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你爸残血带暴击在线阅读第二节

作者:理六 来源:晋江文学城

他的不悦,更刺到了幽均霆心底那根底线,原本是温润的容颜,此刻却被怒和狠全然掩盖,冷冷的扫了他一眼,“你要娶她?”

“你是谁?”杭少擎没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冷着脸问。

路颜微微蹙眉,幽均霆这话为何这么像是来抢婚的?抢婚?抢她吗?呵呵,他会吗?

幽均霆嘲讽的看着杭少擎,目光薄凉的看了路颜一眼,只听他道:“我是谁不重要,你只需要知道,这女人欠我一个孩子,你这婚,今天是结不了了!”

路颜的心,随着男人这句话,瞬间冰冻。

没等她反应过来,一直大手环过她腰间,身子浑身落入一个怀抱,在大大庭广众之下,幽均霆就这样蛮横的抱着她!

“放开她!”杭少擎浑身冷意的挡在幽均霆面前。

男人只是薄唇轻起,冰冷的丢下两个字:“拦下!”

黑衣保镖瞬间上来几个就将杭少擎给隔开,而幽均霆就这样在保镖的簇拥下,抱着路颜离开。

强大的队伍浩浩荡荡的来,又浩浩荡荡的离去,全程不过十分钟,却是将原本盛世人心的婚礼,搅的乱七八糟。

……

迈巴赫后座上。

路颜被男人狠狠的压在了车上,下意识就要去开车门,然而后颈却是一股力道直接将她给扯回来,而后顺势压下。

比起刚才在婚礼上的凌厉,此刻幽均霆身上的气息更冷。

“就这么迫不及待的嫁人?”只要想到刚才,语气就难掩怒意。

五年不见了!

路颜以为这辈子都不会有机会再见到这个男人,然而谁能想到,再次见面会是这样,他……以为她要嫁给别人!

这样的误解她并没打算解释,挑衅笑道:“幽总并不是我的谁,我是不是要嫁人好像也不是您有资格管的。”

“唔……!”话落,下一刻唇就被堵上。

吻,比刚才教堂上还要狠厉,对上幽均霆得意的双眸,路颜吃痛就要咬下去,下颚却是传来一痛,无力反抗的她只能任由他攻城略地。

一吻结束,男人眼底一抹狡黠闪过,冷声问:“我是你的谁?”

“前任金主!”路颜狠狠瞪他,不服输的挑衅。

气氛,瞬间冰到极致,前面的司机都和助理也都将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这样的话,大概也只有路小姐敢说。

看着男人铁青的脸色,路颜笑的更是讽刺:“幽总以为,您是我的谁?”

“……”该死的女人!

五年的时光让她变的伶牙俐齿不少。

男人浑身血液逆流,看着路颜欠揍的神色,恨不得直接在车里办了她。

看着幽均霆的脸色,路颜不敢再继续挑衅,曾经跟他在一起的那半年,让她了解了他不少,继续挑衅对他没好处。

半个小时后。

车直接驶进了一处庄园停下。

路颜没看清是哪儿就被从车里拽了出来,“你放开我,放开!”

“啊……!”身体腾空,就直接被男人给扛在了肩上,她似乎能清除的感觉到只有西服裹身的她下面走光。

这该死的男人,就连挣扎也不敢太过用力。

被直接扛进了卧室,路颜一个翻身就要起来,身体上却是传来一股重量,唯一的蔽体西装也被撤离。

“不要!”感受到男人的意图,路颜直接握住了男人强有力的手腕。

力道并不能和他抗衡,但却彰显了她的决心。

看着她被吓的苍白的小脸,男人邪魅一笑,手指轻轻抚上她小巧白皙脸颊:“怎么?要为他守身如玉?”

延伸阅读

我的胃能装下整个火影第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neqqu.cn/6pqa.shtml
开第三局前,陈窈还特地给她发了微信。微信开了提示音,曲易这个人有点强迫症,看到有红点

(剑三系统)黄鸡修仙叽之第二章(2)  http://www.neqqu.cn/xwey.shtml
不得不说,当一个时常出现在电视机里的人突然出现在自家的客厅里实在会可以给人一种很奇妙

我家那位低情商之这回少年真的有名字  http://www.neqqu.cn/g08g.shtml
“好吧。”试一下魂力也不会浪费太多时间。一边说着,他将蓝水晶球递到了唐三面前。按照之

一方通行证之相处(7)  http://www.neqqu.cn/yg7x.shtml
贺龄音记得,小时候跟别家小姑娘起了争执,她从来是强撑着不肯掉眼泪,哪怕天大的委屈都能

最强装逼师父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neqqu.cn/upcx.shtml
楔子元朝末年,朱元璋率部与陈友谅的军队在鄱阳湖对决,鏖战月余,大胜。陈友谅见大势已去

我要做修真大佬偶遇历练小队(求鲜花!)  http://www.neqqu.cn/bih3.shtml
而此时此刻,在森林的另一端。一个七八人的历练小队,正缓缓的向森林的中心地带走去。这七

网游之铁血战皇之樱花(1)  http://www.neqqu.cn/1zi.shtml
在利姆露为哥布林命名陷入沉睡的三天,为哥布林一族采摘果实的小姑娘们从森林里带回来了一

不去填坑就去死!第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neqqu.cn/xqg5.shtml
五天时间,一晃而过。星期六,晴。东京的全国大赛会场一大早就热闹了起来,在日本高中和大

王孙游在线阅读第十节  http://www.neqqu.cn/pur4.shtml
翌日上午,克里斯武馆前院修炼场地。“今天,我还是教你们一些无论有无斗气都可以用到的一

快穿之胖妹逆袭记在线阅读凌空抽射  http://www.neqqu.cn/ujx7.shtml
二十分钟后,的士还行驶在路上,夏泽和张卫看着时钟的指针已经快踏到10点钟,均是一脸焦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甜甜的月亮之第十章(10)

    这个寒假显得非常漫长,实际上也有两个月。不过人都是趋利避害的物种,尽管在家里无所事事,但是这种每天和长辈拉拉家常吃了休息休息完看看电视烤烤火的日子实在是安逸,人甚至会在这种安逸里死去,更不用说沉溺。所以尽管每天念叨着无聊,但日子悄无声息的就过到了开学的日子。大半年没见的同学们都很热情。每个人脸上都洋

  • 冰冷触感在线阅读第7节

    黛玉想了想道:“霍大夫的确是个好人,至少比他那个张牙舞爪飞扬跋扈又粗鲁无礼的师弟强多了。真不知道当初这两人是怎么长的,明明是同门师兄弟,差别怎么这么大呢!”“是啊是啊,差别怎么这么大呢,白白生了一副好皮囊!”几个丫鬟异口同声地赞成着,脸上皆是忿忿的表情。“他生了一副好皮囊吗?我怎么没瞧出来?”黛玉拧

  • 我对家信息素真香在线阅读第十节

    波维奇的进攻也让他的队友感到有点束手无策,他的进攻风格和黎辰简直就是如出一辙。一对一防守是绝对不可能防得住的。波维奇尤其擅长对球场上队友走向的掌控,只要一个不注意让对方找到空位,就能让他们得分,上半场波维奇的得分命中率高达百分之五十五,非常接近黎辰67%的投篮命中率。黎辰砍下28分,11助攻,更是有

  • 何遇芳卿之让你的大龙

    萧枫也不怕薛宇耍滑头,直接点头说道:“好!没问题,我不杀你。”薛宇现在的攻击力单挑大龙肯定不行,但薛宇的角色够肉,在前面顶伤害还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萧枫只要负责输出,到最后也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如果这个时候薛宇想要反咬一口的话,萧枫相信,他绝对能将薛宇直接送回城。两人一前一后的跑向了大龙的河道。谁

  • 古董化形万人迷后[星际]在线阅读误会解,情意浓

    “不啦,我还要去科考,等我,我会去接你回来的”慕白看着寒怡柔的眼睛说着寒怡柔只觉得不可思议,明明白天他那样对自己,这又是什么情况?“怡柔,白天,是我的不对,我没有分青红皂白,算了,不提了,你要是过不去,打我一顿吧”慕白说着闭上了眼睛,一副无所谓了的样子寒怡柔见此,又噗嗤一下笑了“怡柔?原谅我啦?”慕

  • 我在末世养多肉之现实(4)

    日光灯下展现的是一个极简单的室内布局。两室一厅,一套旧的黑皮沙发和一张玻璃茶几便是这客厅里的全部家当。茶几上放着几桶还未拆封的方便面让辛苑感到有些熟悉,两年前肖晓悦出国之前也曾带她来过这里。那时她们一个是要靠兼职为生的贫困大学生,一个是正在努力为出国攒钱的准研究生,没有过多的预算用在吃喝上所以她们就

  • 网恋吗,我土豪音在线阅读第九节

    郁蓝牵着他的手,他那大大的手掌,将郁蓝的小手紧紧裹住。篆顾青被神神秘秘的郁蓝带到蓝霖都边界的一座庙里,庙中正前方坐着第一任妖神,着一身华衣眼神凌厉。郁蓝站在妖神像前,死死地盯着篆顾青。“你可是真心待我的?”郁蓝突然问。“为何突然问这个?”她指着妖神的雕像,咧着嘴笑道:“这是我族最神圣的妖神,爷爷说,

  • 大唐诗圣第7章在线阅读

    “是龙血战士血脉的原因吗?”林雷不知道。是的林雷知道自己是龙血战士的后代。虽然血脉并不达标。但是丝毫不引响他对杀怒的渴望。但是林雷忽然发现,自己对于这种血腥的战斗,反而是非常的期待。林雷当即移开一步,让过希尔曼,继续朝前方百米处的战斗看去。“林雷,不要看。”希尔曼见林雷还要看,不由一吓。“希尔曼叔叔

  • 本土女主逆袭之路第1章在线阅读

    盛夏,烈日高照,蝉鸣绕耳,柔软的青草在炎炎夏日中随风轻摆,附衬着树叶发出沙沙的声音。此地的树被伐出一片空草地,空旷的草场中央,只有一棵弯弯曲曲的老树因为不成材而被留了下来。扭曲的树干看起来像个驼背的老人,大有一种别具一格的沧桑美。树冠上枝叶繁密,密不透风,显得特别有生气。顺着灰黄的树干往上看去,穿过

  • 玄幻:开局葵花宝典第一章在线阅读

    第一章正午的阳光,灼人眼球,柏油马路上更是热气腾腾,穿梭来往的人群,疾步而行,小轿车、电瓶车、自行车交错而过,站在车来人往的十字路口,夏卉的双手紧紧扣着书包带,用力过猛,指甲甚至直接弯曲变形,都说十指连心,这样的痛,连带着日头的灼热,才让夏卉有了那么几分恍惚的真实感。这个梦,那么长,又那么真切,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