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带球跑后我成了豪门千金在线阅读第1章

作者:草莓甜饼 来源:晋江文学城

程翠芬站在浮城第一医院脚下。烈日将她本就黑里透红的肤色晒得如打了蜡的蛇果。她左手提溜着不知装着什么的红色布袋,看上去挺沉,右手不住的扇着风,嘴里喃喃的念叨着,“是这儿吧?”,抬脚迈进了住院部。

15楼神经外科。“叮”一声,电梯门开了。一股福尔马林混合着铁锈味扑面而来。程翠芬有些不适应的捂了捂鼻子。在她路过一间间病房往护士站走的路上,各种奇奇怪怪的味道大杂汇般的聚合在了这小小的一层楼内,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去的是公共厕所旁的大排档。连时不时传来的嘶喊声也像极大排档里喝得不分东西南北的醉鬼们发出的。

“护士小姐,这儿有没有一个叫……”一股浓烈的屎臭味让程翠芬显些作呕,到嘴边的话也似乎被那味儿给堵了回去。

“妈,我来吧。”一个清亮的女声响起。

“你忙你的,别叫人说闲话。”

“细妹?”程翠芬认出了屎臭味源头的妇女,原来是那妇女手里的床单正裹着不知哪个病人失禁后的污物。

贾细珠竟然老成了这个样子,50多岁的年纪,已几乎是满头白发。程翠芬不禁有些鼻酸。

贾细珠:“程大姐。”几分惊讶几分尴尬。“你等等我。”赶紧跑到污物间处理手上的东西。

程翠芬看向站在一旁的少女,“你是昕怡吧。”

那女孩看上去20出头,穿着一身护士服,简单的将头发全部裹在脑后,护士帽下只露出干净清爽不加修饰的一张脸庞。女孩似总带着笑,让人看一眼就如沐春风,整个人生动的诠释着代表她职业最高褒奖的四个字——白衣天使。

戴昕怡有些陌生的看着程翠芬。

程翠芬:“出落得这么水灵了,这穿上一身护士服,真就成了白衣天使了。”

贾细珠赶回来,“昕怡,这是程姨,还记得吗?”

“程姨好。”虽然还是不记得。

呼叫器响起,有病人要换药了,戴昕怡赶忙应了一声,“那我先去忙了。”

二人开始攀谈了起来。

“你这儿得一天24小时守着吧?”

“没有,我和我们公司一个同事约好了,互相能换个班。”

“那就好。还有昕怡在这儿,跟你也是个照应。山河现在怎么样了?”

“还是老样子……”

程翠芬有些唏嘘,年轻的时候总听老一辈人说女人就是个菜籽命,撒到哪个田里,是旱是涝,是枯是荣全由不得自己。但她也打从心底里佩服贾细珠,即便是个菜籽命,贾细珠也是生命力最顽强的那一颗。如果那样儿的事落在自己身上,自己不知道都崩溃多少回了。

程翠芬:“怎么选了这么个科室,这里的病人多难伺候啊!”边说边忘向病房内那些植物人和乱踢被子乱嚷嚷的病人。“我看连他们家属都不想管了吧!”

贾细珠:“所以给的护工费高啊,正好也可以看着山河。”

程翠芬从那布袋里掏出一个红包往贾细珠手里塞。

贾细珠推拒着:“程大姐,你这是干什么呀!”

程翠芬:“当年山河出事,咱们那会儿也都穷帮不上忙,现在条件好了,你就让大姐尽点心意吧!”

贾细珠说什么也不肯收,直嚷着钱也快还清了,现在孩子们也都工作了没啥压力了云云。

程翠芬有些无奈:“你家老大娶媳妇了吗?”

贾细珠被问的一愣,有些不明所以的摇摇头。

程翠芬又问,“昕怡出嫁了吗?”

贾细珠又摇摇头。

程翠芬:“这些不都要钱吗?”边说边继续往贾细珠手里塞。“不是我跟你显摆,我们家倩倩嫁的那姑爷……”说着又有些不好意思,“反正条件真不差,你看,我这还给她来置了12万的嫁妆呢,”说着抖了抖手里沉沉的布袋,“人家条件好,咱也不差,不能让人看不起是吧!你说昕怡和倩倩同年的吧,你就不想着快点给她寻个好人家……”

贾细珠终于收下了红包。“倩倩什么时候结婚啊?我这儿可能走不开,我让我们家老大一定去。”

“我才不告诉你呢!省得你又随份子给我把钱送回来了,我还不了解你啊!”

贾细珠既感激又无奈,只好岔开话题,“你这给倩倩买的什么?”

程翠芬从布袋里掏出个快有半米高的玉佛雕,也亏她提着这么重个东西跑到医院来。

贾细珠似乎很识货,看到那个玉佛雕就皱了皱眉头,“程大姐,你刚刚说,这个是12万买的?”

“是啊,那小伙子人真不错,给了我个最低价。”

“可是这个……”

“怎么?你有话直说?”

“这东西值不到这个价,你是不是被人骗了?”

“不会吧?”

“你看啊,这里面有些裂隙,不够纯净。这样的货色,应该只能卖到8000左右。”

“可那小伙子说这叫什么瑕不掩瑜,说纯天然的玉都有一点儿,你看啊,”程翠芬掏出一个证书,“他说这是A货,还有证书呢!”

“程大姐,我家老大是做玉石生意的,多少我也懂一点,所谓的A货只是说玉石没有人工添加其他成份,但并不是所有的A货都是高档货,低档的A货还不如高档的B货呢。瑕不掩瑜是一种说法,但真正高档的A货应该没有瑕疵,所以有瑕疵的通常会用来做玉雕来掩盖这种瑕疵,没有瑕疵的就会做*玉,那才真值钱。”

程翠芬有些愣住了。

“这样吧,一会儿您去我家吃晚饭,我让我家老大给您看看。”

“行,那小子要敢骗我,我饶不了他。”

程翠芬本来打算看看贾细珠就回去的,她家离这医院还有2个多小时的车程,为了女儿的嫁妆愣是只好等贾细珠下班。她原本是不太相信贾细珠的话,毕竟这些年来贾细珠过得这么苦,怎么可能懂得怎么鉴别玉石这样高档的东西,不过既然她儿子是干这一行的,程翠芬也怕自己真的被骗,想着先听听她儿子的话,再看看怎么处置吧。于是等到贾细珠和戴昕怡下班,跟着母女两回到了她们的家。

那是一栋80年代建成的老楼,位于浮城繁华的市区中央,在周边林立的新式楼房的映衬下,仿佛是从9又4分之3站台里掉落的异空间,孤岛一般的杵在那儿,既倔强又寒酸。

她们家位于这栋楼的7楼,还没有电梯,那母女俩大概多年来早就习惯了,辛苦程翠芬的老腿。好不容易爬上了楼,程翠芬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儿,正好吸进了对着楼道喷出的油烟。这栋老式房屋的设计确实有点匪夷所思,厨房的通风口竞是对着走廊过道,不过一般人家即便搬进来是这样,也早就自己重新装修过了,不知道谁家……程翠芬想着,应该这就是贾细珠家了,毕竟这一梯三户唯一没改的这家最有可能就是没有这样经济条件的贾细珠了。

“哟,你家老大在做饭啊?”程翠芬边喘边说。心想着贾细珠虽然命苦,还好子女们都孝顺,直到大门打开,看到那个端着菜盘出来的年青人。

戴铭璋算是知道什么叫犯太岁了,其实这些东西他本来也不是很懂,要不是好哥们儿叶源非拖着他去仰光的那个啥庙算了一挂,他还不知道,原来不是本命年也会犯太岁。他想,真应该买条红内裤。红内裤?他突然想起来,好像叶翠翠送过他一打,他没要。好兄弟的妹妹送他一打红内裤,这算怎么回事儿?

程翠芬一定想不到,这个骗了她12万的年轻人竟然就是贾细珠的大儿子,她更加想不到,这个年轻人看到她的一瞬间脑子里想的是真该收了那打红内裤。当然,两人的神情看在贾细珠和戴昕怡眼里,自然是什么都明白了。

贾细珠和戴昕怡坐在饭桌旁,屋内的时钟指向8点。戴昕怡偷偷看着贾细珠的神色,又看看满桌子已经凉了却还没动筷子的饭菜,肚子不争气的叫了一声。

“饿了就吃吧,不用等他。”贾细珠拿起筷子,却根本没有胃口。

“还是等哥回来一起吃吧。”

门开了,戴铭璋回来了。

“妈,钱都还给程姨了。”

“跪下。”

“妈,我都多大了。”

“跪下!”

戴铭璋只得照做。

戴昕怡:“妈,算了,哥不是已经把钱还给程姨了吗?”

贾细珠看了戴昕怡一眼,戴昕怡便不敢吱声。

贾细珠:“我跟你说过多少次,做人要讲良心,你什么时候开始,开始做起这种……行骗的勾当。”

“怎么能叫行骗呢!”

贾细珠指着玉佛雕:“你这东西最多值几千块,你卖人家十二万,不叫行骗叫什么!”

“黄金有价玉无价,玉器这玩意儿本来就没有很绝对的标准,如果不是妈您拆穿,程姨还觉着自己占了便宜,不知道多高兴呢!”

戴昕怡:“哥,你少说两句。”

贾细珠:“你还有理了?你这一套跟谁学的?”

戴铭璋:“价值这东西本来就很主观的嘛,我又没认出她是程姨,要知道我就不会卖给她了,省得你在她面前丢人。”

贾细珠:“你觉得我是因为在程姨面前丢人才骂你的吗?”

戴铭璋没说话。

贾细珠语重心长的说:“铭璋,你记不记得你爸爸从前说的:做人要行得正坐得端,男子汉必须顶天立地。你不要觉得这些事情无所谓,人在做,天在看,你就不怕你做的这些事将来会有报应。”

“报应?那爸爸搞成今天这个样子,是他做好事报应咯?”

贾细珠一掌拍在饭桌上:“你说什么!”

戴昕怡吓了一跳。

戴铭璋:“难道不是吗?行得正坐得端,就是爸爸这样的下场。你再看咱们浮城大富大贵的有几个是行得正坐得端的,人家不一样顶天立地说一不二。”

“所以你也要像他们一样伤天害理、胡作非为。”

“我从来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我只是希望能多赚一点钱让咱们一家人过得好一点,我不想你在医院给人家做护工,我不想弟弟读大学那么辛苦还要在外面给人家洗碗端盘子,我想我们一家人能体面一点有什么不对。是,我是骗人家钱了,可他们有钱才能给我骗啊,他们不知道被骗了又能受到什么伤害。”

贾细珠竟无言以对。

“我保证,以后先弄清楚对方是不是我们认识的人,如果是,我就不骗了可以吧!”

贾细珠冷笑一声:“是你认识的人就不骗,别人就无所谓了,别人就不是人了吗?”

“这个世界资源有限,别人我们管不了那么多。”

贾细珠拉起戴铭璋,将他往门外推,“你给我滚出去,我没你这样的儿子!”

戴铭璋:“妈,你干嘛!”

戴昕怡赶忙拦住贾细珠:“妈,你别这样,大哥这么做也是为了咱们这个家。”

贾细珠:“为了咱们这个家?为了咱们这个家就可以行骗?那将来为了咱们这个家也可以杀人放火啦,反正只要不是你认识的人就都不是人,人家怎么样跟你也没关系。你迟早变得跟你爸一样!”

此话一出,三个人都愣住了。

戴铭璋眼中闪过一丝阴霾,转身走了出去。

延伸阅读

天空下的颜第9章在线阅读  http://www.guaizhuo.cn/uubk.shtml
杜九言看着他戴手套的手。“原本以为你的手是残废,可发现这只手不但不废,还很灵活。”“

你好,白教授在线阅读第10章  http://www.guaizhuo.cn/600h.shtml
“你他妈装什么鸡毛?有种下来单挑!”那尖嘴猴腮男趾高气扬地叫嚣道。他初瞥浅烨那飞天之

晓犬不才第二章在线阅读  http://www.guaizhuo.cn/a2hy.shtml
李恩站在百妖之中一下子成了众矢之的,所有的妖怪都看向他,他心中大叫不好,轻信了武三思

第101次重生之复出,还是不准复出  http://www.guaizhuo.cn/n39o.shtml
“我要报仇。”林天云咽下最后一口饭菜,放下碗筷,郑重地宣布道。还剩半碗饭没吃的程依沉

极致玄魂第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guaizhuo.cn/xsus.shtml
“傅亦寒!当初是你主动跟我求婚的,我没逼你!我们结婚这三年来,你把我当空气,晾着我!

道侣好像有哪里不对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guaizhuo.cn/gwpm.shtml
“诶?”俞元熙听到这话首先就是一怔,反应过来之后咯咯直笑,金烔万看她笑得乐不可支的样

遗落之神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guaizhuo.cn/x81v.shtml
第一章奇怪的人又是一个快要迟到的早晨,万想想匆忙的洗了脸拿起包包‘啪’的一声关上门冲

甩了渣攻后我成了他的……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guaizhuo.cn/yf8i.shtml
春来陡峭,冬末刚过的天乍暖还寒。长春宫中,一名身着深色宫裙的宫婢站在梳妆台旁,替着自

皇后又又又重生了在线阅读第2章  http://www.guaizhuo.cn/bh1h.shtml
一场春雨,下的淅淅沥沥,谯冉躲在一个灵巧的树洞里,寻思着要不要在这个里置办一个小窝以

漫威之至上尊者在线阅读第八节  http://www.guaizhuo.cn/6z6b.shtml
在出门前,莫风还是决定先吸收尸核强化到三星再说,昨天变异大毛给他留下的印象实在太过深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末世重生之腹黑妖孽妻之我,灵琼,打钱!(1)(1)

    “他们怎么会订婚呀?”“还不是苏二小姐不要脸,倒贴上去,人家沈总根本就不喜欢她。”“我还听说她很不检点的,在外面有好多男人。”“沈家怎么也同意让她进门呀?”几个女生凑在一起八卦。偌大的宴会厅里,人来人往,舞台上正播放着照片。不得不说,只从照片来看,男的帅气英俊,女的娇俏可人。今天是沈家和苏家联姻的日

  • 【墨白渊浅】续写——时光不染,岁月无痕 (完结文)在线阅读一切始末

    郑秋就这么杵在原地,认真地看着张武。在张武这里,其实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东西,刚才要讨要称号就没好意思说,现在说到村长,那么这也许是个好机会!“师傅,你那一手鉴定术……”郑秋摆出了一副你不给我,我等会就向村长告状的样子。张武听郑秋一说,顿时一愣,哭笑不得,自己这怕是要教会徒弟饿死师傅了!“好吧,既如此,

  • 万界之怪兽制造专家之您好您的外卖到了(1)

    “喂,您好,您的外卖到了,请到门口来拿一下。”江寥一边歪着头夹住电话,一边把电车在路边停好,然后熟练拎拿出车筐里的外卖,锁好电车,一路小跑着奔向大门南侧右数第三个栏杆旁边等着顾客来取外卖。一中有规定,不让学生带电话,定外卖这种操作肯定就暴露学生带电话的事实,所以一般定外卖的学生都会和外卖员约定一个能

  • 进化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三节

    “基础锻炼,个性锻炼的基本方法已经交给你们了。”安德瓦站在道场中央,俯视着两个刚满六岁的孩子。“今天开始实战。”他毫不留情地说道,“用尽全力让对方倒下吧。”轰焦冻看着面前瘦弱的朝雪,露出了犹豫的表情。朝雪却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她嘴角扬起了笑容。“那我就不客气了。”说完,她全力向轰焦冻冲去。焦冻连忙举

  • 灵剑师实录在线阅读第5节

    洞外还是雷雨交加,洞内却是灯光一片,和外面昏暗的环境形成了对比。木纹林走到火堆前,从系统中换了一个桌子,两个椅子,又在系统里买了七八道盘菜,两碗饭,又买了两双筷子,就拿起华为p20打开了灵剑山观看,用一边吃饭,一边夹菜看的是真叫一个美。在浴缸旁边的田伶琴看到这神奇的一幕,用手把胳膊上脏脏长袖拉开,露

  • 人皮尸心在线阅读第2节

    因为昨晚的事,叶意一整天精神都不佳,睡了大半个天后,临近傍晚才懒懒起床。穿上白色衬衫,得体的西装,叶意对着镜子打好领带,最后伸手将发丝拨弄上去,镜子里慵懒的青年已经转变为风度翩翩的贵公子。叶意微微一笑,钥匙圈在指间转了一圈,出门。叶意开车来到叶宅,远远地便见到整个宅子灯火璀璨,他一时有些恍惚,上一次

  • [综英美]某齐塔瑞人的一天之逃?你倒是逃啊!(修新)

    她神情轻松,步履缓慢,绕过了被踢翻在地的吕知明,躲过了被揪住衣领的文书遨,径直走到了嘴角淌着血的,靠着墙大口呼吸的齐墨书面前。齐墨书抹去唇边血迹,正欲冲上去再战它个八百回合,眼前蓦然被一肃色女子拦了住,不由一顿。那女子气质清冷,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她神色淡淡的望着自己,似凝望,似审视,似打量,齐墨书

  • 逍遥沧云录在线阅读第7章

    安德烈皱着眉头,在房间里转来转去,不时用手杖敲着地面,一幅烦躁的模样。南希夫人手里拿着扇子,对着自己轻轻扇着,扇尖上的羽毛,一下又一下刷过她的脸。老布里在她旁边笑呵呵地看着在场的众人。仔细看去,除了艾伯特和费尔南,这个国家所有地位稍高些、对政务插得上话的贵族们几乎都来了。他们聚集在这里,在这个隐秘的

  • 西游之妖神白龙第六章在线阅读

    顾寒渊不再停顿,一把扯开了少年的衣襟。因为醉酒,他动作少了平日里对待那些情人时的温柔,显出几分粗鲁来。步离身上那质地精良的衬衫直接被他一下扯烂了,闪着流光的米色细扣四散着崩到了空气中。不一会儿,装修奢华的套房里散落了满地的衣裳,高低起伏的声音充斥在每一丝空气里。顾寒渊听着少年从最初的压抑、到后来肆无

  • 灵与恶在线阅读第10节

    燕旻原本还有个胞姐,比他大三岁,他在她的照顾下长大,感情要好。可惜这位公主也是个苦命的,三年前出嫁,不到一年便死于难产,燕旻伤心欲绝,大病了一场。于是,惜月隐约觉得,燕旻大概是下意识地将年龄与他胞姐相似的自己当成他的胞姐了,只是他一向孤僻,不懂得与人相处,处处刁难她,其实内心是希望与自己亲近。她试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