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快穿之女配心愿第六章在线阅读

作者:一瓣花落 来源:言情小说吧

警报尖锐,可眼过之处并没有任何异常。

因入夜还没有多久,镇上热闹街市到处都是人,有拖家带口的合家乐,有两两成行的。并且也不像上报所说一个男人都没有。甚至乍然看去,男女比例并没有什么失调之处。

这一行人从城外进来,街边的小贩立刻热情地大声吆喝起来。有些小东西也还蛮精致可人。

但她压抑不住想逃走的欲望。

“不能镇外呆吗?”

杜来成不解,问:“为什么?”

她总不好说我灵力在下降,那怎么解释灵力怎么来的?并且一旦知道她真的能修道,恐怕当场霍东篱可能就把她这个祸端就地处决了,便只说:“感觉这里不太平。”

杜来成笑说:“本来就不太平我们才来的呀。并且在镇中才有镇守。”镇守不只是指太虚山弟子,还有大阵。是为拒邪之物。以防备各种已有修行却还未通人性的妖兽趁夜伤人。前面一段路还好,但到了阴阳山界内了,在野外是非常凶险的。

李姿意真的是一步也不再想再去。但停下步子,霍东篱便向她看来。不等他开口,她也知道他下一句肯定是“你要走就走,也没有人留你。”所以立刻非常识相地跟上了。

总之她现在是没法说服其它人。纸鹤烂成那样,飞起来已经不太可能,就凭她自己么,就算跑到城外,也是个被妖兽吃掉的下场。

武方正在低声一霍东篱讲解这里的事:“照规矩,外来者在本地安家五年,方可入户入籍。这也正是弟子虽然镇守在这里,却因为每日看到街上人口无异,才一直没有发现镇上出了问题的原因所在。”他是太虚山弟子,虽然镇守,但平常也像其它的修士一样,不太爱与普通人往来。是以在这里多年,一直低调深居简出。

并且,他虽然身为镇守但属下还有主理俗务的治官,但平日需得他来处置的事情并不太多,这几年镇中太平,需要劳动他的事更是寥寥无几。他平日并不太与人来往,无事就是修行、打坐、参悟,闲时在镇中四处走动,查看有无不妥之处。

是以,街上有人,但户册上没有人的事,最近才发现。

而最近之所以会发现,是因为太虚山属地照规矩镇守每三十年需上报一次本地产出、支收之类的大帐本。在大帐本上极其不起眼的角落里又需填一填男、女、老、幼各人数几何,他搬了户籍出来查证填写的时候觉出不对来。

“难道这里的男人,没有一个在这镇上呆够了五年吗?”李姿意问,她手动关闭了叫个不停的警报,但储备灵力下降的提示一直在视线的右上角疯狂闪烁。

武方直抹汗:“我私下问了几家,确实如此。”看向霍东篱立刻补充:“师叔,我没有惊动镇守之职下属的治官。”他显得非常紧张 ,镇守之地出了这样的大事,是严重事故。

霍东篱点点头:“不惊动她是对的。她在此地土生土长若有事,未必没有参合一份。”看向身边的那些行人。

这些行人,虽然因为有外来人而多看了几眼,但并没有过份的关注,显然是早就习惯了镇上总是会有陌生人来的情况。

与李姿意这一行人一前一后到镇上的,还有好几个商队,从北边去往南边去的话,阴阳山界是必经之路,而东水镇又是进入阴阳山界之后一定会路过的地方。

武方正要引他们去镇守所。便遇上一个四五十来岁的妇人。

她并不像其它的妇人一样打扮,而是穿着玄色的骑服很是干练,腰上一边挂着几个精巧的皮袋子,一边挂着一副两个巴掌那么大的弹弓,上面流光溢彩看来是灵器。世人一般都会修习一些术法,哪怕天资有差不会入道,但多少难免也有些浸染,一般的灵器也是有得的。并且虽然年纪大了,但精神矍铄,一路过来时不时要停下来跟路边的摊贩说话,声音哄响,中气十足。

说的无非是今日的生意怎么样,家里人身体还好不好之类的。

远远见到武方,便大步地过来礼一礼:“镇守。”又看向李姿意、霍东篱等人。虽然已有老态,但目光清明有神:“不知这几位是?”显然也注意到这一行人都是修士。但她看不出霍东篱和李姿意有没有修为。

武方连忙向霍东篱这一行人说:“这位是本地治官米娘子。”转头看向那位米娘子,正要说话,李姿意当先开口:“原来是米娘子,你来得正好。我们是武方师兄的同门,历练经过附近,过来看看他。他非叫我们去他镇守所住,我却不愿意。他单身一个在这儿,其它屋舍也不知道多久没住人。肯定又臭又脏。”

只问米娘子:“我听武方师兄说,他平素也不太出门。米娘子可知道,这镇上哪家里住得舒坦、哪里的东西好吃、哪里又有别处看不到的景色?我们来也来了,顺便休息几日也没什么吧。”说着往霍东篱看:“夫君,你说呢?”

杜来成和路世杰懂得她为什么主张住在客栈,那里人流多方便探听消息。但最后那一句,却叫两人好险没当场一口气接上不上来。夫君?!?!可偏偏面前这个一张嘴就是胡扯的人,看上去还是一副憨直忠恳老实样。

再看霍东篱,到还淡定,也不理李姿,只对米娘子说:“叫米娘子见笑。”

米娘子十分爽朗,哈哈地笑,说:“不见笑不见笑,小娘子家虽是入了道,也不像男儿那样粗糙的。再者上修们出门历练都是险境,现能舒服自在些,自然该多松快松快,要说住的吃的,我肯定是比镇守知道得清楚些。”立时便领着一行人往镇南面去。

一路上又介绍哪里卖女儿家喜欢的小玩意儿,哪里有罗衫裁缝店“便是不做新衣,缝补、浆洗也很得力,到底我们这里,人来人往的常有出门在外的修士盘桓。那绣娘也懂些织术,哪怕是灵布制成,也是得心应手。”

李姿意感叹:“这里到是个好地方。人来人往的,讨生活也容易。我听闻灵宝山属地时不时就有天灾、异祸,我们这里看着却是太太平平。可真好呀。”不着痕迹地试探。

米娘子笑眯眯:“可不是呢。我们这三四十年都没有出过什么异祸了。连小精小怪闹事的也没有。偶有些事故,也都不过是偷鸡摸狗的。”

“米娘子家里儿孙可都康健?”李姿意又问。

米娘子笑一笑摇头:“我孤身一个。”

见李姿意一脸愧疚连忙说:“不是家中有变故,只是我一生未嫁。并未有幸与人结成夫妻。”

李姿意问:“成婚还需得有多大的气运不成?”

米娘子到笑说:“它难起来,是世上最难的事,可你若想要它简单,便也能是世上最简单的事。”

李姿意愣了一下,一路便没有再说话。

四人到客栈时,也正遇上有其它几个路人前来投宿。有两个显然是哪个小门派的弟子,结伴往哪里办差事去。两个人,一个兴冲冲的,一个却一脸沉郁。

武方与米娘子在柜台前与店家说话,霍东篱四个站得远些,正在打量四周。李姿意闲得无事便叫小二来,把自己的飞鹤系到的后面院子的马棚里去。之后便找个空桌坐下歇歇脚,心里烦得很。

这一路来,她又没鞋子,满脚都是伤。要不是后面骑着飞鹤走好一些,现在还要更难受呢。那个徐无量,人是病了但又没瞎,说是关心她,其实到底还是不细心。看她和个乞丐一样,也不说提点霍东篱几句,男的真靠不住!

她忿忿地坐下,便听到那两个路过这里的弟子在闲谈。约是天赋不好不坏,入的门派也一般般,虽然修行多年,登仙却遥遥无期。修行到了这个时候,又难再突破,相互抱怨起来。有一个往店家来送米酒的年轻女子大约觉得好奇,收了货钱,便在一边听他们说话。因女子长得好看,他们便不提这些,只说起自己在外历练时如何英勇。

李姿意起身在店里转了转,这里确实住客很多,看打扮有修士,也有普通人。

不过这个世界的普通人,并不是完全不能修练的意思,而是虽然可以入道,可天份过低自觉登仙无望便不做肖想,只学些基础的心法,强健身体之余有个手艺安生立命的人。所以还是有些修为的。

另一边霍东篱不知道和路世杰在商量什么,杜来成得空,便跑到李姿意这里来,低声责备:“你也实在太胡来!要是霍师叔发作,看你怎么收场!”

李姿意知道他是指她那一通胡诌,只说:“杜师兄,我想和先生睡,当然只有这么说。”

“你!你说什么!”杜来成只想自挖双目,怎么会觉得她老实忠恳呢!“你!你想干什么!”

“这里事情这么奇怪,想想都是凶险,我一个人睡,万一夜里死了都没人知道。”李姿意说:“你们之中,又以先生修为最是高深。我当然得和先生在一个屋子,才能安心。”孔不知花了多大的劲叫她活,登仙道还等着她,怎么能死在半路上。反问:“不就是睡觉吗?我还能干什么?”眼神十分淳朴。

杜来成猛地松了口气。摸着胸口,觉得心脏都差点跳出来。

她又问:“可有什么发现没有?”

杜来成摇头:“怎么看也是极普通的一个小镇 。”

不多时米娘子与武方回来,果然十分‘体贴’地要了三间房。说:“今日也晚了,明日再来带众位上修四处游览。”

大家都不急,李姿意心急如焚也没法。见霍东篱上楼,连忙跟上,毫无心理负担地跟他进了屋,很自来熟地边开始打地铺边嘀咕:“先生,你看我这光脚、这衣裳。米娘子大概以为,我是刚历了什么难才这么狼狈。但要明日还这样,她不是起疑心?先生你给我买身新衣裳吧!”

又说:“我今日是不是极为机智?先生会不会觉得,带我在身边还是有些用处的?应该也就没那么想杀我了吧?”

叨叨叨个没完。

霍东篱闭上眼睛,想打坐也被吵得入不了定。索性躺下睡觉。

李姿意把自己的被子拖得挨着床边,灯一灭,屋中便是黑漆漆的,时不时能听到隔壁高声人声,随后又有各种可疑的声音传来。叫人心浮气躁。她先去查看了一下万世浮生,大概是因为灵力一直在降低,导致它的自检速度越来越慢,虽然过去了那么长时间,但进度条一点也没有涨。

但好在手心种子也并没有任何异样。

只是灵气再这么降下去,她的处境很危险。这些灵气储备,孔不知准备在这里,是想靠这个支撑到种子发芽开始生长。

这样一来,她哪怕只有一小截、一丁点的根骨在身体中,也能运行心法吸纳灵气。这样就可以勉强让整系统处在良心的正循环。

可现在,她失去的越来越多,剩余的灵气,别说无法支持到种子发芽,时间再久一点,可能连系统运转都会出现问题,甚至导致种子坏死。

“先生?你身上有没有什么不好?”李姿意在黑暗中问道。声音带着些暗哑。想搞清楚失去灵气这件事,是不是只有自己身上发生了。

霍东篱睁开眼睛,但没有应声。他本也不需要睡觉。只想看李姿意到底会不会干什么。

但见没得回应,李姿意也没有再说话了。她皱眉,紧紧盯着自己视线内右上角不停在降低的储备灵力。

这个掉速从一开始的猛减,渐渐到了非常均匀的慢速。她看了一下比率,以本身孔不知准备的那些储藏量来算,应该在这里还能支撑二十几个小时。

可她想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几个人一路过来,并没有发生任何异事。她也从没有落单,没有单个与任何东西有过什么接触。

如果她身上的灵力因为进入了这个地方而减少,那霍东篱、杜来成、路世杰身上应该也出了问题才对。但进来之后他们表现得很正常,并没有任何异样。

何况除了他们,镇中也还有其它的修士,更没有任何异样,否则早就闹起来了。

毕竟灵力无端流失可不是小事,修士们攒了多久才攒了那一身,更是分外警觉。

可为什么只有她身上不对?

……

或者……不是只有她不对,是只有她察觉到了不对?

这也未免太说不通。

不说霍东篱了,就说杜来成和路世杰吧,以他们的修为,自己灵力在减少不可能没有察觉。

问题出在哪里呢?

……

还有。

这个城镇没有一个呆在这里超过五年的男人,能是因为什么呢?

这里交通发达,是南来北往的必经之路,也就意味着人流量大,哪怕一点小事,也会很快被传播出去。但关于东水镇,并无谣言。也没有发生什么异事。

况且她观察了米娘子,不论是说话、行事,都很正常。

她也看到霍东篱一直在观察着镇上的人。

他身为太虚山帝尊的亲传弟子,修为高深,如果这些女人有什么问题,也不可能看不出来。

李姿意琢磨着这些,迷迷糊糊地想着,如果时间快到还是搞不清楚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管霍东篱怎么打算,自己都不能再在这里呆下去了。边想着边不由自主地沉入梦乡。

却梦到自己和孔不知不知道被什么人追杀。

两个人跑啊跑啊,眼看就要被追上了,后面的人凶神恶煞持剑当胸刺来,她明明修为满身才对,却不知道为什么无力反抗,只泣问:“为什么不信我?别人都不信我也没关系,为什么你也不信我?!要来杀我?我没有做错!我不认!”

但最后那一剑却刺在了孔不知身上。她尖叫了一声:“孔不知!”猛地惊醒过来,心脏还在狂跳着,一时分辨不出自己在哪里。孔不知又在哪里。

看到视线中不停下降的灵力储量才想起来,现在是在全是怪事的东水镇。

但侧耳去听,室内安静之极,除了她自己喘息的声音,一点别的声音也再听不到。她心里一沉,猛地爬起来,往床上摸去,摸到了个人才猛地松了口气。

对方是暖的,应是没事。之前听不见大概是因为修士呼吸声浅,她自己又成了普通人,听觉并不灵敏,才会听不见起伏,并没有突然被害。

但这么近,她借着外面露进来的稀薄光线也看清了霍东篱没有睡。

他在黑暗之中睁着眼睛,看着她,眸如幽井

“我说梦话,吵醒了先生?”她不知道对方听到了什么别的梦话没有,只低声圆一回:“不知道怎么,梦到了孔不知死的时候。醒来怕你也死了。”

“我浅眠,你再唱一唱白天唱的那个歌吧。”霍东篱的声音在夜里听,更添些暗哑。

李姿意平了平心绪,才开口唱起来。因怕吵着人,声音又细又轻,在寂静的房间中回荡。

因夜沉,那歌更让人伤感。

许久才停下来。

“这道歌是唱什么的?我听人唱过,但从不知道她唱的是什么。”

李姿意心里一跳,想起来,霍东篱小时候自己确实可能在他面前唱过几回。这是因为当年霍东篱还小,徐无量又是个男人,到底不够仔细,便是真心待人好,也常做些睁眼瞎的事,特别是在照顾孩子上。

以至于每每李姿意过去,都有些看不过去。照顾过他许多次。后来霍东篱再大一些,便很少见了。以至于之前见到霍东篱根本也认不出来。

此时提起,口中只说:“先生是听李姿意唱的吗?孔不知教我的时候,说这是她家乡的歌。唱的是人生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放不下。”

霍东篱的声音从黑暗传来:“孔不知跟你讲过许多李姿意的事吗?”

“有一些吧。”李姿意轻声道:“她活了几百年,总归是有些故事。但那些故事来来去去都是徐无量的名字,听来听去听得多了,也难免叫人觉得厌烦。”

霍东篱听着,只保持着侧身躺着的姿势一动也没动,问:“我看米娘子说简单不简单,容不容易的时候,你也很有些感慨。你区区活了十几年,便也懂得这些吗?”

李姿意跟他说了半天话,心里觉得别扭,但却说不清是为什么。嘴里只道:“这些事,有些人活几百年也不会懂,有些人只活十几年就明白。”

说着突然想到什么,猛地坐起来,爬到床上去,俯视着霍东篱。“你有没有觉得,自己有点奇怪?”

“什么?”霍东篱被压住胳膊,但只是皱眉没有别的动作。

“你平常会是这样和人聊天的人吗?”

霍东篱身体一僵。猛地坐起来。

李姿意看着他,兴奋地说:“我知道是怎么回事。”

“是什么孽障?”霍东篱的声音冷厉,半点再没有之前的暗哑。但他分明之前已经查探过,并没有什么异样的灵气波动,也没有妖气、鬼气。

“我不知道是谁或者什么东西引起的,只是可能知道了,对方是怎么做到的。明天还要去求证一番!”

她脑中的脉络已经清晰起来。之前明明看上去毫不相关的疑问,现在也被这条线索结合到了一起,并给出了答案。同时也微微松了口气,只要动作够快,能保得的灵气还是不少的。说不定可以支撑久一点,让她想到别的办法,把失去灵气补回来。

延伸阅读

多利邦加盟  http://www.itwarranties.com/xdrw.shtml
多利邦墙纸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多家少售商和代理商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合作关

航天固德加盟  http://www.itwarranties.com/yzvc.shtml
三江航天固德生物科技在设立之时即拥有十多项乳酸领域中的和科技成果,拥有个乳酸博士后研

奇强洗衣加盟  http://www.itwarranties.com/biiy.shtml
西安奇强洗衣连锁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5月,是南风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

小熊电器加盟  http://www.itwarranties.com/b4nl.shtml
小熊电器加盟_公司简介广东小熊电器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年,总部设在有“小家电王国”

贝星科教加盟  http://www.itwarranties.com/a7kz.shtml
贝星科教是一家以教具选配服务为主导的销售机构,本中心主营的项目有:1、早教益智玩具2

寰域加盟  http://www.itwarranties.com/g2h7.shtml
暂无

力美壁纸加盟  http://www.itwarranties.com/g61d.shtml
力美壁纸设计风格以简约为主导,优雅、知性、精致、浪漫而不缺时尚,尽显精致壁纸所独有的

名潮优品加盟  http://www.itwarranties.com/b2v5.shtml
名潮优品作为中国顶尖的快时尚精品百货,品牌奉行“少即是多”的产品工艺哲学,主张通过集

跃罗威加盟  http://www.itwarranties.com/g1ph.shtml
跃罗威平衡车经销批发的Segway、思维车、促销礼品、锂电自行车、独轮车、跑步机、沙

搜吧加盟  http://www.itwarranties.com/gcd4.shtml
重庆掌宝科技有限公司全力打造的移动传媒产品,主要由搜巴移动传媒、搜巴商城两部分组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听说师弟崩坏了[重生]在线阅读第4节

    随着俊秀青年对着古镜念念有词,漫天的金光开始越发的灿烂,眼前的高山上,树木逐渐向两旁缓缓移动,露出了一条长长的阶梯,青年大手一挥,古镜便落回他的手中,“测试开始!”方天来不及反应,周围的人群一窝蜂的开始攀爬起来,他目瞪狗呆。玩你妹呢,这不出现楼梯了么,你们丫还爬什么悬崖峭壁,又特么不是比极限运动!他

  • 一念甜糖在线阅读遇鬼

    我受过一次非常严重的伤,小命都差点丢了,我记得我恢复意识的时候,只有爷爷坐在我的病床边,他那黝黑的脸上满是慈祥。我记忆中爷爷的片段不多,他老人家住在偏远岛屿上的一个小村子里,村子进出交通不便,每个月才会有一艘破旧的小艇运送人员和物资,每户村民都有自己的小渔船,渔船都是老旧的手桨船,而海岛距离陆地竟然

  • 被校草的信息素绑定了在线阅读第1章

    第一次看见他是在小区的楼下,他穿一件白衬衣,那张精致的脸让我误以为我是在看漫画。他保持一个姿势的站在一辆豪华轿车旁边,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一个摇摆的秋千,眼神落寞,似乎这是一个与他毫不相干的世界。“小北!来,帮妈妈拿着这个。”一中年女士从轿车上拿下个小纸箱子,“小北,听话,乖啊。”又下来身穿蓝黑色西装

  • 都市之异样世界在线阅读第一节

    “洛紫嫣,我视你为挚爱,你为何要杀我?”秦浩天大吼一声,双眼血丝密布,向前猛然一扑,压得身下的床榻剧烈震动,接着他便猛然坐直了身子。此刻他额头细汗密布,脸色苍白,嘴唇微颤,衣襟已经被那细密的汗珠打湿,整个人好似虚脱了一般。“呼~”惊醒之后,才发现自己刚才做了一个很长的噩梦,秦浩天长长吐出出了一口气,

  • 女神她苏破三界在线阅读操办婚事

    她还没说完,赵靖川放下餐具冷然看了她一眼,宁菲菲不敢再继续说下去。男人的声音冷冽深沉,“纪如栩的事,今后不要在我面前提起,我不想听。”他这么一说,宁菲菲才终于松了一口气,两人吃完了饭,赵靖川送她回去。到了公寓楼下,宁菲菲委婉的提出请他上去坐坐,但是赵靖川依然拒绝了。她知道他最近根本没有回过赵家,但是

  • 回去上课(末世)之再漂亮的女孩子也不能让我动心(8)

    “是风和夕雪。”一旁有人说道。被称为风的少年用长枪的尾端,拨开挡在自己前面的人群,“让一边去,别挡着我了,你们根本打不过里面那人的,让我来。”夕雪则是紧跟在风的身后,有着惊艳的容颜和雪白的长发,在哪都是人群的焦点。其余人虽然讨厌风的态度,却也乖乖让出一条路。他们也知道,如果刚才没有那一道冰墙,自己等

  • 从一拳超人世界到地球霸主第9章在线阅读

    千手家的人向来海拔可观。尤其是伊泽杉这大半年一直专注身体素质的基础训练,堪称人高马大,完全不像十二岁的孩子,真菰会认错也理所当然。此刻发现伊泽杉才十二岁,少女顿时很懊恼。真菰认真地说:“下次战斗我会努力的!”伊泽杉:“…………”虽然被可爱的小姐姐当成弟弟对待了,不过伊泽杉也没郁闷太久,因为通过交谈,

  • 校园女特工第四章

    秦响觉察出了温瑜情绪的不对。“怎么了?心情不好?”“没事。”温瑜低声道,想着江寒的事情也没什么必要瞒他,“刚才那个,是我前男友。”秦响和温瑜是多年同学,也是一直并肩作战的伙伴,看她状态并不大好,便很顺理成章的从她手中取过车钥匙:“去哪儿?我送你回去。”温瑜今天不必去公司,这时间景琛大抵也不在家中,她

  • [家教]泽田纲吉在线阅读第八节

    第二天早上。夏明直接被自己帅醒。镜子里的他,拥有瓜子般的脸庞,鼻梁高挺,眼睛大而有神,不厚不薄的嘴唇,微微一翘,还会露出一个勾人的小酒窝。还有他的身材,此时挺拔异常,不肥不瘦的,虽然并不强壮,但跟俊脸搭配起来,却恰到好处。如果说,昨天的夏明颜值只在及格线徘徊的话,那么现在他的颜值,起码有90分!用一

  • 万界美食系统之兄弟姐妹(5)

    面对“P城小王八”的请求,苏靳迟疑了几秒。也是这几秒的犹豫不决,“小王八”的申请提示很快消失在了苏靳的视线范围里。只是,又过一会。苏靳看到小霸王又发来了入队申请,还一连发了两三个。苏靳对于对方突然请求入队的举动只觉得有点莫名其妙的,想着他们的交集也只是有过口头的便宜亲情关系吧?并不是很熟。冷酷·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