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魔夜大帝大殿之上赔偿纠纷

作者:北极的企鹅 来源:纵横中文网

“什么?”大夏官员听此,脸色难看,尸体火化,要查死因更是难上加难。

张太傅不急不忙道:“知致皇子病逝,吾国圣君痛心疾首,在哀掉天妒英才之际又恐大夏怪我等侍奉不利,特嘱咐我等望夏皇节哀。愿继续结两国友好”

张太傅停顿片刻见众人未回话道:“来人将东西带上来。”

张太傅话毕,便有昭元国侍从抬着一箱箱东西走了进来。张太傅抬手命人打开箱子道:“这箱乃我昭元国皇室御贡布艺云织,其布料顺滑柔软,轻儿薄弱,但夏至清凉,冬至保暖。这一箱乃前古墨研大师绝世之作,如今遗留不过二三。这一箱......”

张太傅还未说完,大夏其中一名将军忍不住站了起来道:“后面这两箱我懂,不就黄金吗,昭元国末不是以为我大夏王国缺斤少两不成,我国质子在你那里死了,你们就拿几个破钱糊弄我等。”

此人正是封家嫡长子封沐,德妃娘娘的亲弟弟。

封将军见此将说话有失礼仪,眉头紧皱立马呵斥:“退下,在皇上面前说话怎可如此莽撞。”随即向夏皇下跪道:“吾皇赎罪,孽子从小在军中待惯,说话难免粗俗,莽撞了皇上,请皇上责罚。”

封小将军也立刻向皇上跪下。

夏皇示意二人平身:“起身,无妨。”然后看着昭元等使臣,显然在默认封小将军说得有理。

封沐截断张太傅说话的无礼,封将军等人便未道歉。见夏皇未有责怪之意,便大摇大摆坐下。

张太傅站于朝堂之上脸色难堪,他自然还从未遇见过敢截断他话的无礼之人,而这人动又动不得,心里煞是恼怒。

而自始至终付溪都笑咪咪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幕,好似置身事外,一切与他无关。突然感觉自己的身后被人戳了一下,身后一道男生悠悠传来:“你还看戏,没看到我老爹要气炸的样子。”

付溪笑着小声回答:“张太傅游走官场多年,什么风浪没见过,这点对他来说小意思,莫急。”

那男生道:“他?平时不上朝,就知道上课的老顽童。我是怕他突然发飙,我们可是来讲和的。”

付溪笑着摇头并未回话。

而这边张太傅似有感应,回神看了付溪及他身后那男子一眼,投来意味深长的眼神后打起精神笑道:“这位小将军说得事,再多钱财又怎及得上贵国致皇子金贵的身子。”

站在付溪身后的那名男子哀怨道:“看我老爹刚投来的眼神,我怎么觉得回去我没啥好果子吃?哎呀,他后面说的那句话我怎么听着觉得有点泛酸呢。”

付溪小声道:“回去不想被责罚就闭嘴。”

晗珈与夏裔在便殿等待召见,她自然也听道殿里面传出的话语,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心里不由一阵冰凉,大夏官员执着于致皇子的死因,不是为了他的死讨个公予,也不过想通过他的死因谋取更大的利益罢了。如果我们去了昭元国,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会不会死后还不得安生,被人利用到最后一步。

不过听到此时张太傅的话语,晗珈抿嘴上扬,想来这张太傅也是个无心的主,在昭元国做太傅,平时德高望重,一下子被人落了面子,一时说话尽有些扭气,听语气也不想坏人,奇怪昭元国怎么会派了这么个人物过来,莫非他们另有盘算?

殿里大夏王国众人其中略有几人皱眉。

张太傅两手一摊:“这赔偿,不知贵国有何建议。”说话竟有些无赖。

付溪笑脸扩大,大有有好戏可看的样子。而他身后的男子暗中翻白眼,一副没脸见人的样子。而华夏众人直接傻眼。

殿内

夏裔跟着傻眼:“这......这简直......这就是昭元国的太傅,这简直.......简直.......。”

晗珈沉思嘴角轻笑了起来,她似乎有些明白昭元国国君派张太傅来此的意图了。

殿里

众官员很快缓过神来,各个脸色有些难看。

一名文官起身道:“吾国皇子客死异乡,昭元国就是这个态度?”

张太傅摆手:“致皇子之死并非我国所为,而是水土不服,吾国君主也命我们送来了奇珍美眷聊表歉意。”

那名官员道:“谁知道是水土不服还是遭人暗算。”

张太傅一听气道:“没有证据你可别乱说。”

官员道:“证据?证据就在致皇子身上,都被你们烧了。”

张太傅:“昭国国都与大夏王朝国都相隔万里,快马行走也要三月路程,不把遗体火化难道抬着腐烂发臭的尸体给夏皇看啊。”

“你......”大夏王朝众人见堂堂一国太傅尽显无赖气息,偏偏又打不得骂不得,只得暗自气愤不已。

高位之上,夏皇暗自观察付溪,见此人悠哉悠哉坐着,大有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意思,再见众朝臣被张太傅说得哑口无言,暗自皱眉。

这张太傅是昭元国国君的师傅,也是昭元国的名门望族,其家族只为教书育人从不管朝堂之事,可谓桃李满天下。其家族人员也深受帝王及百姓爱戴。就这样一个背景的人与之交量是一件很头痛的事,更何况这个人还有点无赖的性子。

“安静。”夏皇开口百官禁言。“致儿已死,朕甚感痛心,不知致儿在临死之际可有遗言?”

张太傅道:“启禀夏皇未曾。”

夏皇皱眉,倒也没在说什么。

这时左勒起身向夏皇行礼:“请皇上节哀。”

群臣跪齐呼:“臣恳请皇上节哀,保重龙体。”

待夏皇命众人免礼之后,左勒向张太傅行礼道:“左勒见过张太傅。”

张太傅用手摸了摸胡须点头。

付溪眉毛轻挑,看向左勒看样子这个左勒并不简单,是个难对付的主。

果然左勒开口:“昭元国不亏为礼仪之邦,还特劳烦众人来此,然致皇子却死于昭元国皇宫之中,致皇子虽远在他国并未封王,但乃先皇之子,也是吾皇亲弟身份尊贵,昭元国刚送来奇珍金银不能比之身价,只可做为吾皇见礼,若致皇子死于水土不服,天命所为,我等不会无理取闹,我等先不提致皇子之事,倒想借此良缘与昭元国诸位商讨一事,如何?”

张太傅警惕道:“何事?”

左勒道:“淮岭城、台阳城、沐城原本是我国边界城镇,百年前虽已划分给昭元国,但据我所知就在三十多年前淮岭城因缺少吃食饿死很多人,其后更是发生瘟疫死伤无数,台阳城在前些年农务颗粒无收,听闻许多百姓不堪税务繁重,想迁移居住,却被强盗所杀,死伤高达上万,沐城近几年也日渐衰败,百姓苦不堪言。听闻现如今三城百姓联名表示想回归祖国,不知昭元国是否可通行。”

“什么?”张太傅睁大眼,他没想到大夏王朝居然变相想用三城土地作为对致皇子死的赔偿。

夏皇看向付溪,付溪依旧悠哉悠哉的样子,似乎对左勒的提议便不感到意外。夏皇微迷着眼,且看下面局势。

左勒恭敬道:“当然也不会让昭元国白割让三城,我国愿黄金百万,悍马绸缎各万匹,珍奇珠宝千件来交换而且承诺三座城镇并不阻隔两国经济往来,城有昭元国子民原分配住宿耕地一律不变。”

张太傅一听表面虽然面无表情,但心中一沉,张家祖师有训,张家后世嫡亲不得干政,平日张太傅只管教书育人,这政治层面的东西他极少接触,就连这次到大夏王朝出使,也因昭元国国君再三请求,并承诺张太傅只要随行率意而为,不强求摄政且只此一次,张太傅才答应前来。现如今左勒言辞涉及土地隔让条款,尊祖训他并不好参与。

转眼见付溪不急不缓悠哉悠哉喝着酒水,张太傅顿时气急,好小子你师傅被人堵的哑口无言,你倒好小日子过得还挺悠闲,这样想着张太傅并闭嘴不言,还很明显向付溪翻了个惊天白眼。

付溪见状哭笑不得,他这老师桃李满天下,这不知的人都说张太傅是世间高人学识渊博,虽说的确如此但熟悉张太傅的人都知道,其实他也是个小孩子天性,也幸亏如此昭元国国君才计谋得逞,虽然拗不过张太傅性子进宫只挂了个太傅头衔。但以张家在文学界的名望,如此昭元国上下已经很满足了。

左勒见张太傅不搭理他,心里不但不生气反而暗松一口气,还是少跟这张太傅争辩的好,不然他还真怕天下仰慕张家学士,起笔将他骂得一文不值。得罪张家对国家招贤纳士也是有不小阻碍。

延伸阅读

[古剑奇谭电视剧同人]鸾来攸离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shgelsb.cn/6r5t.shtml
回到家之后,我气势满满地冲上楼梯。站在“不开之屋”之前,我把手放在门上,“呼~~~”

他似人间清露之奸诈(8)  http://www.shgelsb.cn/gojx.shtml
“的确如此。”然而在这时,没有人注意到,地上掉什么东西,三人有说有笑的离开。然而后面

追妻火葬场在线阅读第六章  http://www.shgelsb.cn/ywb3.shtml
二模成绩终于下来,杜暖沁这次毫无意外排在了倒数。刚公布成绩的教室气氛异常,又到了有人

星纪游记找茬1  http://www.shgelsb.cn/ae0y.shtml
苏念锦闲来无事,就命人找来一张睡椅,将帕子往脸上一盖就睡去了。这上午的阳光还不是很强

重生成蛇之吞噬武侠世界第十章  http://www.shgelsb.cn/xakn.shtml
其实,孟宸郁真人比海报上看起来还要帅气几分。但若光论长相,之前见过的纪家谦并不比他差

星际偷渡者在线阅读第7节  http://www.shgelsb.cn/p4po.shtml
昨夜的雨下了整整一夜,狂风暴雨般无情的吞噬着这美好的一切。冰冷的雨水不断使人的身体感

一个都别想穿越在线阅读追杀  http://www.shgelsb.cn/ga9o.shtml
血红云山滚滚长空,闪电狂风席卷大地,整个神皇大陆似被笼罩在天神的愤怒之下,那颤抖的山

斗鱼直播之我是曾小贤第1章在线阅读  http://www.shgelsb.cn/yg3h.shtml
“叮咚,万界摸金满级系统激活成功,现在为宿主植入身份信息!”“叮咚,宿主身份信息植入

我家老宅成了精在线阅读初闻蚌妖  http://www.shgelsb.cn/pbzo.shtml
自张寒有了修炼手册之后,这个就像得了失心疯一样,每天钻到**时间里,虐待傲来国的蚌妖

超神学院之天帝传人五色彩蛋  http://www.shgelsb.cn/gtis.shtml
这些日子,一笑过得很单调,每天就是除了练习修炼大帝心法,就是和安心一起苍龙拳,尽管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秦:我献上地球仪在线阅读第3节

    左希染咬了咬牙,退款就等于赔命,这两者没区别。一看左希染没反应,胖女人冷声命令下属,“给我上!”几个人一窝蜂的朝着左希染冲过去,对他们来说,搞定一个女人简直易如反掌。可是,左希染并不是普通的女人,她面上是一个默默无闻的驱三师,实际上却是大名鼎鼎的国际大盗,这几个保镖,能唬住她?三下五除二,左希染将几

  • 看相念经,不是骗子双重异化【求收藏】

    “蔚蓝学院近几年风头正茂的天才青年?噬者部队的基因检测率却仅差1%合格?张郃身上究竟有什么值得夜叉在意的地方?”穆筱筱拧眉沉思着将资料重新抵还给了身边的女警,自己则面容萧冷地凝视着眼前的一座废弃仓库。这里就是夜叉提供的报案地点,但对于穆筱筱来说,作恶多端的夜叉在此次案件中,扮演的角色却太过反常。毕竟

  • 披月行·上卷第2章在线阅读

    在国内**圈中,论咖位,万欣欣只能排在二三线而已。没什么作品、只演过几部偶像剧、没得过什么有份量的奖项。可她本人却特别容易上**新闻,偶尔还能摸摸热搜的尾巴,经常在观众、网民的眼中刷一下存在感。究其原因,无非是因为她抱了条好大腿——国内三大牛奶厂之一、喜悦牛奶的老板,正是她的金主。这是成煊上次来参加

  • 科举之步步入青云在线阅读第8章

    高峰看了一眼言少清,认真回忆了一下昨天的情景,诚实地说道,“我看你是被吓傻了吧,在这里胡言乱语,我昨天在大巴上看得清清楚楚,他身上很干净,一滴血也没有。”“我没有胡说,我昨晚在他门口的时候,明明就看见房间的地板上扔着一件沾血的外衣……”钟梅说着,突然神情一滞,“等等!”她刚才因为惊吓过度,记忆有点断

  • 长生庭之第十章

    徐勇的这些想法张云飞是一点也不知道,他直接带着孟子雨高采烈的去逛街了。因为张云飞住到孟家之后,孟小雨是最开心的,她闹着要自己下厨,可是富家千金懂得什么下厨啊,还不是张云飞带着出来买菜,然后再回去帮忙做菜了,于是张云飞就带着孟小雨来买菜了。其实孟子雨这样的富家千金是只逛商场,不逛超市的,而且他们吃得有

  • 监视全人类子夜惊魂

    夜深人静,“不要……不要……娘我怕。”竹林木屋里传出断断续续的呢喃声。木屋内一个孩童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说着梦话。孩童面目清秀年龄大约五六岁的样子,只见他紧闭双目,眼角的泪珠滑落。打湿了挂在胸前的玉蝴蝶吊坠,真不知孩童在梦境中正经历着什么?这时一个清丽秀美宛如天仙般的女子出现在孩童的床前,这个美丽的女子

  • 当末世遭遇修真回归现实

    从一开始,萧峰就觉得这个世界跟他心中的SAO不是同一个世界的感觉。只是觉得SAO现实化,有很多东西不是动漫或者小说可以全部说的明白的,就没有太过在意。甚至这次任务萧峰也以为只是小说上没有写而已,但是现在萧峰感觉自己是不是有点心大了。就在我们猪角萧峰还在胡思乱想时,萧峰面前的精灵美女瑞贝卡却先开口说话

  • 恋战高卢不一样的历史

    “我华夏大地是尔等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吗?”……“既然来了,就都留下吧!”……“此地风景风景秀丽,合该尔等葬身于此!”……一个个如神似魔的身影出现在半空之中,面露寒光。天空中各种异像绚烂纷呈,每一位强者的到来都伴随着一种强大的异像,如祥云缭绕的道祖法相,高座莲台的金身佛陀,冲天咆哮真龙天凤,散发着

  • 给她整个世界在线阅读第3节

    “何事?”吕岳循声望去,一位白衣白发的女子从顶楼缓缓飘落,若不是看到那鬼族特有的绿色瞳仁,还以为是仙女下凡。“婆婆,祸事了!”吕岳第一次从收租小哥的脸上看到恭敬的神色。“婆婆?”吕岳有点摸不着头脑。“孟……婆婆,你是孟婆?!”吕岳看着眼前这个白发鬼女,至多有三十岁的模样,比起这客栈中陪酒卖笑的那些女

  • 超神学院:创造赛尔文明在线阅读第四章

    只要你远离于诚夕,于诚夕不会倒霉。但如果你没有旺分,在没有兑换旺夫时间的情况下,一旦接近于诚夕,会克于诚夕。只有在旺夫时间见于诚夕,才可以旺于诚夕,保持双方都好运。另外,只要有一天,当你的旺分达到饱和,就能跳出灾星的克夫体质,彻底成为旺夫体质。”天底下有那么好的事?叶云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既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