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绝地求生之我的老婆是校花在线阅读一声叹息

作者:吃鸡一杆枪 来源:飞卢小说网

驾着车回到位于市中心的高档住宅区,夏小星把车停在了离家一百米远的小区路边,侧转脸,她看向左边那幢楼,五楼那里有个阳台,透着一方柔和的橘色光芒。

那是她的家,她精心布置的,竖条纹的棉布窗帘,菊花形的水晶吊灯,到了晚上,一开灯,一屋子暖暖的色调,只为了留住一个男人。

每天她都在等,等他上楼的声音,等他开门的声音,今天,他看着她很晚出的门,他会不会也有一分等她的心情?

叶枫说,欧雨声会在家里等你吗?

他问到了她的痛处,他知道这个地方她最疼,所以就往这戳。其实不用他提醒,她也知道,欧雨声即使在家,也是不期待她的。

她默默的坐在车里。

车窗开着两指宽的缝隙,几米外一棵极茂盛的桂树,密密的叶子缀满了树冠,前天一场秋风过后,就有金黄色的桂花陆续的开了出来,只是桂花太细小,隐在苍绿的叶子中间夜晚根本看不见,只能闻见一股冷香夹在夜雾里渗进窗来,那种清冽馥郁,煞是醉人。

她呆呆的坐着,闻着桂香,小区里花草繁盛,偶有一两只秋蚊子潜入车中,绕着她耳边“嘤嘤”做声,她也懒得驱赶。

木木的不知道坐了多久,她也不去看时间,只望见五楼阳台的光黯了下去,卧室又明亮起来,最后,卧室的灯熄了,她才从车里缓缓出来去上楼。

楼道灯很亮,进门,屋里反倒是暗的。

铁门阖上的声音在静谧的夜里不论怎样都很响,夏小星立在门边,静静的伫了一会。卧室里没有动静,欧雨声,睡着了。

客厅亮着一盏小小的射灯,幽幽的光下,茶几边的两个箱子突兀的耸立着。

她盯着箱子看了片刻,转身去主卧卫生间拿了条浴巾进了另一个浴室。经过主卧门口的时候,她瞥见了床上那个模糊的身影。

锁上门,她把浴缸放满水,泡了进去,觉得嘴里淡的苦涩,她点了一支烟。

许久她才吸一口,烟进到气管的感觉辛辣呛人,她并不喜欢,但是可以掩盖心痛,她想起叶枫说的话,得不到回报的**,是很吃力的。

水凉了,她拧开龙头添了些热水,又点了一支烟。

连抽了三根,浴室的空气混浊起来,湿气夹着烟雾,令人头脑发胀。夏小星有点昏昏的,万籁俱静中,水滴的声音都没有,她忽然就听见敲门声。

欧雨声在拍门:“夏小星,你还没洗完?”她听着这声音,仿佛隔着千山万水,遥不可及,即使她答应了,他也是听不见的。

他从来就看不见她,听不到她。

她不想理会。

欧雨声开始大力的拍门,喊着她的名字:“夏小星!夏小星!夏小星。。。”她数着他叫的次数,五,六,七,八。。算一算,比他一年喊她的次数还要多。

门被一脚踹开,欧雨声闯了进来。

夏小星抬起眼睛冷冷的看向他。

欧雨声就见她半坐在浴缸里,手上举着一支烟,快燃到尽头了,灰白的烟灰攒了很长一截,却没有掉落。浴室里烟雾缭绕,光线不明,他连咳两声,靠近了,才看清夏小星晶亮的眸子正看着他。

她眼里清冷的光,在和他对上的那一瞬,仿佛流星一般,熠然一闪,只是又迅速的暗淡下去,像一点飘摇的火烛,瞬间湮灭在了她漆黑的眼里。

他的心竟停了一下。

俯身过去夺过夏小星手里的烟,他顺手掐灭了丢在一边,又去抓她的胳膊:“起来!你泡了多久了?!”夏小星一挥手把他推开:“不用你管!”

欧雨声俯视着她。

她两腮被浸的泛着桃红,一双眼像被侵犯的小兽似的瞪着他,他语气不自禁的软了,目光也柔和下来:“出来吧,水都凉了。”

夏小星依然不动,他俯身把她捞了出来。

夏小星在他怀里挣起来,他双臂铁箍似的勒住她,不让她滑落。胸前的睡衣顿时都湿了。箍住夏小星,他伸手抓过浴巾把她裹紧,夏小星还在拼命挣扎,他忽然叹息一声:“你几时才能长大?”

不顾她的反抗,欧雨声把她抱进了卧室,掀开被子,把她塞了进去。夏小星仰在枕上,眸子像两枚浸了雪水的黑玉,有着流转的光辉,望着他,任性又率真,飞扬而固执。

不知为什么,他总是对着这样的她叹息。抬手脱掉湿了的睡衣,他关了灯也钻了进去,夏小星伸腿想把他踢开,他摁住她把她搂在了怀里。

两人照例无话可谈。

夏小星勉强安静了几分钟,听得欧雨声呼吸渐渐均匀了,忽然把头贴向他胸口,一嘴咬了下去。

欧雨声躲闪不及,被她咬的吸了一口冷气。

他低下头,看向夏小星,她已松开了嘴,也正仰着脸看他,屋里没开灯,暗茫茫的视线里,他就看见她脸上两点星辰,像北极星的光,隐隐约约,忽明忽暗的。

他忽然就心里一动,每次都这样,猝不及防的,忽然就一动。

俯下脸,带着点惩罚,他亲了下去,触到她的嘴唇,柔嫩,混着烟味,他有七分的适意,三分的不喜欢,但也只犹豫了一下,他就撬开了她的唇。

黑暗中传出喘息声,又夹着偶尔的厮打声,他黯哑着嗓子低语:“你还咬!。。”喘息声就变得更急促。

许久,终于归于平静,他搂着怀里的女人,轻叹一声:“你想搬我那去,就搬过去好了,我不反对。”

半天没回应,良久,才传来夏小星的声音:“用不着你可怜,没有你,我一样会活得很好。”说着,她就想从欧雨声怀里挣脱出来,欧雨声又长叹一声,还是把她收在了怀里。

夏小星早上醒来的时候,欧雨声已出了门,客厅的两个箱子不见了,茶几上,是他留下来的两把钥匙,一把是底下楼道的,一把是家里铁门的。

夏小星把钥匙收了起来。

钥匙握在手里,冰凉,冷硬,只会带走热量。

她的心也冰冷。

简单的吃了早饭,她出门去上班。

夏小星在C市文化局下属的党校上班。这样的学校,严格来说是不正规的,因为基本走的是函授的路线,很多是短期培训,学生都是文化局系统内部来进修的人,一个学期固定来几天听课,其余时间仍要上班。

这份工作,是夏小星自己选的。当初她有很多种选择,有面子的,有钱的,她都没看中,她独独挑中了这个不起眼的单位,原因,纯粹是因为这里安逸,几乎可以养老。

一个市局下面的党校,有寒暑假,几乎不用坐班,又没有竞争压力和复杂的人际关系,她A大的本科文凭,在这已经很够用了。

工资不是很多,每个月三千来块,她都吃光用光,图的就是那份自在和舒服。

她知道欧雨声为此有点瞧不上她,在他的眼里,她就是个靠着父母,贪图安逸,不上进,不努力,人生没有目标,只是得过且过的人。

是一只养在粮仓里的米虫。

父亲出事以后,她也开始觉得自己是只米虫,一天天下来,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

她需要钱,从来没有这样迫切过,可她除了会混日子,似乎什么技能都没有。以前有那么多的机会,假使她稍微努力一点,也许都不至于像今天这样狼狈。

她慢慢的理解了欧雨声为什么会嫌弃她。

他说她几时才能长大,其实一夜之间,夏小星已经长大了。

进到党校的那幢小楼,来来去去的还看见了几个人。

相对而言,早上来点卯应到的人比较多,晃一下之后,许多人就一天不露面了。夏小星以前是连点卯应到都不出现的人,她一个星期来一次,也没人说她,因为她是市长的女儿。但最近,她自觉地增加了上班的天数和时间。

其实事情总归是有的,就看谁去做,不知不觉,现在她手上的工作越来越多,她一声不吭,默默地都接了。

她在走廊刚一露面,就听见有人喊她:“小星,来一下。”是党校的女校长。说是校长,其实就是文工团退下来的一个有点资历的老演员。

校长姓邓,接近五十,体态比较丰腴,直接递给她一张表格:“打电话通知这些学员上课的时间改了,那个老师要去北京出差。”除了一些基础课程,党校的专业课聘请的大都是外校的代课教师。

夏小星接过表格,点了下头,她并没有马上离去,犹豫了一下,她还是说了:“校长,中国文学史的课能不能让我上,不是说那个老师来不了了吗?”

女校长抬头看她,她马上又补一句:“文史哲不分家,我好好备课,保证把课上好。”

邓老太明察秋毫:“小星,你是不是缺钱?”上一节课有三十元的额外代课费,以前就是求她上,她也不会愿意的。

她点了下头。

“因为你爸爸?”

“嗯。”文化系统的消息传得最快,她想瞒也瞒不了。

“靠这两个钱哪够啊,你要找些来钱快的工作。”女校长除了爱八卦,人倒也不坏。

“校长有没有业余的好工作介绍一个?”她并不是开玩笑的语气,邓老太在文化系统混了几十年,人脉就像一棵大树。

一上午都在打电话,通知学员改上课时间,中午她口干舌燥的赶去母亲那,母亲却不在家。

她要把许青兰借她的十万元钱给母亲,好让母亲暂时心安一下。

等到快两点,母亲还没有回来,她在冰箱里找出两个西红柿,给自己下了一碗面填饱了肚子,手机这时候响了。

是个陌生的号码,她从没见过的。

按了接听键,耳中传来一个似乎听过的声音:“是夏小星吗?”她心里咯噔一下,突然有不好的预感,赶紧“嗯”了一声,就听那女声又说:“你妈在我这,你来把她接走。”

她扣上电话抓起车钥匙就走。

难怪她等不到母亲,原来她亲自找那女孩去了,想象着母亲目睹那女孩怀着身孕的画面,她顿时心急如焚。

延伸阅读

新扬光加盟  http://www.dog-house-resort.com/nllz.shtml
新扬光玩具厂成立于2003年,位于有“中国玩具礼品城”之称的中国东南沿海的汕头市澄海

贝易乐园加盟  http://www.dog-house-resort.com/bb7s.shtml
上海海信威教育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成立于2007年致力于0-15岁孩子的教育,是国内独家

红马红木加盟  http://www.dog-house-resort.com/n4vr.shtml
项目介绍:选择什么样的项目,就决定了未来的市场发展深度和宽度。红马红木家具品牌名气大

名石加盟  http://www.dog-house-resort.com/adeu.shtml
名石磁砖座落于峨眉山市双福镇,始建于2000年4月、占地800余亩,员工1800多人

爱之康净水坊加盟  http://www.dog-house-resort.com/sudf.shtml
2006年10月份开始筹建,「爱之康净水坊」首家直营店于2007年3月22日在厦门开

东北石板烤肉加盟  http://www.dog-house-resort.com/alwq.shtml
东北石板烤肉展现出特色的石板烤肉让您体验非一般的火的热情与肉的豪放。鸡翅,金针菇,板

绿源植物油加盟  http://www.dog-house-resort.com/pgtq.shtml
绿源植物油是一家以生产米糠油、菜籽油、大豆油为主,医用药品、生物柴油等产品为辅的股份

东方丽人家纺加盟  http://www.dog-house-resort.com/snmc.shtml
东方丽人家纺加盟_公司简介河北东方丽人家用纺织品有限公司创建于1998年,是一家集研

长安耀福金属材料加盟  http://www.dog-house-resort.com/ywil.shtml
长安耀福金属材料依靠科技求发展,不断为用户提供满意的高科技产品,是我们始终不变的追求

洛凡希首饰加盟  http://www.dog-house-resort.com/62hp.shtml
施华洛世奇(Swarovski)是世界上的仿水晶制造商,每年为时装、首饰及水晶灯等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锦绣未央叱云南同人之《南有嘉木》绝望少年

    秋天的夜里下着丝丝细雨,一阵阵带着秋天特有的气息在空气中漂浮着。此时的大街上已经没有太多的行人,只有一个消瘦落魄的人影在黑暗中缓缓走来,站到一盏路灯下,他低着头,手拎着一个袋子,简简单单的一个饭盒,那是他一天的饭。易凌,这个看上去只有二十几岁的少年,本应是朝气蓬勃的时期,而现在却变的如此落魄、绝望,

  • 网游之荣耀天下第8章在线阅读

    江明走出被自己撞出的山洞。这里是在半山腰。此刻正是清晨,太阳刚刚升起,阳光透过树叶间的间隙投在地上。虫鸟开始出来活动了,风吹树叶的沙沙声,鸟儿发出的唧唧喳喳的声音。远处还有河水的丁冬声。江明轻轻踩在地上的树叶上,现在已经入秋了。周围时不时还有黄叶顺风飘落,觅食的小鸟穿梭在枯黄的树叶间,惊落一片片黄叶

  • 我是万道之主第三章在线阅读

    “学武?”听到曹昂回答,夏侯渊顿时来了兴趣。“你才多大啊,就想要学武了?学武可是很累的”曹昂摇了摇头,开口道:“我不怕累。有志不在年高,我已经六岁了,应该提升自己能力,为今后做打算。”夏侯渊嘿嘿一笑。“既然你有心,那我就教你学武。不是我吹牛,在这谯县里,还没人是我夏侯渊的对手。连大兄都打不过我。只要

  • 我的梦境变异了!在线阅读第七节

    吴姨娘在齐国公这儿,确实算是个有能耐的人,她这能耐不是指能糊弄住齐国公,而是让齐国公觉得可怜。明明一滴眼泪也没流,但看着吴姨娘微红的眼眶,有些发肿的眼皮,就让齐国公的老心脏跟着抽痛了。不用打听,他也知道肯定是孙氏出的主意,那理由根本就站不住脚,府里的二姑娘如今才只有十岁,还不到着急婚嫁之事的时候,就

  • 魔兽凡人传第九章在线阅读

    系统的消息刚发出去,林昊便感应到来新人了。林昊向门口看去,只见一道白光闪过,城门口处出现一个青年男子,身材很好,步伐稳健,一看就是高手。不过看上去倒是一副不太聪明的样子,给人一种很憨厚的感觉。林昊眼前出现一道信息。“侠客行世界:石破天,外号:狗杂种”石破天打量了四周,有些慌张,眼睛在上方诸天城三个字

  • 师兄有点忙[修真]之失踪启示号(3)

    第三章但是这一次,狄上将已经没有用成语接龙惩罚他们的余裕。坐在办公桌后的狄其野上将面色苍白,明显是失血过多。他是基因改造出的地球人类,偏偏比绝大多数alpha都强,所以,狄上将的血液,一直是众多基因组织觊觎的对象,这些违法基因组织总能死灰复燃。联盟官方的科学研究组织,早已经通过军部高层施压,多次勒令

  • [综]今天我一统横滨了吗?在线阅读第九章

    我一个激灵向身后看去,衣柜旁边的落地镜浮现出了一张血肉模糊的脸。一个衣着华丽的女人形象渐渐出现在镜子里。我随即认出了她。“玛丽?”我看了看床上的拉普洛克,他由于视线被我遮住,应该还没有看见血腥玛丽那张恐怖的脸。“你能不能换一个样子,这孩子今天受了不小的惊吓,你会把他吓到的。”我靠近镜子,低声说。我不

  • 致苏沅昭在线阅读第4节

    “好胆!竟然连我许下的婚约都敢毁去?!”空旷的冰雪大殿上,猛然响起一声怒喝。卫天只觉眼前白影一闪,那日和冷阳清莲一齐驰援卫族的老者骤然出现在他身旁。“爹?”冷阳清莲惊呼一声。“老……族长?!”冷阳家族的六位长老颤抖叫道,急忙起身半跪行礼,心下都是有些震惊于闭关数十年的冷阳沧澜突然出现。不过这倒情有可

  • (综)真的回不去了出阵

    早知道就不花这么多资源去锻刀了,清光看着所剩不多的资源,幽怨地看着药研。话说,白霜呢?就在几分钟前,狐之助宣布了出阵的消息,白霜一听要出阵的消息,就想起自己压箱了好几年的出阵服,心情不由得激动了起来,抬头望向药研,征求药研的同意。药研看着白霜激动的样子,摸了摸头默许了白霜的动作。白霜蹭了蹭白露的头,

  • 恶人在线阅读第六节

    封御南满意地看着发出的信息,漆黑瞳仁里晕染着细碎的光芒。昨日那份汤羹,味道确实惊艳。思及此,他薄唇轻抿,舌尖抵住牙床打了个圈,下颌的线条越发凛冽分明。“老板。”小张面无表情地盯着他。又馋了他又馋了。不用猜,除了美食,还有谁能让老板露出这幅表情。“您还在琢磨吃什么?”封御南默默将手机往口袋深处推得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