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破晓第十章在线阅读

作者:杞柳公子 来源:晋江文学城

【金盛商场开业当天,男子跳楼当场死亡,人气男星费轩在场出席活动。】

【男子商场跳楼自杀,砸伤路人一名,目前正在医院进行抢救。】

跳楼事件发生后一小时,网上五花八门的新闻已经铺天盖地。

近年来,商场跳楼事件屡见不鲜,但商场开业当天就有人砸场子的,这还是头一遭。

再加上人气小鲜肉费轩站台了这次的开业活动,跳楼新闻已经快速爬上热搜前三。

费轩的粉丝都炸了,疯狂在他微博底下留言,问他有没有事,有没有受到惊吓。

激进一点的粉丝已经开始辱骂商场,甚至恶意揣测商场安全验收还未达标就急着开业。

这完全是无稽之谈。

金盛大楼由日本知名建筑师亲自操刀设计。

为了让顾客观赏到商场中庭精心设计的空中花园,回廊护栏都是采用的透明玻璃围挡。

建筑设计和其他设计不同,在呈现艺术性美观的同时,要将建筑标准等等全都考虑在内。

起码这些透明玻璃围挡经过检测,全都达到了安全标准以上的稳定度和高度。

-

下午一点半。

嘉柏A3会议室,T7全组临时召开紧急会议。

杨可:“舆论发酵的走向比我们想象中要剧烈,消息扩散很快,压不住。”

有人点头附和,“我联系过星城电视台那边,今天《晚间新闻》就会播出,明天的《午间三十分》会将这条消息作为热点追踪。

“不过如果我们有新一步的公关进展,他们那边报道的风向可能会有所改变。”

话头递到周尤这边。

周尤顿了顿,说自己了解到的情况,“据媒体那边透露口风,这次事件热度的急剧攀升,背后有费轩团队在运作。”

整间会议室忽然安静三秒。

费轩参加活动时亲切温和,他们这些在场帮忙的同事都看在眼里,还有女生偷偷拍照往公司群里发,将费轩夸得天上有地下无的。

可没想到,转眼间,他的团队就在蹭热度吃人血馒头。

现在费轩的粉丝都在疯狂心疼他,路人也纷纷表示这次费轩真是遭受了无妄之灾,对他表示万分同情。

可明明事情发生之时,费轩早已离开。

还是曾佩先反应过来,回归正题,“这两年商场跳楼的新闻并不少,实际对金盛造成影响的也就是开业这段时间,过段时间风波平息了,该来购物的,还是会来购物。

“但,承办这次开业活动的是我们公司,出了这样的事,金盛会怎么看待我们公司?”

会议室一片静默。

曾佩:“阿严,现在金盛股价怎么样?”

“持续下跌。”

“过段时间金盛股价回升与否,都是金盛自己的事情,但现在下跌,就是代表我们这次开业策划完全失败,想进一步和金盛达成合作……几乎不可能。”曾佩双手交握,平放在桌上,环视一圈之后,她问,“你们现在有没有什么想法?”

杨可摇着笔杆思考片刻,说:“佩姐,这次活动金盛只预付了50%定金,如果我们不收取剩下50%,等过段时间再帮他们重新做一次活动,怎么样?

“刚好过段时间是十一黄金周,或者再往后推一推,万圣节、双十一都可以。”

曾佩没说话,转而问周尤觉得怎么样。

周尤斟酌了会儿,“公关的确是提供服务,但也是一种双向合作,做人情可以,但我觉得……我们没有必要自降身价。

“况且这次活动支出庞大,如果不收取剩余费用,已经花出去的这笔钱又该由谁来承担?”

杨可似乎想要反驳,可曾佩先一步问道:“那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做?”

“……”

周尤嘴唇翕动,欲言又止。

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沉默半晌,她轻声开口,“抱歉,我暂时还没有想法。”

“没有想法吗?”曾佩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

周尤垂着眼睑,没说话。

曾佩:“好吧,那我来说说我的想法。”

“其实在这件事情当中,金盛也是受害方,但舆论只关注费轩以及跳楼问题本身。所以我们可以做舆论引导,让他们意识到金盛在这件事情当中处于一个什么样的位置。

“另外医院那边已经传来消息,被砸伤的那位路人左腿粉碎性骨折,需要手术。她的家境似乎并不好,而金盛会站出来承担她所有的后续治疗费用。舆论看不到这一点,但我们可以让大家看到这一点。”

曾佩的处理方案简单来说就是两个字:卖惨。

听完,周尤一怔。

其实她和曾佩想法一样,但当应对措施在脑海中成型,她也对自己产生了怀疑——

如果这样做,那和费轩有什么区别?

卖惨和博关注度,归根究底,不都是一回事吗?

况且警方那边已经传来消息,跳楼男子今年十六岁,还未成年。是因为考试作弊被抓,不敢去学校上课,所以才选择跳楼自杀的。

死者家人悲痛欲绝,不愿接受采访,也不愿媒体报道。

所以,她没有开口。

而周尤闪神这会儿,曾佩已经拍板,“如果大家没有别的问题,那就立刻执行,辛苦大家了,加油!”

“好的,佩姐。”

大家齐齐起身,开始行动。

周尤走在最后,曾佩忽然喊住她,“Zoe!”

“佩姐,怎么了?”

“江星的合同送过去了吗?”

周尤顿了顿,“那个,上午在金盛碰到江总了,他说不用急,可以晚一点再送过去。”

不自觉又回想起他站在身后、捂住自己眼睛的那一幕,周尤耳后根有点热,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回来这么久了,她总感觉自己身上还沾了点儿尤加利的味道。

话说回来,他已经帮过自己好几次了,可她还没来得及好好道谢,就急着赶回了公司。

实在是很不好意思。

“Zoe?Zoe?”

周尤回神,不自然地摸了摸耳朵,“不好意思,佩姐,还有什么事吗?”

“你在想什么?”曾佩颇为探究地望向她。

周尤摇头,又组织了一会儿语言,犹豫道:“佩姐,我就是觉得……我们这样做,是不是和费轩没有什么区别?”

曾佩稍稍挑眉,脑袋微偏,反问:“怎么会没有区别呢?费轩那边是蹭热点卖惨,但我们是被逼无奈。

“这一个人跳楼造成了一整个集团股价的下跌,你有没有想过,有多少员工要为此担责?

“包括我们,这次的活动策划我们准备了足足三个月,但就因为他这一跳,我们很有可能错失和金盛再次合作的机会,大家也都拿不到奖金,更别提升职了。

“自己的生命不好好珍惜,反倒因此影响了一大批不相干的人,这是他的问题,不是我们的问题。

“你们这种刚进社会的小姑娘,都很容易心软,我能理解。但你今天心软,明天失业的时候,可没有别人为你心软。”

“……”

周尤好像明白了,又好像不太明白。

懵里懵懂地点点头,她回到座位,很快又投入到亟待处理的工作之中。

-

嘉柏的紧急公关方案出来,金盛很快便配合方案发布了声明。

与此同时,嘉柏也在联络合作的时事新闻媒体还有网络营销公司。

中国人骨子里对死亡的忌讳,已经注定近期金盛商场客流量的惨淡。

但明确金盛在这次事件中的受害者地位很重要,凸显金盛对此事处理上的积极态度也很重要。

卖惨不是自己哭惨,而是要让别人觉得,你真的惨。

这种社会新闻大众的关注度最多一两天,甚至更短,要翻盘必须抓紧时间。

嘉柏下午,T7整组都忙到人仰马翻。

直到下班时分,网络舆论中,金盛终于有了一席之地。

“这商场才是真惨好吧,刚开业就被人这么砸场子,心疼了心疼了。”

“被砸伤的小姑娘也是惨,逛个商场都碰上这种事儿,不过听说商场承担了那小姑娘的医药费,要我说这钱就该跳楼那人家里出,关商场什么事?要死也不挑个好地方。”

“这么年轻干嘛想不开啊,还连累了人家新商场,这商场开业第一天呢,多大仇。”

有很多人跑到金盛的官微底下怜爱他们,夸奖他们有担当,说过两天再开张一定去看看。

金盛的股价在经历暴跌之后也终于平稳,且有回升迹象。

整组人都累得说不出话。

周尤三个半小时写了十篇新闻稿,还要不停联系媒体,不停接电话。

中途她还翻找出很多其他商场对于跳楼事件的处理办法,拿来和金盛这次的应对做对比,这也成为了大家对金盛另眼相待很关键的一手砝码。

忙到下午六点,事情基本处理完毕。

周尤看完时间,给江星的总助办打了个电话,“你好Fiona,我是嘉柏公关的Zoe,请问江总现在还在公司吗?不知道方不方便送合同过来?”

江彻刚好从办公室出来,Fiona掩住听筒,问:“江总,嘉柏的周小姐想过来送合同,您是要走了?那……”

江彻顿了顿,“让她过来。”

说完,他又走回了办公室。

“Zoe,你还要去江星送文件吗?不如明天再去吧,我看你脸色很不好的样子,先休息下。”同组女生关心道。

周尤边收拾东西边起身,“没关系,我先走啦。”

-

周尤赶到江星的时候已是傍晚,她怀里抱着签约文件,手上还提了个纸袋,里面装着江彻那两件酒店洗衣房已经清洗干净的衬衫。

也不知道什么情况,总助办的助理们都下班了,这位江总竟然还没走。

她敲了敲门。

里头低低地传出一声,“进来。”

周尤看着指纹锁,还不知道该怎么操作,就有圆头圆脑的机器人过来给她开门。

周尤颇为好奇地打量了一眼开门的机器人,但人家很高冷,开完门,又无声无息漂移回了自己休息的位置。

真有意思。

她不经意抬头,正想开口打招呼,却忽然一怔。

办公室开了整面的百褶窗帘,宽阔的全景落地窗将整座城市的车水马龙都尽收眼底,蜜色夕阳在天边映成深深浅浅一片。

江彻坐在办公桌前,整个人都浸润在这幅黄昏油画里,发丝也被光晕染成淡淡的灵金色,好看得有点不像话。

见周尤进来,江彻目光从电脑屏幕上移开,双手交握着,手肘撑在桌上,他淡声道:“周小姐,合同给我。”

周尤这才回神。

他看东西一目十行,没用多久就扫完合同,利落地签上了自己名字。

——“谢谢江总。”

——“时间不早了,一起吃个饭?”

两人几乎是同时开口,江彻的话音稍晚一些落下,而后两人对视,无端静默。

周尤正想着该怎么委婉拒绝,嘴唇翕动张合,忽然觉得眼前发黑。

她眨了眨眼,什么都看不清了,耳边嗡嗡嗡地,有强烈的眩晕感袭来。

她说不出话,意识也开始模糊,很快便陷入一片黑暗。

在失去意识前,她好像跌入了一个略显清冷的怀抱,好像还有人在喊她的名字,一声接一声地。

延伸阅读

基因冥第四章  http://www.dollarbid.cn/6q0r.shtml
宴会这天如约而至。出门前,宫本眉眼舒缓,手法娴熟地揉着大狗软乎乎的肚子,“乖乖,今晚

玄幻:我养的妖兽强无敌第四章  http://www.dollarbid.cn/xzk1.shtml
“如果你真的想知道答案,那么就别跟丢了。”穿着一件褐色长袍的少女小心翼翼地躲在一旁的

忘白的修仙日记在线阅读华凌云府  http://www.dollarbid.cn/x03q.shtml
郭长生这个气啊!若不是还吃着云镇远请的饭菜,现在就要翻脸。压了又压,终于化悲愤为食量

吾家艳妾之第三章(3)  http://www.dollarbid.cn/neyd.shtml
“我不想去霍格沃茨。”放下茶杯的布莱兹再次对坐在他对面的英国绅士抱怨说。“嗯?”“我

重生之主宰第十章在线阅读  http://www.dollarbid.cn/pbqe.shtml
暮光坐在华丽非常的八抬大轿上,耳边响起的是敲锣打鼓之音,与喧闹的人群。她无聊的摸着手

你我的小时光在线阅读第2节  http://www.dollarbid.cn/giws.shtml
把城里的事情安排妥当之后,苏千儿提着她的行李箱,当天就赶回了家。她的老家在五柳村,地

官秋新文《替魔尊赎身之后》  http://www.dollarbid.cn/s077.shtml
晚上7点正是下班高峰期,山城本就不宽敞的大街上此刻被车流挤得满满当当,高大的公交车一

反派每天喜当爹[快穿]在线阅读秘书  http://www.dollarbid.cn/u2c3.shtml
由于被外套包着头,林若嫣根本看不清楚,也不知道宇浩为何会带个陌生人来家里,不由把探寻

全校都以为我们是死敌在线阅读第六章  http://www.dollarbid.cn/gq6u.shtml
“这里,应该不是你的故乡吧?”陆知年进一步试探道。“奴……没有故乡。”自己从小被辗转

蜜桃吻在线阅读第9节  http://www.dollarbid.cn/na3w.shtml
方斐靠借位混过去孙兰馨扇她的戏份后,在B组又拍了一周,紧赶慢赶终于适应了拍戏的节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王)骄傲的少年第一章在线阅读

    晚八点,天空突然掉起黄豆般大小的雨点。华厦京华市,一家星级酒店的门口,陈旭撑着把雨伞,目光时不时朝酒店望去,似在等什么人。突然,酒店里一阵骚动,一群人拎着喜糖盒子走了出来。见到人群中一对五十岁左右的夫妻,陈旭精神一振,赶紧迎了上去:“爸,妈,今天诗诗在公司加班要谈合同,所以让我来接你们了!”“你来接

  • 梦的密语之十八只

    沉闷的呼哨声在空中响起,凶厉的鬼车追逐着已被暗黄瘴气感染的七眼血鸦,九只正在滴血的鸟喙分别朝向不同方向,撕裂,啄食着不愿放弃宴席离去的血鸦,在空中享受着丰盛的晚餐。呼啸奔驰的祸斗在杜飞炎的招呼下奔驰而来,暗红色岩浆样纹路随着奔跑不断收缩膨胀,吸食了火焰和魔物之后,原本虚影般的祸斗越发结实,精钢般的肌

  • LOL:我夺舍了戏命师赚钱大计的第一步

    厅中家具陈设虽古旧普通,也气派大方。“叶城主,几日不见风采如昔啊。”唐啸行至客厅,就见身形微胖蓄八字胡的城主叶宽如熊坐着,一身的酒气,面颊泛红,表情捉摸。唐啸忙作揖见礼。“唐啸兄弟,你可瞒的我好苦啊。”叶宽起身,一把抓住了唐啸的手,那眼神饥渴无比,就像抓到了个超级大宝贝,生怕跑了。“这话从何说起?”

  • 综影视请叫我007第二章在线阅读

    张玮使劲揉了几下被异常光亮照射的双眼,眼前模糊重影的画面逐渐清晰起来。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异常漂亮的女性,一头浅蓝色的长发自然的垂直的腰部,光洁的额头两侧各有一小缕细发。深邃的双眼中有着不同于常人的紫色的眼眸。而身上穿得却不是西装或者更加平常的便装,而是一种奇怪的长袍,脚下更是踩着一双棕色的靴子,给

  • 昆仑雪之御灵魂牢,河内与河外(6)

    有些话,不能乱说,说了,就错,错了,就要付出代价。正如现在的陆小台,就因为某句与师父的对话,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虽然某人还是十分含蓄,并没有直白的当面打脸,可那张写满了无辜的俊脸,还是时刻YouHuo着巫老对其饱以老拳。因此,事件的最终结局,便是巫老ChouDong着两片粉嫩绵软的唇.瓣,将陆小台赶回

  • 扶摇皇后之龙影(4)

    额…,时间静止了。“什么?你退婚,你没开玩笑,她可是我姐,我姐,慕容璃月,无数人追求的对象,帝都第一美女,你以为你是谁啊,敢退我姐的婚,不行,绝对不行,我也绝对不同意。”“额,这你要让我怎么做?”叶玄被他给说蒙了。“嗯…,你先和我姐试着接触一下,她同意我也同意。”慕容天说道。“老爷子,我来这就是为了

  • 古今妖都

    暴雨如万条丝线从天上飘落,屋檐落下一排排水滴,像美丽的珠帘。雷电如大地愤怒般从空中闪过,乌云下闪过一片片的闪电,像优美的弧线。月夜独自一人在大路上走着,想着……一点也没有觉得雨水落在身上,徒然没有觉得外面优美的一目。月夜从小就是孤儿,后来被一个修真的老头收养,待他亲如孙子般,拜他为师。可惜却因为妖魔

  • 超级回收系统之美妙的一夜(4)

    接着李正阳又修炼一门叫做“星魂术”的灵魂法门,虽然《圣皇诀》也兼修灵魂,但是《星魂术》中还有搜取别人记忆,让其他人或灵兽认主的法门,还有一些其他的灵魂术法。除此之外他还学习了一些攻击法术,学习一门步法:“飘渺步”,和《金刚护体神功》。飘渺步虽然不比御剑飞行迅速,却是最适合这到处充满现代化的社会;学习

  • 穿进霸总文后我放飞了自我之好尴尬啊(4)

    “那、那个我就是群众演员而已,你去准备吧要开始拍了。”顾深笙结结巴巴地说。男神跟自己说话了啊!好激动好激动!我的男神怎么可以这么帅呢!简直帅到人神共愤呐好不好!!!不对,三个人都帅啊!!!导演喊开始了,顾深笙立马进入状态。只见导演还在跟TFBOYS用口型说:“等下拍照的时候和女主亲密点!”顾深笙的手

  • (陆小凤)云深不知处在线阅读第十章

    在位子上的男人,皱起了眉头,看着被她紧紧抓住着的手臂,语气有些冰冷:“松手!”女人有些害怕的看着他淡漠的表情,颤抖着收回了手,张易升甩了甩手,不屑地对她说:“我想,你应该清楚,我们的交易,已经结束了。”“可是,我可以再给你你想要的任何东西,只要你能帮我!”张易升闻言笑了笑,靠在了椅子上,看着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