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人妖大战之悲伤之城第九章

作者:陈伯刚先生 来源:纵横中文网

次日一大早,荆屿才刚要拐进鹿家小区,就看见个小身影炮弹似的冲了过来。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太粗心,碟片给错了……应该是这个。要不然,你在路上听吧?我替你看着路好了。”

满心愧疚的鹿时安就像犯了天大的错,一个劲道着歉。

“无所谓,”荆屿垂着眼,“反正我也没打算听。还有,你的CD我忘带了。”

“喔,没关系。”鹿时安大方地安慰,“别弄丢就行。”

晨曦中少女的轮廓柔和宁静,有着和那个人一模一样的气质。

察觉到荆屿的视线,鹿时安偏过头,一手拿着鸡蛋饼,一手摸了摸自己的嘴角,“有脏吗?哪里?”

“没有。”荆屿撇开视线,却又看见自己提着的小袋子——里面是今日份的早餐,鹿时安自己煎的鸡蛋饼,还加了火腿肠。

热气从袋子里升腾,又凝成水珠。

肉眼可见的柔软。

鹿时安嘴里包裹着鸡蛋饼,又看了眼他的,“你快吃掉吧?不然就焐软了。而且万一到了学校,又被李老师——”

“食不言。”凉凉的三个字。

“呃……嗝。”被冷不丁打断的鹿时安气息不顺,尴尬地打了个嗝,顿时委屈成软绵绵的包子,鼓着腮帮子瞪人。

荆屿嘴角不经意地勾了下。

鹿时安气呼呼地啃了口鸡蛋饼,仿佛是咬在他胳膊上。

结果直到进教室,荆屿还是没碰她做的鸡蛋饼,也没进教室,不知去了哪儿。

鹿时安心不在焉地看了会书,借着去洗把脸的由头出了教室,这才遥遥看见走廊那头,荆屿和隔壁班的男生正靠在围栏上交谈……

一边,在吃她的鸡蛋饼。

心口堵着的气一下就顺了。

“在看什么?”宁九顺着好友的目光往远处看,正看见个瘦小的背影蹦蹦跳跳地往楼梯道走,连跃动的马尾辫梢都透着快活。

又仔细看了眼,认出来了,又是那丫头。

宁九转过脸,死死地盯着荆屿,“不简单,绝对不简单! 你对这丫头的关注已经超过过去十八年对所有女生关注度的总和。”

荆屿将吃完饼的塑料袋卷好,瞥了好友一眼,“说这么长一段话,喘吗?”

宁九被损惯了,不以为意,“还有这爱心早餐,该不会也是她做的吧?她到底什么来头,你——”

荆屿抬手,隔了大半米距离把塑料袋卷成的小球投进垃圾桶,“放学有空吗?”

“有,要干嘛?约会啊?”宁九吊儿郎当地说,“先说好了,哥是直的。”

荆屿白了他一眼,直起身,往自己教室方向走,“陪我找个东西。”

“要找什么?”宁九追问。

荆屿抬起右手,懒散地挥了挥,示意放学再说。

*** ***

因为功课好,鹿时安从不怕被当堂提问。

但现在不同,每次李淼点名,她都跟着提心吊胆,生怕点了荆屿,更怕他又答不上来。

虽然上课之前,她逼着荆屿过了一遍课文,确定他掌握得七七八八,但是看着他在李淼课上那副提不起精神的模样,鹿时安的心还是放不下来。

“荆屿。”

果然来了!鹿时安心里一咯噔,比自己被点名紧张多了。

身侧,荆屿慢慢站起身,手指搭在课本上,看不出情绪来。

李淼最讨厌看见他这个样子,要死不活的。十七八岁的学生,就该阳光积极一点,天天一张死人脸给谁看呢?

李淼蹙眉,走到荆屿身边,一把将他的课本合上,“背。”

鹿时安的心总算归位了半颗,还好,只是背。课前她听荆屿背过了,已经大差不差,幸好不是默写单词……

没等荆屿开口,李淼忽然皱起眉,将他的英语书拎了起来,冷声呵斥:“这些是什么?这就是你改邪归正的态度?”

后排的学生也忍不住勾起脖子,想看看荆大佬的书上究竟有什么?

于是就看见书封上的男**学……都被圆珠笔涂成了兵马俑,而且是奇丑的那种。

“噗。”有人笑出声。

李淼更火,将书扔在桌面,痛心疾首,“亏得我还相信你要改过自新!真是狗改不了食屎……书肯定也一句都没背,是不是?”

荆屿扫了眼桌上散开的书,嘴角划过一丝嘲讽,“嗯。”

“嗯是什么意思?你还真没背?是不是?”

荆屿抬眼,无所谓地说:“没背。”

李淼怀疑自己会被气成脑淤血,在尊重学生和自我保护之间终于选择了后者,指着教室大门,“出去!”

荆屿一言不发地拉开教室门,出去了。

留下李淼气不顺,只觉得流年不利,才会分到这么个刺儿头,余光看见鹿时安没精打采地伏在课桌上,头都没抬。

“鹿时安,不舒服吗?”

鹿时安被吓了一跳,忙直起身,支吾着:“肚子有点疼……”

“要去洗手间就去吧,”李淼叹了口气,“快去快回。”

鹿时安随手抓了包纸,佝偻着腰往教室外走,直到反手关上门,她才直起身子,静静地看向靠墙站着的少年。

“为什么?”她比着口型问。

荆屿耸肩。

“你明明会背!”她急了,面颊泛红。

可荆屿没有给出回应,她只好凑近了些,小声说:“一会儿下课,跟李老师道个歉,背给他……”

“不用你管。”

鹿时安愣住,“你说什么?”

荆屿垂下眼帘,“这是我的事,不用你管。”

鹿时安胸|脯|起伏,唇动了几下又被自己咬住,一双小鹿般的眸蒙上了一层雾气,最终捏起拳,转身推开了教室门。

“怎么又回来了?”李淼的声音。

“……不疼了。”鹿时安答。

门关上,一切归于宁静。

无人的走廊,从一扇扇窗户里传出的声音都像隔着万水千山,与他无关。

只有眼前的空旷属于他,从来都是。

背靠在墙上的荆屿低着头,脑海里响起上课之前,鹿时安单纯快活的声音——

“你看,你都能背出来了,这次李老师也没理由批评你了呀!”

没理由吗?不需要理由。

他不受这个体系的待见,无论在哪,带着原罪。

*** ***

十字路口,丁蓝第N次回头,然后压低了嗓子对鹿时安说:“亲爱的,为什么我觉得荆屿在跟踪咱们?”

鹿时安板着小脸,头也不回,“顺路而已。”

“不是吧?我刚刚特意放慢脚步了,他腿那么长,早该超过去了。”丁蓝柯南附体般神秘地说,“可他居然也慢下来了,这不可疑吗?”

“路又不是我们开的,他要走还能不让吗?”

丁蓝狐疑地看着鼓着包子脸的鹿时安,“……你在生气吗?鹿鹿?”

“没有,我才没有生气。”

这语气,明明就生气了,而且气得不轻。

“那我走了喔,”丁蓝附耳对她说,“你千万留意荆屿,我真的觉得他在跟踪你。”

“知道啦,明天见。”心不在焉。

鹿时安闷头往家走,就当压根不知道有人跟着,直到拐进楼栋,上了二楼,才悄悄从窗户往下张望——

人却不在。

鹿时安双手拍了拍脸颊,打散了莫名其妙的不愉快,三步并作两步往楼上跑去。

此时小区外,宁九正勾着好友的脖子审问,“……女朋友?”

“不是。”

“在追,想她当女朋友?”

“不是。”

宁九彻底懵圈了,“都不是,你天天接送干啥?”

荆屿拨开他的手臂,“走吧,乘着店还没关门。”

宁九看着他的背影,叹了口气追上前,“什么店啊?”

二十分钟后,音像店。

茫然的宁九追在好友身后,“阿屿,你什么时候开始怀旧的?这种老掉牙的歌手,亏得你还知道名字。我跟你说哦,怀旧是初老症状之一。你才十八,正青春大好年华——”

荆屿从一人高的CD架边回头,“阿九,你听说过德云社吗?”

“啊?”

“建议你填志愿之前考虑它。”

宁九:“……”

“要找云生专辑的男孩子还在吗?”老板从后场绕出来,掸着手里CD盒上的灰,见荆屿迎过来忍不住多打量了他两眼,“这碟子可不好找。出片的时候还是磁带,都是后来翻刻的碟,少得很。”

“嗯。”荆屿接过碟片,掏钱包,“多少钱?”

“六十八,”老板满脸爽快,“零头免了,给六十五好了。”

“抢钱啊?”宁九嚷道,“这种压箱底卖不出去的货——”

说着话,荆屿已经把钱递过去了,看得宁九肉疼。

老板收了钱,又问:“还要别的碟子吗?老CD,我这儿还有好多。”

“当我们是收废品的呢?”宁九扯着荆屿的胳膊,把他拽出唱片店,又忍不住打量这张“昂贵”的老压货,“这人有什么特别?down到Mp4里听不行吗?”

正说着,荆屿已经撕开了碟片的塑封。

“这人……”宁九勾着脖子看,“怎么有点眼熟?”

封面上的男人清秀,尤其是眉眼,总觉得在哪儿见过。可这起码是父辈的人了,宁九琢磨着自己不怀旧啊?搁哪儿见过呢……

荆屿翻开盒子,取出碟片,然后将盒子里衬着的封皮一团,握成球和歌词本一起扔进了路边的垃圾桶。

宁九:???

荆屿将*|着壳子的碟片塞进书包,“走吧,回家。”

宁九满头雾水地走了十多米,突然恍然大悟,“卧|槽?这人该不会是那丫头她爹吧?”

荆屿神色一凛,正要否认。又听宁九五体投地地说:“你丫追妞都追到从老丈人下手了?!可以啊,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我真是低估你了,情圣啊哥!”

不是的。

他没有。

他做这些,才不是因为要追鹿时安。

……不是的。

延伸阅读

贝德洁洗衣加盟  http://www.shastapodcaster.com/u7ef.shtml
贝德洁洗衣是贝德洁洗衣连锁(北京)有限公司旗下的品牌。贝德洁国际洗衣产业代理机构作为

眠眠不觉睡眠修复加盟  http://www.shastapodcaster.com/2ig.shtml
睡眠不好,会伴随很多问题,于大众而言,一个好的睡眠,是需要的,也是必要的。眠眠不觉睡

披萨小屋加盟  http://www.shastapodcaster.com/shbv.shtml
协助选址:协助进行实地市场环境分析评估,确定开店位置。系统培训:披萨小屋,强化培训到

黔城壹家连锁便利店加盟  http://www.shastapodcaster.com/g88o.shtml
贵州黔城壹家贸易有限公司于2014年3月成立,是一家以便利店连锁加盟、商品配送、形象

俪兰加盟  http://www.shastapodcaster.com/nla4.shtml
暂无

欧美思化妆品加盟  http://www.shastapodcaster.com/sge1.shtml
欧美思化妆品专卖店是欧美思精心设计、潜心打造的集化妆品、个人护理品、化妆工具、洗护用

恩金加盟  http://www.shastapodcaster.com/d7pt.shtml
恩金机电设备是致力于螺杆式空压机的销售及维修保养的级公司。我司多年来一直致力于螺杆式

慕臣便利店加盟  http://www.shastapodcaster.com/63r1.shtml
时尚慕臣:“慕臣”及“Monsoon”是有武汉佰润茂业商贸发展有限公司持有的便利店品

德宜宝加盟  http://www.shastapodcaster.com/p4qn.shtml
德宜宝油,进行菜籽包衣去除处理,清除依附在包衣上的有害物质芥子甙,完整保留了菜籽丰富

红点加盟  http://www.shastapodcaster.com/p36q.shtml
红点箱包总部是男包、女包、钱包、双肩包、皮质包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花开花落花归尘在线阅读第4节

    流云开始练体已经过去了一年的时间了,这一年了里流云每天坚持扎马步,打长拳。从一开始的马步没一会儿就两腿发颤,到现在可以做到两个时辰纹丝不动。姜亮姜林眼里满是震惊,两个人其实一直没有想到孩子会这么刻苦,这种日子根本就不是一个孩子可以承受的了的。马步蹲到两条腿失去知觉坐倒在地上,打拳打到身体支撑不住自己

  • 我真的不想当皇帝之火爆的药和人才(4)

    第004章火爆的药和人才不老药发布后在整个世界都引起了轩然大波,大量的有钱人争着第一个吃螃蟹,100万美金对于他们来说真的不算什么,但效果是惊人的。很多白发的老人一夜间黑了头,皮肤也不在干巴巴的,体质也慢慢的回复了起来。而年轻点的也明显的感受到了体质的大大增强,夜晚的生活自然更加丰富起来。他们的带头

  • 反派的娇软情人[穿书]第三章在线阅读

    夏玄早上10点就到了火车站,离约定时间还有半个钟头,他随便找了个阴凉的地方点了支烟等待。振云市的老站保留着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原汁原味。“振云站”三个金色行楷因为岁月的风吹雨打有些暗淡,土黄色的墙体上,大红的“候车厅”三字方方正正。火车站前道路狭窄,两旁栽满梧桐树,树荫下摆着几个早点摊,中年商贩们正聊

  • [全职]职业选手不容易林南价值三十万

    一旦这个段九的家伙成功与黑暗联盟交易了,那黑暗联盟的人,很快就会出动。黑暗联盟的人,那可都是武者……林南一人绝对无法抵御,就算他有再多的小弟也一样,一个普通的人,哪怕他再能打,也不能和武者相提并论。叶陌既然知道了这件事,自然不能坐视不管,哪怕会因此而得罪黑暗联盟,但叶陌他也无所畏惧,毕竟,林南可以说

  • 梵星帝主第二章在线阅读

    洞也不是太大但是起码够遮风挡雨。左什扭过身子在洞里的最角落捣鼓了半天取出来一个小布袋扭头就仍给了大胖。“这里面有十五两银子,大胖晚上你去挑个时间把这些都花了吧。”“锤子啊,好你个左什!”“你一个人偷着藏了这么多的银子,你小子真不学好,的亏是我跟着你来了,要是我跟着王虎他们走了恐怕一辈子都不知道你还有

  • 我成了魔物娘之主第10章在线阅读

    我们二人凝神片刻,已听到东南方向,隐隐有凄厉的狼嚎,不禁相对失色,均知沙漠遇狼,最是要命,任你武功盖世,面对铺天盖地的狼群,也是束手无策,命丧狼吻。梁凉左手握成拳头,在右掌上一击,道:“糟了,我们杀了这么多人,估计是狼群被血腥气招来了。”三人对看一眼,异口同声大叫:“还不快逃!”我们奔下沙丘,各自上

  • 杨老板:大师必须是我的随笔

    在美剧里汉尼拔遇到了威尔,一个特殊的存在,共情能力不是每人都有的,汉尼拔作为一个有着强大控制欲的人,对威尔兴趣的产生也就不足为奇了,进而向培养威尔的想法也是可以接受的。再说阿比盖尔,我一直相信这个女孩是不单纯的存在,帮父亲狩猎人类,不是一般人可以做的,我甚至会阴谋论的分析过这个角色,作为杀手父亲最喜

  • 铠甲勇士:吾为帝皇之右翼分坛(8)

    一早上,莫风仍然不见踪影,而苏繁诗房外的迷阵还没困住敌人,她就自己先被困住了。大概莫风以为自己早上一定能回来,所以布下的迷阵不仅阻止了外面的人进来,也阻止了里面的人出去。虽然看上去只是一个简单的石阵,虽然是在她熟悉的苏家院子里,可是……她怎么会走不出去?她朝着原来的方向走,以为自己是一根直线地在走,

  • 反派白月光指南[穿书]在线阅读第五节

    银发的男人单手托住苏苜的身体,动作小心翼翼。但实际上他现在所做的事情和一位冷酷的外科医生无异——这孩子断了三根肋骨,内脏有一定程度的破损,连续的高强度作战让他的肌肉过度疲劳,同时身体还有些脱水。真是非常糟糕的情况,“你还撑得住吗?小朋友?”银发男人在苏苜耳边轻声问道。银发男人担忧的看了看苏苜苍白的脸

  • 穿成女团绿茶担当之身背巨剑的少女(7)

    魔物的魔力并不足够强大,它们移动的速度也不够快。“除非是……时空裂缝……可是……”我妈喃喃道,她仰头看向远方的天空,“那边……究竟发生了什么?”我爸轻轻揉住我妈的肩膀,安抚地亲亲她的额角。“……”目睹父母撒狗粮的我默默把头转向一边。我的心情没有随着平安脱险好起来——当你陷入某个事件,你手上的信息最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