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穿越之她住王府隔壁在线阅读第五节

作者:眉间有痣 来源:晋江文学城

手机搁在床头柜上,桑又安迟迟没回沈惟兴那条问候短信,

她在看书,十目一行的进度,小五号的字,她看得像斗大一般地难消化。

终究还是丢开了。

桑又安许久没有这种歉仄感了。工作社交短信,桑又安回复及时但不热络;私下圈子里的消息,她真正看人的,有些鸡同鸭讲的,她真会冷落它,直到自己有个完全充分的理由,问心无愧地哪天冲发消息的人说:哦,那天太忙,后来就把你的消息耽搁了。

沈惟兴都不在以上范畴。他和桑又安同年,但整个人的气度是世故与少年感兼容,上学那会儿他偏沉静些,正如他所说,话都是桑又安在说。

她倒也不是嘴碎,而是话密。沈惟兴说她说的话,要疯狂压缩题干,提取了主谓宾后大概也就七八个字的意思,她能话篓子地扯一篇600字作文来。

要命的是,偏偏她作文从来拿不到高分。

跑题跑得太厉害。有次月考,作文题目是“我们年少”,桑又安写着写着,最后半篇全在写雨,题目更气人,《春日偶成》。

阅卷老师直接0分。但他们那个爱下棋的语文老夫子,没事给他们放苏联译制片《这里的黎明静悄悄》的“顽固”先生大赞特赞桑又安,还叫她当堂朗读了她的作文。

沈惟兴不以为然,他们中午午休的时候。二人面对面地趴着,桑又安问他想说什么?

沈:跑题就是跑题了。

错就是错了。

*

桑又安拿起手机,点开沈惟兴的那条短信,在撰写栏磕磕巴巴地写了又删,删了又写,始终没想好,到底回他个什么。

他问得也很直男,睡了吗?

没睡。估计下一条就是:那在干嘛?

睡了。那还回个鬼!

就在她一鼓作气,再而衰,衰而竭的时候,页面进来一条新消息。桑又安吓了一跳,短信的内容更狙她。

沈惟兴:我很好奇,你打了多少字,一直显示正在输入……

沈惟兴:就是没完(微笑.)

桑又安回他一个(微笑.)

沈惟兴:在干嘛?

她说什么来着。

桑又安:看书。

免得他再露短板,桑又安主动替他规避了一个问题,直接告诉他:看书上谈端午。桐城的孩子,现在还会挂“鸭蛋络子”嘛?【注1】

他们那会儿还会挂的。

沈惟兴:同学,2020年了,谁还挂那玩意啊。

我知道。我跟你找话聊呢,你以为呢!桑又安忍不住开启嘲讽视角。

随即,他发来一个视频分享链接。

附一条文字:看这个视频的发布时间,再注意bgm,是不是你听得那首《南加州从来不下雨》

视频出自某弹幕视频网站。是一个女孩日常vlog的记载方式,BGM确实是那首南加州。

沈惟兴:我真听过。没有骗你。

桑又安还在看那个视频,因为里面有沈惟兴的出境,虽然只是一闪而过的镜头,但形容很清楚。

微信那头的人好像有千里眼还是读心术,他即刻补了一句:这是我妹的视频账号。

桑又安:你妹妹这么大了啊?

她记得,记得沈惟兴和他们前后桌的同学说过,他有个小十岁的胞妹。

沈惟兴:嗯。今年高考了。

桑又安:很漂亮。

沈惟兴亲哥发言:如果疯癫也算的话。

时近夜里十一点。桑又安倒不至于即刻就睡,但诚然地想,这个点和一个男人短信聊天,实属暧昧。尽管一来一去的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寒暄话。

但她本能地劝退自己。

桑又安睡觉卧房里从来不关灯,她自小的习惯。为此,梁齐众特地迁就她,在卧室一边角落装了射灯,那处正好有她的斗橱收纳柜。

这样陈设打灯、卧室余光两不误。

而他过来留宿的时候,也不必忍受桑又安开着床头灯睡觉。

他有次出差,还买了张圆几桌送给她,因为那张桌子很别致。圆台型的桌子,桌底留了个灯源,桌身蒙着一层白纱。

梁齐众的意思,他觉得又又该是喜欢这样一切有光源但又不刺眼的东西。

桑又安不止一次和梁齐众提过,她不喜欢他喊她:又又。

-为什么?

-因为那是我父亲给我起的小名。

梁齐众听后哈哈笑两声,我觉得你在高级内涵我。

桑又安朝他冷哼,倒也不必,我喜欢你和厌恶你一样多,都搁在明面上,才不高兴去内涵你!

梁齐众只听去了喜欢,他从来忽略不计她对他的厌恶。

这一点,他第一次见到又安时就已经深信不疑。

桑又安因为工作派遣的缘故,她去年年底才搬回S城的。这里的住处是梁齐众给她安排的,梁太太深夜上门,头一个挑不是的地方,不是桑小姐住着她丈夫买的这么一栋老洋房。

而是,“我是你,就要老梁写我的名字。”

算起来桑又安和梁齐众这不清不楚的关系已经六七年了,她二十一岁就同他来往了。为此,还同她母亲彻底声张了。梁太太冷冷奚落两声,都说笑贫不笑娼。我两者都不笑,我只笑有些女人蠢。

蠢到一个男人心眼在不在你身上都拎不清。桑又安的母亲就是,她同梁齐众来往的那些个时间,偏弄不清爽这个公子哥是同你谈生意还是谈人心。

不论她比梁齐众多出的那八.九岁抑或离婚的蹇促,梁家都不会答应。梁齐众也识趣,他那个年纪迟迟不成家,在他老父亲那里是占不到半点便宜的。

梁太太和他是契约婚姻。或者婚姻的本质原本就是契约,梁太太第一次见桑又安是在他们的婚礼上,那时候哪能想到,一个小姑娘,长了双翻云覆雨的手,能成为他们婚姻最后不争不抢的绊脚石。

梁太骨子里顶瞧不起物欲淡的女人,看似不争不抢其实胃口最大,因为你们贪得往往都是最值当的东西。话又说回来,你都争那男人的心了,还有什么争不来的。

所以这些年,梁齐众外面这位桑小姐,梁太其实门清得很。她偏就能容得下,一来两家生意瓜葛着,梁齐众这人虽说凉薄,但他待身边人、妻子母家都是没话说的,但凡你同他的梁字挂钩哪怕裙带系着,都是他的人;

二来,梁太知会桑又安:我做一天梁太太,你就当一天第三者。当然,桑小姐是老梁众多第三者里的佼佼者,因为只有你能管得住他的心。

其他那些个女的,不外乎图他功成名就的钱罢了。

说到梁太深夜来S城的用意,因为今天是她父亲的生忌。梁齐众忙到浑忘了,忘了回去陪太太烧纸给故岳父。

“我说吧,那些个没长眼睛的小妮子,都不如桑小姐知人情世故。”起码这些年来,桑小姐从不耽搁梁齐众的正经事及家务事。

“说到这,我就要劝劝桑小姐了。别和他太当真,更别太懂事,该你的就得攥紧在手心里才是你的;以及,戏子就是戏子,台下听戏的才不问你唱满江红还是亡国音而选择性地高看你一眼。”下九流里穷清白又有多少人稀罕。

梁齐众到的时候,梁太太当着他的面,掼了桑又安一套红茶杯盏,并知会他,“今儿个你停在她这里我反而不气,我就当她是家养的畜生。而你歇在那些个死猫烂狗的屋子里,就别怪我不要脸了。”

桑又安实在难消受就悄声上楼了,腾地方给他们夫妻俩对峙。

息声后,她也和梁齐众说,容她一些日子,她搬出去。

梁齐众死命地圈住她,但也不解释,仿佛笃定了,桑又安离不了他。他从前说过,又又,即便你同我清清白白,我也是不认账的。

因为你的眼睛告诉我,我该管你,该舍不得你,该纵容你。该未来的哪一天,你翅膀硬了,要飞了,我该把你笼起来。

事实他们终究走到了这一天。梁齐众养的雀儿要飞了。

或者她糊涂了几年,想清醒了。

桑又安诚实告诉他,是,我想走。那么,梁先生,人错过了是不是就没有改正的机会了?

那晚,桑又安始终不肯他碰她。她说,从前不问不代表她不清楚,但人总是卑劣,撂在眼前的事实与心里了然的道理,往往会背逆地走。

她没有梁太太那样的格局与隐忍,即便她从来没想过取代任何人,但有朝一日,正如梁太太数落地那样,哪怕附件,也有个三六九等。

她在他们眼里不过是个规训的畜生。

是的,她已然抛弃了所有的尊严,凭动物的本性汲取温暖与所谓的爱。

可这一切的根本建立在梁齐众懂她,共情她,喜欢她。如果这些前提不能再成立了,那么,桑又安认真忏悔地问:我能不能改过?

改过。可以,梁齐众说,又又如果你可以找到一个甘愿接纳你这一切过的人,我会风风光光地送你出嫁。

我当真的!

梁齐众话尽于此,连夜回了X城。

次日,他的律师寄给桑又安一份当日达的快递,是份合同,桑又安现住的洋房地产赠与合同。律师还转告梁先生的话:

别再说什么意气搬出去的话了,哪怕好聚好散,我也没有让我的人空着手走的道理。

又安,我梦了一晚的梦。

梦里,你清清楚楚说你愿意。

桑又安把那份合同悉数推进了碎纸机。没人会对自己曾经的许诺履行一辈子的。

倘若真这样必然,那么就不会有人婚姻分崩乃至分割,更不会有人甘愿百忍成金地利益共和着一份婚姻,自然也不会有人会对婚姻外的人真情假意。

*

桑又安与沈惟兴的短信不了了之,因为最后她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与沈的聊天页面上,有对方撤回一条消息的系统提示。

接连三个工作日,桑又安都忙得魂不附体。市政府牵头的太阳能及新能源展览会还有一周开幕,桑又安是总统筹,她连续熬了两个通宵,手里的活计还没系统验收呢,

那边同事又出岔子了。

和她拍档的一位同事,妊娠12周最新的产检报告显示胚胎停育了。对方哭得天塌下来了,而桑又安来不及去关怀问候,关联对方在案的项目工作量全部转嫁到了她手里。

未完list里其中有一项是跟踪展会鲜切花采办。

这大概是她最想替同仁跑办的一项了。

午后的例会上,桑又安铅笔在她所有的待办事项上涂鸦。白纸黑字,丝毫不由铅字的涂鸦干涉。这就是工作,就是经济最直观的立象,即无论是天怎么个颜色,人怎么个形容,它的8小时乃至更多,你始终得活成没有感情,也只有没有感情才能换得你等价的折射。

也罢,桑又安需要一些加码工作量来淹没乃至麻痹自己。

好叫她不必去想不值得的人与事。

*

散会后三点多一点,桑又安因为开夜车的缘故,今天她提早收工了。

拖着具浑浑噩噩的身体,原本该直接去地库的。可她饿得发昏,想补给点糖分,不然她恐怕方向盘都握不稳。

一楼咖啡店,点了杯摩卡再一个红丝绒蛋糕。

几口甜食下肚,人也慢慢集中了几分精神,桑又安手机联系司徒:S城哪里有大的鲜花市场。

司徒很快回复:桐城呀。桐城有个很大的鲜花交易市场。

桐城。

就在桑又安盯着这两个字思绪发涨的时候,手机有电话进来,未知号码,

她中规中矩地接通了。

对方说了句什么,桑又安眉眼间有类似微尘的东西支离破碎。

几分钟之后,她一身烟灰色通勤西服,一只手里归拢着公文手袋,一只手里握着咖啡盖杯。长鬈发,红玫瑰一般的口红,吟吟微笑时,温柔驱除冷艳。

沈惟兴从车里下来,二人隔一个车子的宽度,“你当真可以下班了,不会是翘班的吧?”

“不至于。除非你是赵寅成。”

“赵寅成是谁?”

“我想去趟桐城,你方便车我嘛?”

“好啊。”

沈惟兴泊车的马路对岸,停了辆黑色奔驰,不经意间按了声喇叭,还是连续地长按,

这面的他们很难不注意、不回首。

沈惟兴看副驾边准备拉门上车的桑又安顿了顿,只问她:“认识的?”

桑摇摇头,问他正经事:“鲜花交易市场一般几点关门?”

延伸阅读

洗车人家加盟  http://www.neworldesigns.com/sh3e.shtml
洗车人家提供多项汽车养护服务,给爱车加足动力,清洗到养护一条龙服务,同时配备皮革清洗

点工乐园加盟  http://www.neworldesigns.com/g2yx.shtml

莱曼加盟  http://www.neworldesigns.com/y5th.shtml
莱曼自动化设备位于中国长江三角经济强县昆山市,成立于2005年,是从事工业自动化控制

韩汇阁水晶烤肉加盟  http://www.neworldesigns.com/u89s.shtml
韩汇阁水晶烤肉于2010年5月在开设了排名靠前家店,同时也是内排名靠前家以天然水晶矿

中禾加盟  http://www.neworldesigns.com/yc1c.shtml
中禾医疗器械,坐落于“中国八大故都之一”的河南省省会郑州市。郑州是河南省政治、经济、

三育教育加盟  http://www.neworldesigns.com/ubdj.shtml
品牌简介:三育教育集团是一个中高端直营连锁幼儿园集团,旗下品牌包括三之三早教中心、三

爱得宝便利店加盟  http://www.neworldesigns.com/5ow.shtml
爱得宝便利店隶属于西安爱得宝商贸有限公司,爱得宝便利的截止2012年底,共有门店57

张万福珠宝加盟  http://www.neworldesigns.com/sw2s.shtml
张万福珠宝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深圳张万福珠宝首饰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珠宝设计、生产加工、批

百意超市加盟  http://www.neworldesigns.com/bunc.shtml
山东百意超市连锁股份有限公司为供货商开通了供应量查询系统,通过该系统供货商可以及时了

医林秀加盟  http://www.neworldesigns.com/p3qs.shtml
医林秀化妆品产品主要成分是地球上早的植物“蕨类提取物”,蕨类植物中,有许多种类自古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甜美系初恋在线阅读第七章

    “总而言之,银桑你就安分点吧!不要总是假发假发的叫,桂小太郎也太可怜了。”白银子好笑的和他打商量,想用吃的堵住他那张口无遮拦的破嘴。“这样,你乖乖听话,我明天给去买草莓冰淇淋给你,怎么样?”银时虽然很不着调,但他来的这几天可没见她这么费心,耸了耸肩同意了。“好吧好吧,真是啰嗦,登势婆婆都没你这么啰嗦

  • 危机校园求生录之第六章

    “这个?”朱涛将手里的杯装豆浆递给方开谢,“这是豆浆,我家小区门口最新开张了一家餐馆,今早路过感觉蛮不错的就买了一杯,超级便宜,而且店长很年轻。”在齐成讶异的目光中,方开谢接过了那杯还留有余温的豆浆。“嗯。”他修长的手指轻轻勾着塑料袋的耳朵,若有所思地看了豆浆一眼,只是点了点头,对朱涛所说的餐馆不甚

  • 重生后我被天敌捧在心里第八章在线阅读

    “咳咳……咳咳……”站在窗边吹了两个时辰的凉风,漓沄若还是感染了风寒,从小,自己的身体就不是很好,这一次,病了也好,可以睡着,只要睡着了,就什么都不用想了,心也就不会难过了。“娘娘……”听到了娘娘的咳嗽声,水月和水夏端了一杯热茶走了进来,水月轻轻的上前将娘娘也扶了起来,让娘娘舒服的靠在软枕上面,水夏

  • 天为谁春在线阅读破败的家

    极目望去,四处破破烂烂,连一件像样的家具都没有,空气中还散发着腐臭的味道。凤云霄皱了皱眉头。再怎么说也算得上是凤府的嫡小姐,日子过得清苦也就算了,可凤家的人连面子上的工作都不做。她不悦了!佣兵女皇,不悦了。她掀开被子,想要起身。“啪嗒!”一声脆响。一块金制的腰牌落在了地上,她下床将腰牌捡了起来。她唇

  • 青金石在线阅读第六章

    破空舟是一种极难建造的远距离行进工具,一艘破空舟就可以容纳千人,而比破空舟小一点的叫做浮空舟,少则可乘坐几十人多则可乘坐上百人,建造相对容易一些,容家只有三艘破空舟,却有上百艘浮空舟。修为强大的修士固然可以乘风御剑前往,但一些修为略低的修士就没有这样的本事了,云荒十三州面积极广,光从东州前往留州就需

  • 追光第9章在线阅读

    清心也发现天色渐暗,一下想起来自己是偷偷跑出来的,连忙抓着道元的手担心道“大师兄,我们得快点回去,不然给我娘知道,我们就完蛋了。”道元点了点头,加快步伐离开天水城,毕竟有凡人的地方,他们也不好就这样飞起来。走到城外树林,道元一挥手,飞剑从额头飞出,缓缓落在地面浮空,清心也是如此,两人驾驭飞剑快速回去

  • 乘于天上明月弯弯照长街

    魏郡军备器械司隶属魏郡兵曹,主要负责魏郡地方军的军备、将士服装、兵器、战时工程器具、城墙防御物事、兵力防御分布图等物件的管理、维护和更换,乃魏郡重要的军事要地。军备器械司坐落于邺城北安平大街,两棵胡杨高大挺拔的矗立在大门两侧。司衙门前数名侍卫站立两侧,一手叉着腰部,一手紧握钢刀,面无表情,一片肃穆。

  • 英雄联盟之飞升第一章在线阅读

    德玛西亚雄都,绞刑场,人山人海。今天这里将举行一场公开处刑,处刑一名臭名昭著的法师——塞拉斯!据说,在他很小的时候,就曾亲手杀死过两位资深的搜魔人。被誉为德玛西亚最危险的头号法师之一!所幸,很快他就被搜魔人们逮捕归案,不过由于他年纪尚小,并没有被判处极刑,而是被判决了终身监禁!现在,他长大了,却要被

  • 守望青春在线阅读第五章

    “甘露之变”的阴谋这是一个不值得同情的故事。如果你足够肤浅,也会这样认为。这个故事中,几乎囊括了一切类型电影的关键词:阴谋、惊悚、悬疑、宫廷、格斗、刺杀、皇帝、官宦、宰相、陷阱、逆袭、悲剧、偶然、意外、周密的筹划和猪一样的队友……所以说历史本身无须虚构就比小说精彩。讲这个故事前,先看一个对话。开成四

  • 综韩剧之总和男配HE怎么破之红狼佣兵团(3)

    凌邪看着,拍来的熊掌,转身向另一棵树跳去。“轰!”只见刚才那一棵树直接从中间断开,凌邪擦了擦冷汗暗道:好险!裂地爆熊这时又朝着凌邪那一棵树拍去,正准备跳走的,凌邪突然看见裂地爆熊的熊掌停在半空中,对着灵树那边咆哮!转身跑了过去。凌邪看见这一幕,暗道:糟糕,小乖!刚刚把十二颗淬体果卷起的小乖,看见远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