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别偷偷摸我龙角!在线阅读第三章

作者:一点钦墨 来源:晋江文学城

破开的红封里露出一角银票,陆霁斐抽出,细捻,又拿到灯下察观。

竟真的只是一张普通的银票?

“藏在那处做甚?”男人将银票收拢进宽袖,侧眸盯住苏芩,目光灼灼,眸色凌厉。

苏芩垂眸,环住身子,说话时声音掐细,带着一股子难掩的气急。“你们抄家,我藏些东西傍身。”

屋内阴冷,女子抖得浑身发颤,如玉肌肤触手微凉,带着香气。

陆霁斐简直是要被她气笑了。当真以为能藏的住吗?

他负手于后,抬步向前,脚下粉底皂靴踩住一颗珍珠耳珰,顿了顿步子,见那贴在雕花格子门上的女子双眸发红,水雾涟涟,似下一刻便会嚎啕大哭起来。

总是如此。小时,只要不如意,便一定扯着他的衣襟,嚎啕大哭,惹得众人谴责于他,心满意足之后,才变着法的来讨好他。

如今大了,倒是长进不少,只这性子,依旧娇气的紧。现为罪眷,仍趾高气扬,若不是碰着他,早就被人扒光了。

“陆大人,守门军来传,郴王带了圣旨,传人接去。”冯志的声音从屋外传来,与苏芩贴的极近。

苏芩一个机灵,扭身便往后退,跟陆霁斐撞了个正着。

随手拎起一件大红与绉面白狐狸里鹤氅替苏芩裹在身上,陆霁斐也不急着去接旨,只道:“穿上。”

苏芩退开,哆哆嗦嗦的收拢衣襟,系上宫绦。

怀中香软一空,陆霁斐斜睨一眼。脱的时候磨磨蹭蹭,穿的时候倒是利索。

“吱呀”一声,雕花格子门被打开,陆霁斐跨步而去。

苏芩穿戴好衣物,迎面打进一阵冷风,不敢出去,只觑着门框往外瞧。

郴王是谁?他们大明皇帝,只有三子,尚未择立太子,故皆是皇子,也未封王,哪里冒出个郴王?

垂花门处,行来一人,捧着圣旨,步履匆匆。

那是一个身材颀长的青年男子,穿紫绫深衣,外罩天青色大氅,头束玉冠,面容俊朗。细腻的红纱笼灯悬在穿廊两侧,有溯风而至,男子衣袂飘飘,径直走至陆霁斐等人面前。

“有旨意,兵部侍郎冯志听宣。”男人立在院内,开口。嘴里说的是冯志,看的却是陆霁斐,说话时咬着牙,眸中隐显怒色。

冯志上前叩拜,心里深觉晦气。

“着兵部侍郎惟提苏博、苏攒质审,余交内阁次辅夏达遵旨查办。”

冯志领旨,起身看向陆霁斐。陆霁斐偏头与郴王对视,拱手作揖,姿态翩然。

“陆首辅,本王真是小瞧你了。”郴王冷笑。只用了两年,从次辅变成首辅,就是当年的苏龚,都没有这番能耐。

陆霁斐一派风轻云淡,弹了弹衣角,“不敢。”

见人如此模样,郴王怒气更盛,却莫可奈何。

苏府,是父皇要抄的,苏龚,是父皇要除的,他们,只不过是父皇手里的棋子罢了。

他是,陆霁斐也是。

……

屋内,苏芩双眸怔怔,只觉脑内混沌。

一夜之间,苏府被抄,祖父境况不明,陆霁斐升任首辅,夏达变成次辅,二皇子被封郴王,父亲与二叔被提质审。苏府一朝,摧枯拉巧,势不自救。

院内,人来人往,人走人留。

雕花格子门被打开,郴王疾步而进,神色仓皇。垂眸看到跌坐在地的苏芩,虽衣衫凌乱,面色苍白,但尚无虞。

“表妹。”郴王俯身,将苏芩从地上搀扶起来。触手时,只觉掌中娇人抖的厉害,心内愈发怜惜。

“表哥,祖父呢?”苏芩有太多的问题,但最令人她担心的,还是祖父的情况。

对上苏芩那双水雾明眸,郴王面色一变,敛下双眸,面带心虚的含糊道:“无碍,只是被扣在了宫里。”

“那,那其他人呢?”

“等惟仲来了,过会子就都能放出来了。”郴王温声安慰道。

惟仲是夏达的字。作为苏龚一手教养出来的门生,夏达不负重托,德行、才情,相貌、举止都比常人出众。两年前虽惜败陆霁斐,但如今升任次辅,入主内阁,在朝廷之上也已培植出自己的势力。

苏芩垂着眉眼,缓慢后退一步,将自己的胳膊从郴王手中抽出。

郴王一愣,急道:“可是弄疼表妹了?怪我太心急了。”

“无碍的。”苏芩揉了揉胳膊,垂首时露出一截纤细脖颈,贴着半湿青丝,白玉小耳上耳珰已褪,留下一个小巧耳洞。郴王怔怔盯着,直至外头传来声响,这从如梦初醒般的轻咳一声。

表妹真是,愈发好看了。

“王爷。”穿廊处,急急行来一人。穿着官服,戴襆头,身形修长,一表人物。

“惟仲哥哥。”苏芩唤了一声。

“芩妹妹。”夏达拱手,面色苍白,鬓角处沁出汗渍,显然也是急赶过来的。

“惟仲哥哥怎么戴着襆头?”襆头是在朝廷重大集会、奏事、谢恩时才会戴的。

“这……今日陛下颁旨,陆霁斐晋升首辅,我也被提拔为次辅,文渊阁天翻地覆,闹到现今,”顿了顿,夏达又道:“方才陆霁斐也是穿着陛下亲赐的飞鱼服从苏府大门去的。”

大明宫东部,那片不起眼的房子,被唤作文渊阁,内设内阁。首辅、次辅皆换,可不是天翻地覆嘛。

怪不得那人昨日一身便服,今日就穿上了飞鱼服。还巴巴的急赶过来,一定要亲自来落井下石才罢休。真是小肚鸡肠至极。

“惟仲哥哥方才碰到人了?”

“嗯。”夏达点头,“攀谈了几句。”同朝为官,夏达明显比陆霁斐性格温和宽厚,人缘也更好些。只可惜,过于论平,不事操切,缺了那么几分气魄和心狠手辣。

这就是陆霁斐与夏达的不同之处。陆霁斐此人,比夏达看着更像个翩翩君子,称得上是“积石如玉,列松如翠,郎艳独绝,世无其二”。

但朝堂之事,瞬息万变。夏达这样的官家子弟,比陆霁斐这样市井出生的人,少了三分卑鄙,缺了七分城府。仅如此,就注定了他要屈居人下。

“惟仲哥哥,苏府,为什么会被抄家?”苏芩坐在实木圆凳上,微偏着窈窕身段,露出娇美侧脸。桌上是陆霁斐留在的那盏红纱笼灯,亮着灯芯,忽明忽暗的裹挟着冷风,衬出一个灯下美人。

夏达虽知现今不合时宜,但却还是忍不住暗咽了咽口水。

陆霁斐走后,夏达得父亲举荐,才被苏龚收为门生,那时的苏芩已是豆蔻少女,幼时的娇纵任性仿佛在一夜之间被收敛。瞧见他时,会甜甜的唤他“惟仲哥哥”。而这时,夏达总是想,若能得此佳人,便是天上的月亮,他也会去替她摘下来。

夏达之父夏礼,乡试出生,授彰德推官,从兵部主事一路升任户部尚书。那时,正值徐玠举朝围攻苏龚,他独不为所动,站定苏龚。后苏龚入主内阁为首辅,起用其为刑部尚书,现改任左都御史。两人私交甚笃。

夏礼曾有意撮合苏芩与夏达,只可惜陈皇后从中阻挠,一直未能成事。

“这事,如今还未昭告天下,”夏达看一眼郴王,见郴王颔首,这才道:“皇帝驾崩了,遗诏已出,三皇子登基为帝,托孤于陆霁斐。”

苏芩怔愣在当场,如醍醐灌顶。

怪不得,怪不得要拿她苏府开刀。先帝这是在死前,要替三皇子将路铲平啊!

苏家权势过大,一手遮天,与其收服不如击垮,这招釜底抽薪来的猝不及防,直接就将苏府一锅端了。苏府一垮,苏派受挫,二皇子郴王也是元气大伤,怪不得会急求了圣旨过来。

“可是,皇帝驾崩,表哥的圣旨是哪里来的?”苏芩突然道。

郴王面露尴尬,他掩袖于后,偏头,不敢与苏芩对视,片刻后才蠕动嘴唇道:“圣旨是于冯志那道后求的,只父皇当时不幸驾崩,我取了圣旨,却走不开……”

还有一事,郴王未言。当时陆霁斐特与他讨要这圣旨,可郴王哪里会给,陆霁斐这才随了冯志一道来查抄苏府。

所以圣旨早就有了,只是表哥来迟了,这才导致她苏府内眷遭受如此屈辱?

苏芩知道,这事不能怪郴王,毕竟皇帝驾崩,表哥极有可能登基为帝,这时候是走不得的。可怎么陆霁斐就跟着冯志来了呢?而且方才听表哥宣读圣旨,苏府被抄家,那人更像是中途插手。

怪不得冯志背对人时,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这是被陆霁斐抢了差事啊。

如此看来,这陆霁斐对自己还真是恨的入骨呀,连等皇帝驾崩都等不得,一定要来帮着冯志来抄家。

想完。苏芩抬眸,看向面前的夏达和郴王。两人一左一右立在自己身前,背影挺拔,面容半隐于暗色中。明明是两张熟悉至极的面孔,如今一看,不知为何,陌生如鬼魅。

苏芩心下一紧,暗暗攥住一双纤细素手,用力到指骨泛白。

郴王转身,与夏达使了眼色。夏达犹豫片刻,转身出去,关紧雕花格子门。

“表妹。”郴王上前,面色愈发柔和。

他伸手,欲握苏芩柔荑,却被苏芩躲了开去。

“表哥,你有事吗?”

郴王的指尖掠过那细薄衣料,带着余香。他恋恋不舍的收手,正色道:“表妹,苏老大人进宫前,可给表妹留了什么东西?抑或是,给其他人留了什么东西?”

其实刚才夏达与郴王是一道来的。郴王命夏达守在苏府大门口,堵截陆霁斐与冯志,看两人是否趁着他们不在时,从苏府内搜得了东西。只可惜,夏达套话的能力实在堪忧,不仅被陆霁斐几句堵了回去,还反被嘲讽了几句。

苏芩下意识想起自己藏在贴身小衣内的那封信。

“有……”

“是什么?”郴王激动道。

苏芩摇头,抬眸看向面前的郴王,一双眼乌黑清澈,波光潋滟,在灯色下,秋波斜睨,眉梢眼角皆带风情。

“是祖父给的红封,可是方才被陆霁斐搜走了,有整整一千两呢。”苏芩噘嘴,声音软糯,透着委屈。

苏芩每月的分例是十两。这还是苏龚偏爱,额外让秦氏多拨了五两。其余姑娘、哥儿皆是五两。

郴王有一瞬面色微僵,然后笑道:“如今多事之秋,我今日出来的匆忙,未带银两,不便给表妹接济。待来日有空,再给表妹。”

话罢,郴王盯住苏芩,目光从她那张如花般娇艳的面容缓慢下移。青黛娥眉,鼻腻鹅脂,红菱小嘴,不点而朱。视线滑过娇媚身段,眸渐深。鹤氅下,外露一截凝脂脖颈,如玉莹润。在纤细楚腰处凝滞片刻,最后囫囵吞枣般的上下略扫一圈。

郴王现今十八,早已开蒙,房里有两个丫鬟,论姿色身段皆是上乘,但与苏芩一比,真是能被踩到泥地里。

“表妹……”

“表哥,我有些累了,想休息。”

苏芩不懂郴王眼中含义,只下意识觉得危险。

“好。”郴王艰涩开口,收回视线,转身推开雕花格子门,露出站在廊下的夏达。

夏达见门开了,瞬时转身,目光担忧的看向苏芩。

苏芩盈盈坐在实木圆凳上,一身风华,艳如牡丹,娇若初杏。

掌中娇女,一朝败落,偏生绝艳风姿。不知要引来多少暗中匿藏的居心叵测之人。

延伸阅读

皮儿狗的妖孽人生在线阅读第10节  http://www.cltzi.cn/yuhz.shtml
阿兰将人带到房前就退下了,沈不入抬头看了看星月两个字,是淡雅的充满着书香气息的感觉,

假天真于是误会就这么产生了  http://www.cltzi.cn/uwb6.shtml
清晨刮起了风,卧室窗户的玻璃被风吹得嗡嗡响。随着秋天的到来,气温渐渐的下降,尤其是昨

佛系反派,坐等超生在线阅读第7节  http://www.cltzi.cn/6mob.shtml
第七章买血傍晚,坤从衣柜里爬出来,拉开冰箱门,看着空空的血袋,心想,“要想明天早上还

陨龙之世第8章在线阅读  http://www.cltzi.cn/dgpj.shtml
花容抱着一厚摞的经卷从普生阁出来,眯眼看着头上刺眼的阳光,重重地吸了口气然后又吐了出

异世玄天录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cltzi.cn/s5ui.shtml
这简短的介绍,无疑让艾斯等人惊呆了。“不理解没关系,我可以展现给你们。”秦逸微笑道。

大空界第10章在线阅读  http://www.cltzi.cn/b7bi.shtml
“用柴火烧!”一股苍老声无从捕捉响起。琳琅云图忽然一个激灵,回眸看着洞内四周。“谁…

我为表叔画新妆在线阅读不装了,我摊牌了  http://www.cltzi.cn/nrjg.shtml
“哎,果然天下第一,我骨头都有点要散架了。”偌大繁华的宫殿金光闪闪,那些比明星还要漂

神豪神级选择在线阅读第六节  http://www.cltzi.cn/xz68.shtml
但见那两兄弟互相对视,战意勃发。哪吒脚下踩一双风火轮,手中持一柄火尖枪,身披混天绫,

网游之弓神无敌第1章在线阅读  http://www.cltzi.cn/x85d.shtml
玄天兵解九霄外,苍云断崖之上,少年一袭白衣矗立在风中紧闭着双眸。他的手中紧握着刚刚从

我有无数门生在线阅读第6节  http://www.cltzi.cn/gs9i.shtml
等姜庭宇再打开门,喻安早已经换好了衣服:啧,这小孩儿还真是会给我惊喜啊。姜庭宇动了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海贼:神级人柱力之终开天窍 祝各位新年快乐,故事比较慢,还请见谅(4)

    “二师兄我就送你到清幽居了。接下来你自己走到祠堂去。记住,今天是你人生中最重要的日子,等下要好好听师父的话,不要反抗。”在吴为从上次在正殿睡着以后,过了六天。师父风灵子告诉吴为,三天之后,也就是第九天,准备在祠堂对他进行开天窍。这也是吴为才知道这道程序的确切名字。虽然还是在那个充满诡异的祠堂,但在短

  • 双剑西来[综武侠]第2章在线阅读

    她可以什么都失去,但是不能失去这个十月怀胎的女儿。浩与耗尽了耐心,一把将肖楠拎起来揪到梳妆镜前面,里面的女人衣衫褴褛,狼狈不堪,哭的花掉的妆看起来可笑至极,加上此刻无力的哀嚎,使整个人看起来如同一个疯子。“肖楠,看清你自己的身份,我童浩与想要和你离婚,你别无选择,何况你还给我戴了这么一大顶的绿帽子!

  • [绝世唐门+剑三]名动四方之第八章

    第二次了,打开鞋柜之后,里面飘出一张纸条。这回总该是战帖了吧。抱着这种想法的我一把抓住了在空中慢悠悠飘着的纸条。“……稻垣同学,我做了纸杯蛋糕,请您务必品尝一下。如果吃完能告诉我感想的话,我会很高兴的。”手冢国光看了一眼,“这次字没有写错。”我撇撇嘴,“就算她的字丑得再怎么有标志性,好歹署个名啊。”

  • 跑男3之神级组合在线阅读第二章

    “不好用啊……”华锦低头又把扇子摇了摇,像是要把扇子看出个花儿来。他一身清淡蓝衣,偏那每日不离手的扇子要挑极正的红色,至于那嵌进扇骨的羽毛,据说是羽笙的凤凰娘跟华锦的天帝爹定下这桩娃娃亲时送给小华锦的凤凰毛,而且不是别人的凤凰毛,正是当时更加年幼的羽笙的凤凰胎毛。羽笙嘴角一抽,那人看着自己的折扇不停

  • 重建废土世界第7章在线阅读

    秦珩一个侧扑躲过弗莱迪自背后划来的指刀,皱眉扫过周围断壁残垣,“该死的!”周围同伴不知何时都消失不见,明明才说定要离开小别墅,开门一瞬间被刺眼的阳光晃了一下眼,瞬间又回到才脱离的潼关战场。难道刚才被张杰喊醒也是梦?他长/枪/刺向再次自背后偷袭的弗莱迪,却被牢牢地抓住枪尖,他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心道,外

  • 崩坏纪元三恶鬼缠身!

    “那么,这就是我现在能够使用的帝具了嘛。”卡尔来到了那件唯一闪烁着耀眼光芒的帝具面前,看着眼前这把通体银白色的单手剑,嘴角带着一抹笑意,低声自语道。随后,便伸出了手,握住了剑柄。“吼!”一声恐怖的吼叫声从剑身上传出。只见护手处(即剑柄与剑刃相连处)那枚如鲜血般殷红的宝珠中,幻化出了一头凶猛的龙型巨兽

  • 修仙界创业第五章在线阅读

    005目前定下的三个大方向,有空间魔法阵,魔能本质和非魔能动力替代。因为跨类别和笼统的范围过大。所以自己想要的基础要求更高。加上就一年时间,所以罗布就深入了魔法阵的基础,空间专项也刚触着,其他两项也都是泛泛而学了点大概。但应付考试是没问题了。毕业考和第一学校的校招顺利通过后有三个月左右的自由活动时间

  • 大唐:疯狂的匠神考试成绩

    我一拿到试卷,习惯性先看作文题目,感觉很熟悉,《难忘的一件事》,我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开始做题,不知道为啥,今天下笔如有神助,感觉知识点都在脑袋里,古诗词上下句对接的毫无压力,阅读理解分析的井井有条,连平时最为害怕的修改病句都没有难点,就这样顺风顺水地进入到压轴的作文题,我思考了大概五分钟左右,立

  • 海贼之不灭赛亚人系统在线阅读第2章

    白川薄荷踏出了一小步,当然,第二步也会随之而来,就如此刻。“那个,黑尾君有什么事吗?”表情,表情OK,早上吃饭嘴也擦干净了,头发没有乱……黑尾铁朗坐在白川薄荷前方的位置上,单手撑住脑袋,眼白过多的死鱼眼让其很正常的眼神也显得犀利,加上特殊造型的头发,整个人都透着不良风。平日里看起来就高大的男生此刻就

  • EXO的腹黑经纪人在线阅读第九章

    石碑背后,是一片断壁残垣,唯有那偶尔闪过的精光,记载着这里曾经的辉煌。“这是火星的天宫遗址吗?这个**的剧情居然如此波澜曲折,看来开发的公司脑洞很大吗!”“脑洞大那是必须的,九龙拉棺这种东西居然都发生在新手村,你觉得后面的会普通?”“天宫遗址!难道会有珍宝?”......话音一落,一群玩家朝着天宫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