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夺玉在线阅读第十章

作者:来文迟也1 来源:纵横中文网

第十一章进茶楼黄子英智取不义财逛书场柳振云惊闻真消息

常言说,当家才知柴米贵,尤其是象柳振云这样一直生活在深山里的毛头小伙子,他更不知道花钱的节省,一切都随黄子英安排,其实,家里带来的银两数量还是不少的,可是,仅半年时间就被他们花费的所剩无几了。尽管黄子英已经告诉过他说他们的盘缠已经不多了,没想到柳振云还是领着她进了一家档次很高的茶楼,急得黄子英几乎要掉下了眼泪,你这个柳振云啊,简直就是个典型的王八蛋!手中的几个钱在这家酒楼恐怕就连进个雅座,喝壶茶的费用都不够,我看你到时候拿什么买单!

柳振云可不管这些,一进酒楼就冲着小二吆喝道:“上等雅座,西湖龙井一壶,特色小吃四样!”

世界上只要是开店的做买卖的,历来都是喜欢大的主儿,店小二见来个大主儿,忙笑脸相迎把柳振云与黄子英领进一个豪华雅座,抹好桌子,揩好椅子,大凡饭馆茶楼的桌椅板凳都是事先就擦拭干净的,而那些店小二为什么在顾客面前还要装模作样地又是擦桌子又是揩椅子呢?嘿嘿,这就是人家接待客人的诀窍哟,也可以说是行业的艺术吧,首先是向客人以示尊重,其次是示意客人看我们这个店是多么注重干净卫生,当作顾客抹桌凳还有一点就是以弥补先前搞卫生不慎留下的某些不足。只见店小二边揩桌抹凳边扯着嗓子高喊:“如意雅座,客人两位,西湖龙井一壶,特色小吃四样——!”对于店小二的这么喊叫,在下曾听老人们讲过,说叫什么‘内传’,意思就是通知后边准备茶和点心的人,某某雅座来了几个客人,他们点是什么样的茶什么样的小吃,弦外之音就是你们赶忙准备哟。小二喊过了内传,手中的活儿也干完了,这是的小二才把手中的毛巾往肩头一搭,对客人作了个手势:“来,二位请坐,您的茶马上就到,请稍候——”说着就一阵风似地走了。

直到这时,黄子英才有了发泄机会,她狠狠地瞪了柳振云一眼,咬牙切齿地骂道:“败家子儿,今天看你拿什么买单!”

柳振云笑嘻嘻地说:“没钱,没钱我就把丫鬟先放在这里作抵押。”

黄子英狠狠地拧了柳振云一下:“你敢!”

柳振云还想在贫,就听小二托着捧盘象唱歌似地来到了桌边:“龙井茶一壶,四样特色小吃一份,外送瓜子一碟,二位慢用。”说着,就为两个人各沏满了一杯热茶,然后就飘然而去。

“得,少爷,您就等着拿银子买单呗!”黄子英似笑非笑地望着柳振云。

柳振云慢悠悠地端起茶盏,轻轻地呷了一口很绅士地赞誉道:“好,好啊,很地道的西湖龙井哟!”

黄子英用筷子夹起一块雪饼,讥讽地说:“紫云镇的雪饼风味也独特哟。”

“呵呵,这灌汤包子口感好极啦!”

此时的黄子英真的是实在忍不住了,她举起手中的筷子作出要打柳振云的架势,柳振云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轻声地说:“别闹,买卖上门啦!”

黄子英顺着柳振云的眼睛示意处看去,只见左边隔壁的雅座里新来了一位客人,正在冲着小二发火呢。

“怎么,担心本大爷付不起银子吗?哼,睁开你的狗眼看好喽!”那家伙说着就从衣兜里掏出两块成色上乘的银锭,“啪”地拍在桌子上,“这可是上乘的银子哟!”

一见银子,店小二的面孔立马换了,面带微笑,口气谦卑:“大爷,瞧您说的,小的,哪能担心您付不起银子呢?怎么,昨晚又把大奶奶哄好啦?”

“放你娘的狗屁,你看你胡大爷我是个怕老婆的人吗?”那家伙神气活现地晃着身躯,“呵呵,家里七、八房太太,谁见了大爷我不是跟耗子见了猫一样!啊?”

“那是,那是,你胡大爷您是谁呀?在紫云镇那可是个人物嘛……”呵呵,看来这开茶馆的小二不仅手脚要麻利,语言要乖巧,溜须拍马的功课也不能太差哟。

那时的所谓雅座其实就是把房间用帘子(当然这帘子是有讲究的,有竹子做成的,有木质做成的,当然也有用珍珠串成的),这些竹帘看上去很密也很严实,但是,在江湖人的面前就是再严实的帘子也挡不住这些人的眼睛哟。

黄子英看了一眼就明白了柳振云的意思,她故意把脑袋扭向一边,装着看外面的风景,哪知,柳振云可不是个简单的想躲滑就能糊弄过去的人,他见黄子英不想接茬的样儿边嬉皮笑脸地说:“哎,你看啊,这世界上什么样的人都有哟,自己明明功夫不到家还舔着脸说什么自己能妙手空空呢,真是自欺欺人哦……”

“闭嘴,柳振云,你以为用激将法我就乖乖地去把那人的银子拿过来吗?哼,你当我是小孩子吗?”黄子英小声地对柳振云呵斥道。

柳振云朝黄子英一抱拳:“子英姐姐,就算我求了好吗?你就帮小弟一回吧,来,小弟我敬你一杯。”说着,就亲自为黄子英斟上一杯茶,并双手捧到黄子英的面前,“来,姐姐,赏个脸吧。”

柳振云的这举动使得黄子英忍俊不住,她佯装生气地骂道:“赖皮!”说罢,就起身朝外面走去,过了一会只见隔壁的雅座来了一位摇着扇子的书生模样的人,她径直走到那家伙背后,用扇子轻轻地敲了敲那人的后背,接着,便爽朗地笑道:“哈哈哈,兄台,近来可好啊?”

那家伙正在喝茶,被人从后面冷不丁地敲了一下,手中的茶盏一哆嗦,要不是那家伙放得快茶盏里的水非洒个满桌不可。那家伙放下茶盏刚想发作,可转身一看那里还有人啊,便恶狠狠地骂了一句:“你他妈,老子真的是碰上鬼了!”

柳振云目睹了黄子英施展的妙手空空全过程,不禁为她那炉火纯青技艺深感佩服同时也觉得自己虽然和这丫头在一起这么长时间还很陌生而产生畏惧。他见黄子英已经走进了雅座,就起身朝店小二喊道:“小二,买单!”说罢,转身就出了茶楼。

紫竹书场是紫云镇一个比较大的书场,这里聚集着打拳的,卖艺的,说书的,耍猴的,卖膏药的,变戏法的,测字的,相面的等等大批靠技艺糊口的人,用现在的话说,这儿就是紫云镇文化**活动中心,那些没有什么事儿人们总是爱往这里跑,根据自己的喜好先个地方有的是消磨时间,有的是放松一下心情,就是那些一年忙到头的庄稼人和南来北往的生意人一旦得闲也都喜欢来这里享受一下令人身心愉悦的环境和气氛,同时,这里也是各种消息传播的渠道最广的最快的地方。

当柳振云他们来到书场时,这里已经聚集了不少人,打拳场上欢声雷动,卖艺场上喝彩声阵阵,耍猴场上笑声一片,测字的场上喊灵叫准声不绝,变戏法场上惊奇声此起彼伏,展现出各种行当所具备的特色。

在这个名为书场的地方最安静要数说书的场子最安静了,这里只有说书人敲动醒木发出的声响,说书人凭的就是一张伶牙俐齿的嘴巴,说到激动处口若悬河,神采飞扬,说到紧张处能让场上鸦雀无声,个个伸长脑袋,大气也不敢出,说到悬念处主人公命悬一线、身陷绝境让人为之揪心。

柳振云可不是来听书消遣的,此时,台上正在说黄毅昆被害剑谱丢失的故事,那时,那些艺人为了博得听众,经常把新近发生的一些事儿编成评书或者弹词,这些本来是一件很简单的事儿经过艺人们的进一步加工,既增添了不少悬念也掺杂了不少水分,这些都是为了吸引听众的需要。

自从恩师被害,柳振云在寻找师兄的这半年多时间里,他对于是自己害死恩师,偷走剑谱的传言已经听到了很多,对此柳振云已经不太注意了,他总是抱着让事实来说话的信念,至于,社会上的传言他是从不往心里去的。今天,这个说书的是紫云镇有名的铁嘴张,只见他醒木轻轻地一敲,全场顿时鸦雀无声,铁嘴张先是如拉闲呱一般,交代了柳振云和恩师黄毅昆师徒二人在莲花洞习武著书的平淡生活,接着,话锋一转就进入黄毅昆被害,九宫剑谱失踪的情节,说得众人无不伸长脖子,长大嘴巴,关注着事态的进展,哪知,此时,铁嘴张却把话锋一转:“列位书友,要说是柳振云害死了黄毅昆,其实,这是个天大的冤案哟,这个柳振云简直比窦娥还要冤哟!”此时,场内所有人都迫切等待看看这柳振云是怎么比窦娥还要冤,哪知,铁嘴张却买起了关子:“各位书友,若要想知道这个柳振云是怎么比窦娥还要冤枉的,在下,则要请大家捧个场,架架势喽。”

铁嘴张的这一手确实厉害,他不禁吊起了全场那些老少书友们的胃口,就连刚进场不一会的柳振云也吊得迫切想知道自己如何比窦娥还冤原因,见到有人端着木盘来到面前就毫不迟疑地拿出一些碎银放到盘子里。

下人帮铁嘴张收过场子钱,铁嘴张轻敲醒木又接着原先的话题说了下去:“在下为何会说这柳振云比窦娥还要冤呢?其实,这里面是有原因的,大家还记得我在上场书中说过,这黄毅昆还有个徒弟名叫周成虎,已在江湖上行走多年了,前不久这个周成虎突然返回莲花洞,与黄毅昆见面后看上了九宫剑谱便心起歹意,抛却了师徒情意,害死恩师,偷了剑谱,逃之夭夭,弄得这个柳振云就替师兄背起了黑锅……”

“简直是胡说八道!”柳振云顿时心里涌起了一股怒气,他箭步来到铁嘴张的近前,掏出一块银子,塞到他手中,悄声地说:“师父,借步说话。”

铁嘴张拿着银子,朗声地对场上的听书人说:“各位请稍候,待在下去去就来。”然后就满面含笑地跟随柳振云来到一个无人处,悄声地问:“兄台有何见教?”

柳振云笑着说:“实不相瞒,我就是柳振云,我就是想问问师父,你说恩师是周成虎害死的,可有证据吗?”

铁嘴张一听对面站着的就是柳振云顿时吓得浑身直抖索,见柳振云这么问又是打躬又是作揖的那张刚才在场上还挺利索风趣幽默的嘴巴这时却变得结巴起来:“大侠,请您海涵,您海涵,这些,这些,小人也是道听途说的……”

“哦,是这样的,师父,在下有一个请求,不知你能否答应?”柳振云一脸真诚地说。

“您说,您说,只要小人能办到的,我一定照办,一定照办!”铁嘴张说罢,就象个犯人在等候判决。

“这部书就不要再说了,好吗?”柳振云说罢,又将一块银子塞到铁嘴张的手里,转身便走,柳振云说到底还是头脑缺乏思考,他要是能问问铁嘴张周成虎毒杀恩师的消息是从何处听来的,再顺藤摸瓜地寻查下去,说不定他就不会走那么多的弯路了。

一直在旁边察言观色的黄子英见柳振云对于周成虎还是没有半点的猜疑,心里确实感到有一种难以言表的激动,她暗自庆幸自己昨晚决定让师傅替代柳振云去十里关是正确的。

这是一个既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的夜晚,由于白天已经摸清楚这户姓胡的人家是个在当地欺人讹人的恶棍,户主名叫胡德才他依仗着自己早年跟一个少林寺的一个和尚学得了一些武艺,就在当地欺行霸市,为非作歹,紫云镇几乎所有的店铺都有他的干股,什么干股啊,说白了,就是这家店铺不管你盈利怎样到了年底胡德才都要参加分红,凡是来紫云镇做生意的,也不管你生意大小行市如何都得先要向胡德才缴纳管理费,保护费,这还不算,还有那些上街买东西的人也要向胡德才缴纳行用呢,当地百姓个个恨牙根痒痒,背地里都叫他活阎王。

在打听清楚胡德才的底细后,柳振云当即决定今晚无论是谁来打秋风(打劫、偷抢),我柳振云都要帮个场子。

柳振云他们借着夜色隐藏在胡德才家的一个不起眼的偏房的一侧,不多一会就见三个黑影轻轻地掠过胡德才家的高宅大院,来到早就做好印记的金银库房,两个人望风一个人迅速揭开瓦楞,准备进去搬拿财物,就在这时,猛地听得一阵铜锣的响声彻整个院子,院子里顿时灯火通明,只见活阎王胡德才带领上百名家丁,双手掐腰,咧着大嘴阴险地笑道:“也不睁开狗眼瞧瞧,你胡大爷的东西也是什么人都想拿就能拿的吗?!”

黄子英一看,哟嚯,这个胡大爷原来就是上午在茶楼里的那位啊。

那三个黑影见人家已经有了准备便想抽身,只见一个黑影从院子里的家丁头顶掠过,满院的灯火霎时间一起灭掉,接着就传来胡德才的一声嚎叫:“哎哟,哎呀,没得命喽——!”

那三个黑影知道有人在一旁援手,便留下一人望风,两个人进屋搬财物。

胡家的那些家丁因为胡德才已经受了伤,也知道暗中援手的人确实厉害,就再也不敢抵抗了,纷纷躲了起来。

在紫云镇外的一个小树林里,三个黑影将来的金银财宝分成两份,其中一位高大粗壮的扯着嗓子低声地叫道:“朋友,今晚我们是二一添作五,援手之事一并在此谢过!”说罢,背起其中的一份就要离去。

“怎么,这就要走啊?”柳振云站在三人的面前冷冷地问。

“啊,柳振云?你,你,莫非,你想独吞?”三个人随即放下包袱,各自抽出了长刀短剑……

延伸阅读

宝天健加盟  http://www.lisa-adams.com/pahh.shtml
宝天健保健食品,拥有配套完善的信息资料中心、研究开发中心、质量检测中心和生物发酵车间

镖王服饰加盟  http://www.lisa-adams.com/g41h.shtml
发展有限公司进入中国大陆市场以来,为中国消费者带来了旗下经典品牌镖王系列其产品风格为

美瑶钻饰加盟  http://www.lisa-adams.com/db15.shtml
美瑶钻饰手机壳总部经销批发的手机保护套、手机配件、手工艺品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

麦古加盟  http://www.lisa-adams.com/nwu4.shtml
暂无

瑞贝斯地板加盟  http://www.lisa-adams.com/evm.shtml
随着天气状况的恶劣,供暖设备已经成为冬天必不可少的。当前,我国民众的取暖方式地域性差

澜琦雅闻美容机械加盟  http://www.lisa-adams.com/dgil.shtml
澜琦雅闻美容机械成立于2003年,是中原早一家以养生为特色的重量级女子SPA会所。集

李木匠加盟  http://www.lisa-adams.com/yn8j.shtml
李木匠家具总部是沙发、床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我们始终

海斯特钓具连锁超市加盟  http://www.lisa-adams.com/savf.shtml
威海海斯特钓具有限公司成立于2004年,注册资金500万元。总部和生产基地设在全球最

和顺美肤品加盟  http://www.lisa-adams.com/yego.shtml
和顺美肤品一个诠释“草本养生”的中草药品牌。善复祥创始人邹佳君先生,乃中医名家之后,

三顾茅庐麻辣卤味加盟  http://www.lisa-adams.com/rcg.shtml
三顾茅庐麻辣卤味餐厅是台湾新兴的麻辣卤味餐厅,今于台湾有数十家以上分店,为相当特殊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宅男学生在元末在线阅读第六章

    魂兽森林算是华族领地的一大险地,每年因为魂兽森林消散的华族魂不在少数,不过森林内部的高维魂兽智慧都很高,不会轻易的去招惹华族,但是低维的魂兽太多都是无序混乱,并没有自己的智慧。经常都有外围的魂兽因为一些原因然后进攻周围的华族领地,华族高层本着磨炼族人的角度也没有去阻止,相反和魂兽森林的高维魂兽订下了

  • 非正式探险笔记在线阅读第2章

    从原主的记忆中,鹿森林得知,自己现在所处的世界星球名叫水蓝星,是一个大体环境跟地球差不多的平行空间,而所处的国家,则已经从大天帝国,变成了天启王国。一字之差,万万里之别。不过,不管是大天帝国,还是天启王国,两个国家的社会环境都相差不远,而最大的不同的是,上辈子自己所处的大天帝国,乃是当之无愧的世界霸

  • 玄学大师是棵草[重生]奇迹_第三章 旅途

    鹿儿岛——三个人聚集在航一家里,翻开了封面上写着“qíjì”的笔记本。“就算不坐特快列车,到川尻也要两千零四十日元。”“往返吗?”“单程。所以三个人往返的价格就是……”目前为止在算数课上所做的笔算,说不定都是为了今天而进行的练习。这可不是练习了,航一想,现在可以说是人生第一次“正式”笔算。“一万二千

  • 英雄学院:我的个性是骑士腰带物以类聚

    周五很快就到了。我站在巷子口,脑海里反反复复是他那天说的话。“唐乐玟,你和我,还有我女朋友,不是一类人。我劝你不要再跟我混在一起,你不适合。”不适合?我不明白他所说的不适合。要现在离开吗?我看了看四周,他还没有过来。现在走还来得及。我名正言顺地站在巷子口,才终于发现,这条巷子远没有我想象中的热闹。我

  • 如珠似玉在线阅读淬炼魔神体,不周山意志!【1/5】

    眼看鲲鹏就要登顶,不周山彻底震怒,可能明白自身无法对来犯之人造成有效伤害,天地震怒,万千雷霆之云猛地汇聚而来,这天地为盘古所开,他便是天地之父,不周山意志,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盘古意志,自可随意调动天雷四象之气。登高九万里,早已**云霄之中,当雷云汇聚而来的时候,直接密密麻麻的覆盖在鲲鹏身周,“轰

  • 康熙朝之亡者永恒在线阅读第八节

    这顿饭可谓是吃的憋屈至极。江城不留情面的嘲讽,让胡母脸色难看不已,想来如果不是胡父拦着,她恐怕早就夺门而走了。散席的时候,是江城结的账,虽然说是胡佳美请客,但是他不可能真让胡佳美去掏钱,毕竟他现在的身份还是胡佳美的男友。一顿饭不贵,三四百块钱。“叔叔,明天您二位准备去哪?”临走时,江城还客气的问道。

  • 笔语在线阅读第十节

    叶含蕊的眼眶中有淡淡的雾气,她幽怨望着沈东浔,哽咽说道,“我过分?我怎么过分了?从24岁到34岁,我把青春韶华都留在了公司,可你呢?”沈东浔神色平静,他没有回避叶含蕊满是谴责的眼神,直视着她的眼睛,“从一开始我就说得清楚,我与你没有可能,以前没有,现在没有,将来也没有!”叶含蕊嘶声质问,“为什么?我

  • 红楼贾赦养儿防老在线阅读第6节

    听完天尊霸魂的话,影天雄仰头闭目沉思起来,三剑见状纷纷放出各自的心神查看天尊霸魂的丹田处。看到那怪异的九莲红sè火焰,三剑也纷纷皱起眉头,互相看了一眼之后摇摇头,一副大惑不解的样子。良久,影天雄睁开眼睛,淡淡笑道:“这样看来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不过往后的修炼,你可要小心才是!呵呵,先天火德之体毕竟不

  • 当霓漫天遇见肖奈在线阅读第5节

    裴公子跪坐在席上,看着王小姐巧笑嫣然,早就痴了,忽然发现自己口水流下来,连忙用袖子擦了擦。陈夫人和桓恒就坐在裴公子旁边,陈夫人看到裴公子这个动作后,神态甚是鄙夷。陈夫人寡居多年,是徐娘半老,却风韵尤存。最主要的是她天性风流,哪能耐得住寡居寂寞。所以这次桓恒刚到淮南不久,陈夫人就与他勾搭在了一起,这几

  • 全球直播之地狱开局?假的吧(3)

    在**里睡着,可以在天宇耳机上调好闹钟,便可摘下耳机,做现实里的事情,当然也可以不调耳机。徐文夏脱下耳机,看了看周围三位室友,唉!玩的真是入迷。毕竟还是大学生,血性没有退去,想成为第一批强吧!“加油!”徐文夏刚做完加油的手势,室友们统一摘下了耳机。?什么鬼,用得着那么整齐吗?“文夏,我们怎么找不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