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满级之后隐居涂山第十章在线阅读

作者:想火想疯 来源:飞卢小说网

萧还帆本来在办公室加班,正准备回家的时候,看到手机连着响了好几声。

打开看是沈秘书给他发的消息。

上次被安然那样威胁,萧还帆只能同意用梁思粤。不过他也不是胡乱答应,梁思粤的工作能力他是认可的,如果没有安然这一层关系让他想要避嫌,说不定萧还帆早就把梁思粤挖过来了。

这样也好,正如安然所说的,把梁思粤派到京市,沈秘书就能抽出身来到沪市来帮萧还帆,他就不用那么忙了。

沈秘书前面几条消息是在说工作交接的事情,他现在正准备上飞机,两个小时后就能抵达沪市。

不过最后一一条消息却是一张截图:“没有什么是一顿火锅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两顿。”

下面是一张夏彦和火锅菜品的合照。

沈秘书并没有就这张图说些什么,他的手机已经关机,飞机准备起飞了。

但是萧还帆看到图片下端显示的微信定位,抓起外套就离开了办公室。

夏彦自己这顿饭吃得悠闲自在,一个多小时之后才走出海底捞。时间也不算太晚,才八点多,索性转头又去了书店。

挑了几本新出的工具书,法律的工具书都是又厚又重,砖头一样,索性就跟书店预约了邮寄服务。

出门的时候却突然后悔了。

其实下午离开办公室的时候天就有些阴,但这几天一直都是阴天,所以夏彦也没有在意。

但关键是这会儿下起了雨夹雪。

在购书中心的时候暖气开得很足,灯光温暖,完全没想到推开门后是两个世界。

从这里走到地铁站还有好一段距离,再说下了地铁之后,到翠湖苑还有一段路。夏彦折返回购书中心的前台询问是否有雨伞租借,前台服务员抱歉地说:“已经都借出去了。”

她叹了口气,只能把羽绒服的帽子戴上。

幸好已经把买的书办理过邮寄,否则捧着那堆大砖头更惨。

夏彦贴着墙根慢慢往地铁站的方向挪,湿冷的雨水溅到脖子里,刺骨的冷。她低着头,却发现头顶的灯光似乎被挡住了。

抬头望去,是黑色雨伞的手柄。

而手持雨伞的,是她再熟悉不过的人。

他比夏彦高出一个头,从这个角度看去下颌线格外清晰。

萧还帆的脸的确是英俊帅气的,这也是当初他最吸引夏彦的地方。为了这张脸和这幅身材,夏彦其实在认识之后很快就感受到了他的诸多臭毛病,但还是和他谈了足有三年的恋爱。

直到那次萧还帆让她陷入假项目风波,差点毁了夏彦的职业生涯。

夏彦没有说话,只是警惕地望着他。说实话,她是真不想在这种尴尬的情形下和萧还帆见面。

按照夏彦的想法,最好是等到她功成名就然后还找了一个更高更帅的新男朋友,光鲜亮丽地站在萧还帆的面前,那才是完美的故事进展。

而不是穿着臃肿的羽绒服在屋檐下面躲雨,并且头发还被雨水打湿了。

她已经能想象到萧还帆张嘴该如何的讽刺她。他这个人一向就是这样子的,天底下就他最牛气最厉害,其他人都是渣渣。在他眼里渣渣就老老实实听话就好了,竟然还有自己的想法,那简直是特别可笑的事情。

也许这才是夏彦和萧还帆分手的真正原因,他从来没真正尊重过夏彦的努力。

但是萧还帆并没有像她想象中的那样做。

他只是把伞递给她,神色自然,就像是温和的人面对一个多年未见的普通朋友,就像是一个礼貌的绅士面对深陷困境的姑娘。

“你需要伞吗?”他淡淡地说道,客气疏离,但是又有种客户服务式的体贴:“我车上还有一把。”

这和夏彦记忆中的萧还帆完全不一样。

她一时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地就握住了伞柄。

然后那个人微微点了下头致意,没再多说什么,转身走入雨中。

他的车就停在不远处,黑色的大衣,黑色的车,拉开车门,干净利落。

萧还帆并没有贸然地说要送她回家,也没有任何对于过往的评价或者是奚落。他只是简单地走过来,送了一把伞。

他的身姿依然挺拔,脸庞也没什么变化。

但是整个人,好像就是不一样了。

过两天夏彦去4S店提了车,并没有什么大毛病,音响很快就修好了。

把做好的资料交给叶主管之后,夏彦这一年的工作就算是彻底完成了。明天是大年三十,全部放假,人事部又发给她一些新的简历。夏彦挑了挑,心里有了想法,准备年后就挑几个人过来面试。

没有助理的工作,的确是太累人。

沪市禁烟花炮竹,但公园和小区里还是有人拿小个的烟火棒挥舞着。独自一人开车从超市回来,未免觉得有些凄凉。和夏候嘉视频通话过后却发现弟弟过得更惨,中国年他们根本没放假,还在练习钢琴。

听着夏候嘉包含关切的话语,夏彦也不得不将自己形容得幸福快乐一些,省得让他担心。可是一个人回到租的房子,即使开足了空调,也驱散不了空旷的冷意。

夏彦原本半是发呆地在沙发上坐着,骤然回过神来,却注意到挤占餐厅全部位置的那驾钢琴。

掀开防尘罩,用湿软布巾将表面浮尘擦拭干净。光滑的表面泛着宛若星辰的柔光,如同上等的瓷器,分明是冰冷的材质,却恍若散发着暖意。

她轻轻按下音符,琴键发出悦耳的响声。黑白色的最纯粹的颜色,却能够演绎出复杂的心情与所有的乐章。

夏彦磕磕绊绊地弹了一段故乡,随即停下指尖叹了口气。小时候她能够和夏候嘉一起四手联弹,但是现在夏候嘉的钢琴饱受粉丝和一些乐评人吹捧,而她却连续几年没有碰乐器了。

就好像是,活着活着,就成了最平庸的人。

在这冷清的夜里,一切思绪都能够萦绕发散开来。星星没有灯火明亮,空气不如空调温暖。夏彦拿出平板电脑下载了林间小溪的曲谱,放在钢琴的支架上,重新敲打琴键,开始演奏起来。

也许她并不专业,钢琴闲置了许久有些音调还需要调整,节奏也不完全对。但是一个人的音乐,原本就不需要听众,而在于创造与表达的过程。

清亮婉转的钢琴声在家家户户的热闹的说话声与电视声中并不显眼,但是防盗门外,萧还帆认真倾听完了这首曲子。

一曲谈毕,夏彦重新将钢琴的防尘罩盖上。她准备去厨房煮一袋速冻饺子,正当年节,寒酸也有寒酸的过法。

然而出门倒垃圾的时候,却发现一个年轻男人倚靠在电梯门口,西装革履却一副没有骨头的样子,看起来醉醺醺的,几乎就要滑倒在地上。他似乎想点一支烟来抽,但却怎么也点不着打火机,手中不稳打火机摔落在地,毫无形象地弓着腰去捡。

“萧还帆——你怎么在这儿?”夏彦迟疑半晌,开口惊动了男人。

如果在其他场合夏彦多半会装作视而不见,但是她还从来没有见过萧还帆如此狼狈的样子,简直像是落难的流浪动物。

萧还帆抬头没想到是她,连忙直起腰尽力恢复他的精英做派,但是精神却有点软,差点一个趔趄摔倒在地,窘迫中带着讶异:“怎么……是你?”

夏彦没有说话。

萧还帆知道她还防备着自己,不想表明住处,只得先解释道:“我表妹原先住在这里,她出国了,房子空着。姨妈给了我钥匙,让我过来住段时间。”

说罢,还指了指2101的门。

——那是夏彦从学妹那里租来的房子。

她下意识地觉得这里面有什么问题,可是学妹的家庭她是了解的,资产上亿,不至于在一套房子上面做手脚。

难道说,萧还帆的话是真的?

夏彦半是遮掩地问道:“我也住这栋楼。你表妹是谁?或许我认识。”

“郑子瑜,她妈跟我妈是堂姐妹,也是汉京大学的,你说不定认识。”他揉着太阳穴,一副头疼欲裂的样子:“那我就先进去了,以后有机会再见。”

一副疏离客气不愿意多话的态度。

郑子瑜的确是夏彦那个学妹的名字。

夏彦打开手机软件发微信问她:“你和萧还帆是亲戚?”

她握着手机看着萧还帆摸索着去开房门,这套房子安全系数很高,有两个门,外面一个用钥匙,里面一个用密码。萧还帆拿的的确是正确的钥匙,很快就打开了外面的防盗门,伸手就准备去输入密码。

这时候郑子瑜的微信也回复了:“嗯……关系上来说他是我表哥啦,不过他们公司的业务什么的我可是从来不了解哦~如果彦姐想要联系方式的话给不了呢~”

看来是把夏彦当成是想通过这条关系套近乎的人了。也对,她上来就问萧还帆,的确是一般人都会忘这方面去想。

夏彦出来倒垃圾只关上了外面的防盗门,里面的密码门却没有锁,萧还帆正准备输入密码,然而一推就开了。他也显得有些意外,不过看起来身体难受至极,踉踉跄跄地就走了进去。

然而客厅里面亮着灯,空调开着暖气,咖啡桌上还有半碟没吃完的饺子。

夏彦也等不及询问郑子瑜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了,把手机往兜里一插,挡住即将关上的门,斟酌词句,清了清嗓子说道:“郑子瑜把这套房子租给了我,我现在住在这里。”

“哦……哦。”萧还帆的表情略显魔幻,醉酒让他整个人显得呆呆的,半天才反应过来。

他往后退了两步,似乎想要转身离开,却又转过头来满脸茫然地请示夏彦:“我先前有些行李放在这里了,能不能去拿一下嘛?”

最后的语气词甚至拉了长音,一米八七的人竟然有些傻不愣登的撒娇意味,以前他是从来不会这样说话的。

——醉酒的人可真有意思。

延伸阅读

非生命进化论第7章在线阅读  http://www.zgrsck.cn/x47r.shtml
法会结束后,人们三三两两的开始下山。祥子备好了马,来到娟子住的寮房。门开着,里面却不

修仙伏魔记炎阳神犬  http://www.zgrsck.cn/agni.shtml
待得走出了养灵草所处的洞府,叶航便御起诸天剑,不过两个时辰,便到达了魔炎山的核心深处

我喜欢的同人文在线阅读第1节  http://www.zgrsck.cn/bm33.shtml
2019年12月31日。虽是凌晨,国家天文台内灯火通明。台长助手、正教授刘智教正在指

网游之所向披靡在线阅读第二节  http://www.zgrsck.cn/xjic.shtml
高跟鞋的声音再次响起,大门打开,姚心怡带着经纪人和助理不可一世地昂头走过,会场终于打

至上魔心在线阅读第五节  http://www.zgrsck.cn/ydpx.shtml
第五章闯进丽丽家看着那冷酷的脸,丽丽豪不怀疑如果不让这个人住,他绝对会杀了她,吓得抖

火影之沐白传之废材?天才!(求鲜花收藏)  http://www.zgrsck.cn/pcli.shtml
陈浩缓缓睁开了眼睛,慢慢清醒了过来。自己也没有想到,会以这种方式活下来,这具身体也叫

九重剑帝在线阅读第2章  http://www.zgrsck.cn/ucv4.shtml
这是一座巨大而完美的庄园,占地面积令人惊叹,庄园很是漂亮,中央一座豪华的城堡坐落,四

刘备日记在线阅读第十节  http://www.zgrsck.cn/6zno.shtml
京乐春水就这样走了,瞬步一用悄然而去,就好像他从来没有来过这里,这让罗陌不由感叹,终

原存者第6章在线阅读  http://www.zgrsck.cn/pi49.shtml
看完查克拉提炼法之后,水户门阳就开始了自己的实践,或许是两世为人的缘故,水户门阳的精

末日之时空商人在线阅读全场震惊到哗然  http://www.zgrsck.cn/uugh.shtml
“可恶!”黄茯苓憋得俏脸通红,她猛地站起身,冲着台下还在愣愣盯着裁判席的唐念天拢手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念灵帝第9章在线阅读

    公孙止把段延庆带到外伤科,交给主治医生胡青牛后,心中牵挂李莫愁,匆匆的往李莫愁所在的科室赶去。段延庆一项检查都没有做完,一回头在自己心中德高望重的大哥就不见了,不由的心烦气躁,这个时候一个和自己一样鼻青脸肿的小青年来到外伤科,一路骂骂咧咧好像这个世界都欠他钱一样。这个小青年就是韦小宝,倒霉的韦小宝一

  • 鬼岛之王之来自城市的呼唤(6)

    在三六省省城并州市的经济开发区,这里到处可见金山集团旗下的各个部门和所属分公司的办公楼。金山的员工们,一直都奉行董事长白文远的狂人精神,经常是夜以继日的工作,夜幕降临的时候,大楼里经常是灯火通明。在金山总部大楼办公大厅里摆放的玻璃屏风上,写着白文远的一句训导:走进金山,你无需感叹来自农村的贫穷,也无

  • 人鬼仙魔之各种陷害(8)

    中午,快要下班的时候,楼下食堂的一位工作人员,给杜小薇送来一个热气腾腾的盒饭。杜小薇惊讶地问:“谁送的?”工作人员意味深长地一笑了笑,什么也没说就走了。杜小薇很奇怪,谁会这么好心地给自己送餐呢?她刚才还在为自己没带工牌,不能去食堂吃饭而发愁呢。张艾嘉笑着走过来,帮她打开那个餐盘大小的盒饭,里面四个盛

  • 妖怪调查局第二章在线阅读

    三天之后,迎来了第一场周考,也就是晋升二年级的一周一考。周考规则很简单,老师提出一个问题,学生抢答,先抢先答。问题只有一个,谁回答对,即可成为本周晋升二年级的学生。每个学生只有一次回答的机会,抢答失败或者回答失败只能等待下一周了。这一次,宋晴面色凝重的从教室门口走了进来。是的,因为这一次的问题非常的

  • 我在美漫做超人在线阅读第九章

    “啊!真……”虽然知道泡过这池水之后会有很大的收益,可这过程还是有些叫天雷无法承受。但他只能咬牙强忍着,坚持着。“为了以后出人头地,不在任人欺凌。我一定要坚持下去,以后的修炼还会比现在辛苦,我不能现在就退缩……”天雷在心中这样告诉着自己。半个时辰过去了,天雷还在坚持着。一个时辰了,实在是有些忍受不了

  • 来自异世的阴阳师在线阅读第6章

    铁匠大叔笑容不减:“哦,小兄弟,你放心,你大叔家就没有没有的装备,你看,这一壶是黑铁箭,虽然没啥额外的威力,但是它结实,耐用,只要箭枝不断,你就可以重复使用。”咦,原来还可以重复使用,不是一次性消耗品啊,那挺好的,我连忙问:“大叔,这一壶黑铁箭要多少钱啊。”心里则是莫名的颤抖,千万不要太贵,千万不要

  • 村姑召夫令在线阅读把妹才是王道

    余人彦颤抖着抽出长剑。他杀过不少人,可捅死自己人还是头一遭,这压力不是一般的大。不过对面有人比他压力还大。“师兄!”伴着一声哭腔,率先动手的青城弟子缓缓软倒在地。可能是青城派的某种隐藏属性发作,他也被人从背后干掉了。只是动手的那位却是后悔不迭,早知道余人彦会杀贾人达,他多此一举干嘛啊?余人彦苦笑了一

  • 收藏品之歌第六章在线阅读

    “快!都他妈给老子跑快点儿,别被翔龙城的人给追上了,不然大伙全得完蛋。”为首的是一名刀疤脸汉子,正边跑边对身后的同伴大喊道。他神色慌张,满头大汗,仿佛身后有什么洪水猛兽一样。“大当家的,前面好像有个人?”慌慌张张的众人忽然发现了远处的叶凡,一名小弟指着远处惊声叫道。“什么!是翔龙城的伏兵吗?”刀疤汉

  • 黑暗魔魂在线阅读家族测试

    天月城,陆家,会武场内,诺大的看台之下,人头攒动,今天是陆家一年一度的家族大会,所谓的家族大会,其实也是家族一年一度的测试考核,满十岁以上便能参加。家族通过这次的考核来检测晚辈后生的实力与潜力,潜力大的晚辈能获得家族更多的资源,日后可能成为家族的核心人员,而那些资质平庸,毫无进步的人,一到成年,则会

  • 那一抹暖阳主家来人

    “呼,真舒服。”修炼了一夜,张子陵在黎明前来临的那一瞬间醒来,呼出体内浊气,shen了shen懒腰。“体内终于有灵力了,强大的感觉,终于回来了。”张子陵欣喜地感受着体内的变化。在睁开眼睛的那一刻,一道紫色光芒从天际发射而来,张子陵赶紧盘地而坐,双手结印。“紫阳诀?”体内的张子陵有些惊讶,张子陵这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