特别是平时喜欢欺负刘默的张晋一伙,旁敲侧击地对刘默进行嘲讽起来,引得一些个过路的其他班同学也是一阵阵发笑。

“哟哟哟,咱们的刘默大哥又被罚了。”张晋假装一个不小心,故意碰了碰刘默的身体,让刘默艰难保持的平衡更加艰难起来。

李伟则是和李源不断附和笑着,这两个狗腿子向来喜欢跟着张晋这个富二代混吃混喝欺负别人。

刘默咬了咬牙,视线看着地面,突然发现学校这地板倒是挺漂亮的。见到刘默不理会自己,很快便使得张晋觉得无趣,带着狗腿子李源和李伟离开了。

刘默看向地面的视线之中突然出现一双修长的大腿和一双漆黑的马丁皮靴。

一阵令人舒心的香风萦绕在鼻子边,原来是苏樱走到了刘默的跟前,她双手负后,狐媚的双眼之中流露着一丝抱歉。

刘默瞬间打起十二分精神,挺直了腰杆,自己可不能在**学面前丢了男子气概,但是他一看清的是苏樱,身体便再度瘫软了一些,在苏樱这种绝对的暴力女汉子面前可不需要摆什么徒劳无用的男子气概,况且自己能够有清晰记忆的所有男性之中,如果比绝对的力量,哪怕是好莱坞的荧幕英汉——施瓦辛格和苏樱比,即使再加上个史泰龙,杰森斯坦森,那也有点悬。

苏樱轻轻咳嗽两声,红唇微启,有些不好意思地对着刘默说道:“谢谢你。”

刘默微微一愣,然后反应过来对方的举动应该是因为自己揽下了迟到的责任。

“不客气,长···”刘默立马改口,“姐姐。”

苏樱掩嘴娇笑一声,自己让这个憨憨傻傻的男孩改口叫姐姐,居然还真就改口了,然后苏樱接下来的一句话则是让刘默有些茫然和惊讶了。

“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延伸阅读

千叶舞加盟  http://www.jacques-cagna.com/ntnh.shtml
千叶舞童装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经营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以

智博光电设备加盟  http://www.jacques-cagna.com/d24a.shtml
智博光电设备始终跟踪各地科技发展水平。智博光电设备致力于食品卫生、安全领域相关检测设

银行家银饰加盟  http://www.jacques-cagna.com/gg27.shtml

ML加盟  http://www.jacques-cagna.com/p4w6.shtml
ML车载用品总部经销批发的手机支架、手机夹、吸盘+软管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

必多十元精品店加盟  http://www.jacques-cagna.com/uxo7.shtml
必多十元精品店为全方面满足消费者的诉求,秉承“懂生活,爱必多”的精神,借鉴日本百货精

宅+加盟  http://www.jacques-cagna.com/u7yh.shtml
宅+++生活是由上海荣开贸易有限公司研发的线上便利店创业平台。荣开贸易(上海)有限公

脉动戒烟香加盟  http://www.jacques-cagna.com/s4ik.shtml
“脉动戒烟香”由北京亚光保健品厂经过近二十多年研究所研制出的一项高新科研成果,简单、

兰托安加盟  http://www.jacques-cagna.com/pxij.shtml
重庆悠哉日用品厂(原重庆市南岸区三友必洁卫生用品厂)成立于2001年9月,是重庆创业

北油所加盟  http://www.jacques-cagna.com/g2x2.shtml
【北油所招商负责人电话:18316856931QQ:2868459082(申经理)】

小小少年英语加盟  http://www.jacques-cagna.com/n3fe.shtml
小小少年英语是卡尔夫(北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在某年成立的教育培训品牌,总部设立在北京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限流情缘一线牵第10章在线阅读

    10对于营地里的危机,因为终端根本就传不到这里,所以张楠和小爱等人,对于营地里的事情,一点都不清楚。但是正在采集的小爱,心却猛地一跳,十分的不安,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小爱,你怎么了?”张楠正好看到了小爱变换的神色,还以为她的身体不舒服,于是急忙走过来询问道。“没事,就是感觉好像有点心里不踏

  • 仙四穿成反派不敢当第一章在线阅读

    哈拉雷西元1405年,被唤作时尚之都的欧兰纳尔维举国欢腾着,人民欢呼着这世纪以来,改基因技术达到了史前最顶尖的层次,人类的基因最优化,而这种改基因技术,已经引用在人类的身上,欧兰纳尔维的公主殿下苏菲尔,刚出生的新生儿,便是RB型最TOP的改基因婴儿。苏菲尔在摇篮之中,睁着小眼,湛蓝色的瞳孔,白嫩的肌

  • 神奇宝贝开局黑龙在线阅读第一节

    山上刚下过一场大雪,天寒地冻的,人走在路上一不留神就有可能滑倒在地,摔个四脚朝天。杏花村三面环山,是一个不大的村子,约莫二十多户人家,大都靠着山上那几亩薄田过生活。此时天刚蒙蒙亮,又加上天寒料峭的,村里人都没什么要紧事,索性便躲在被窝里多睡上个把时辰。整个村子静悄悄的,只听得到公鸡仰着脖子打鸣的咯咯

  • 碧清剑在线阅读第九节

    自薛方离开广州两天之后,一大早几个船队的伙计就先坐着一艘货船回到了琼州,下船之后、先派了其中的一个人前往卫所告诉薛仲这个好消息。等薛仲带着人来到码头时,刚好看到亲卫们将装满银两的箱子装上马车,于是翻身下马询问道“这段路程辛苦你们了!”说完拍了拍几个伙计身上因为搬运箱子染上的尘土。薛仲的这个行为则是让

  • 剑舞霓凰在线阅读第3章

    对于齐振这个曾经的市游泳冠军为什么为菜鸟到溺水需要她搭救,傅舒想不透各种缘由,最后把原因归结于“人有失手马有失蹄”,然后就抛诸脑后了。过了两天,傅舒早上来到办公室时,尤劲已经在守着,一看见她就说:“姐,粤和堂的口红项目,我已经收集到一线资料。”“说。”傅舒一边把包包搁下一边坐下。尤劲:“彩妆销售一直

  • 剑指王座悲鸣之歌在线阅读第八章

    胤禛顿了下,立刻三步并作两步进了老三的寝卧。见了老三正想开口呢,却见他抬头看向从门口进来的胤禛,突然开口问了一句:“老四昨晚怎么没在永和宫?”胤禛眼神一闪,一边答话,一边审视地看着斜靠在床上喝药的老三:“三哥可见是糊涂了,昨日福晋及笄,我不在府上待着,无缘无故地跑宫里来做什么?”若按正常来说,老三可

  • 异星殖民者之二十年后

    钟笙上个月收到同窗好友张卿玄的书信,他举荐钟笙于中秋节后赶到江陵府担任幕府一职,因母亲病重需要照料耽误了几天时间,便想翻越神龙山抄近道赶去江陵赴任,据传神龙山曲折险峻,毒蛇猛兽甚多,平时无人敢深往。钟笙在山脚茶馆打听上山的便道,山脚茶客都劝钟笙不要冒险:“此山绵延数百里,公子再急也能冒如此凶险啊!”

  • 终极系列之雪舞纷飞漫长空婆婆妈妈

    宁仟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么严重?”“你不知道,成韧小时候可不乖了,经常调皮捣蛋,结果被你爸送到了部队里,硬生生被踹成了这样,不错吧。”柳眉笑眯眯地说道。宁仟歪着头看向沈成韧,原来他还有这样的一面。“妈,你们不是还没吃饭吗?我送你们去吃饭。”沈成韧的大黑脸终于有了表情。“别急啊,我和仟仟聊得那么投缘。

  • 穿越之丹神系统之现场(8)

    等两人从袁家大院出来的时候,前后也就耽搁了一小时,为了不耽误节目的录制,苏子安又和聂思钦马不停蹄的往回赶。路上,聂思钦侧首看向苏子安,轻声道:“你很担心他们?”苏子安莫名看了他一眼,想了想才知道他说的是刚才的事,摇了摇头,低声道:“嗯,有一点,不过我觉得他们肯定能解决。”那你担心什么?聂思钦挑眉看向

  • 阿拉德的使徒NPC在线阅读第5节

    管弦临走时拆开了顾贝儿送他的礼物,里面是一对非常精致的墨蓝色耳机,然后他拿着耳机孤身一人走了。月光无声,地面上倾泻一片亮堂堂,他脚步有些拖沓,影子像是一个垂死的病人,蔫了吧唧似的跟在他身后……跟方豫悦学的,他想到这里笑了笑,好的不学,就捡坏的学,他简直把方豫悦的坏毛病学了个十成十。学他喝酒和抽烟,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