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跪求锦鲤影后离婚第九章

作者:无极爱墨皇 来源:晋江文学城

克丽丝汀对于我无法登台演出,表示相当的难过,在我帮她束腰时,她一直愁眉不展。

“别苦着一张脸,克丽丝汀,你可是领舞,别让大公和夫人觉得我们剧院的明日之星受到什么不公正待遇。”

“梅格,每次你不在我身旁,而我孤身一人站在舞台上时,就觉得好可怕。”

“克丽丝汀,别多想,我会在后台支持你,所以你必须跳到最好,别让其他姑娘的风头盖过你,懂么?”我将她拉过来,摸了摸她的脸,将她推向了台前。

《魔笛》开演后,剧院底层的换装区安静的有些可怕。

我在寂静无人的走廊间缓缓漫步,墙上的蝶形油灯在黑暗中散发出幽幽的光华,脚下的芭蕾舞鞋在冰冷的石头地面上踩过,那感觉说不上多舒适,不过身为芭蕾舞演员,早已习惯了脚上传来的不适感。

不得不说,人一无聊了就容易办傻事,我穿着芭蕾舞鞋一路边跑边跳,来到了后门处。

黑夜降临后,剧院后门处的小巷变得有些阴森,从未擦拭过的昏黄色煤油灯在墙壁上,发出黯淡的亮光,不过因为这里离马厩不远,而我和克丽丝汀最喜爱的一匹名叫‘凯撒’的大白马就在这里,我决定去找它玩。

到室外后,我下意识准备将舞鞋脱掉,却在脱下舞鞋的瞬间听到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有人么?”一个粗鲁的声音大吼着,听起来像是赶车夫。

“我在这里。”一个细弱的声音回答。

“卢特先生?”车夫似乎看到了回应者的身份,语气里带了几分尊敬。

“是的,我受主人的吩咐在这里等候。”

“这一车东西都是,明天还会送来一批,需要我帮您搬进去么?”

这番对话有些古怪,不过我并非多想,正准备脱下舞鞋时,车夫的一句话引起了我的注意。

“照我说,先生,您该多雇个人来,这几只箱子都很沉,里面还发出哗啦哗啦的响声,难道是机关机器什么的?”

“只是魔术师的道具罢了,嘿,小心点,这些都很昂贵。”卢特紧张兮兮的回答。

我并未听说剧院最近采购新的道具,即便是送来新的道具,也该由剧院的管理后勤的秘书来签收,如何会动用卢特这个新来的琴师?

就在我困惑不解时,卢特和车夫已抬着东西朝后门来,我下意识躲了起来。

卢特和车夫抬着沉重的箱子,逐渐走向了剧院最底层最不常用的储物间。

接着是,柜子和矮桌,上面的纯金装饰明显不属于卢特一个琴师所能消费的起。

真是越来越古怪了,若不是卢特弄得如此鬼鬼祟祟,那看起来活像王公贵族即将入住本剧院。

趁着还未被发现,我连忙朝宿舍区跑去,柔软的芭蕾舞鞋让脚步声微不可闻。

属于这个剧院的秘密已经太多,我都快习惯了这种生活。

当参加舞会的时间逐渐来临,我化身瘫在泥浆中的鲶鱼,尾巴一甩一甩、翻来覆去,就是不愿意起来试衣服。

“梅格,你觉得我用这对手套搭配裙子如何?”

“挺漂亮的。”脑袋里乱得要死,所以对于克丽丝汀的询问,我有些漫不经心,“克丽丝汀,你真的觉得……我们去参加舞会能碰见未来的**么?那些富家公子哥儿们,只会因为爱上你的年轻漂亮,但不会爱上你的灵魂。”

“梅格,我以为你会永远单纯开朗,像个小天使,没想到,在你心里也会有这种烦忧。”克丽丝汀来到床前,捏着我的手,抚摸我的发丝。她的手指一直让我有些羡慕嫉妒,它生得修长且纤细,再加上蓄长的指甲,仿佛象牙雕琢。

“难道你不会担心么?”我捏着她的手,有些杞人忧天的问。

“在我小时候,还未来到剧院前的日子里,我和父亲在布列塔尼半岛上四处巡演,父亲拉奏小提琴,我在唱歌,我们从各种朝圣庆典、乡村节日、唱到舞会,有一次,我遇到了一个小男孩,他帮我去捡拾被风吹到海里的披风。后来我才知道,他是贵族家的儿子,可他从未抱怨过什么,与我一起坐在路边听父亲将故事,那是我记忆里最美好的夏日时光……”

“克丽丝汀,孩子们之间没有阶级观念,不代表**后仍没有……”我忍不住打断这个陷入孩童时甜美记忆中的姑娘。

“梅格,别如此悲观,就算到舞会上好好玩一场,也不算是吃亏不是么?我们可以跳上整整一夜的舞,你最喜欢跳舞了不是么?”克丽丝汀把我从床上拉起来。

好吧,克丽丝汀果然知道我的软肋在哪里,她拉着我的手,我们毫无淑女形象的在屋子里手拉着手旋转起来,仰头大笑。

吉里夫人将我和克丽丝汀托付给参加舞会的欧兰夫人,她是剧院的台柱,也是吉里夫人的好友,由她来作为我和克丽丝汀的引荐人再好不过。

午夜的巴黎完美诠释了何为纸迷金醉。画满光屁股小天使辉煌气派的大厅中,令人眼花缭乱的裙摆,帽子上漂浮的羽毛,露到恰到好处的酥胸,指间掌长的小折扇,耳间垂落的金银首饰。

身着纯黑古板西装的佣人们在人群中巧妙的行走,手中捧着盛满香槟酒的细长水晶杯的银质托盘,长席上摆着无数精致的食物,但仅仅摆在哪里罢了,绅士淑女们可不会借其充饥。

初入交际圈的少女们含羞带涩的跟在母亲或女性长辈的身后,与或年轻、或富有、或高贵身份的男人们认识,已物色好对象的少女则挽着男伴的手臂作出一副认真倾听的样子,而已婚的女人们或者坐在一起聊着最新潮的八卦,或是躲在缓缓摆动的折扇后窥视在场的所有女性,似乎在等候着其他女人稍稍举止不轨,便可编出最新式的流言。

欧兰夫人飞快的为我和克丽丝汀介绍了不下五六个男人,从子爵到伯爵,从军队少校到政灬府官员,她简直热情过分的履行着吉里夫人交给她的任务。

而克丽丝汀的姣好面容和我迷惑人的娃娃脸,也确实引来不少的年轻男人的搭讪。不过欧兰夫人笑靥如花的领着我们应付后,转眼就将方才男人的流言蜚语全都讲给我们听,甚至连那个男人勾搭过几个贵妇,养了几个情妇都说的一清二楚。

没错,巴黎人就是如此的虚伪。

见面时永远恭维彼此身上的华美鲜艳,脑子里却想着能给予彼此最刻骨的评价。

“哦,欧兰夫人,看您身边跟随了两位多么可爱的小天使啊。”一个穿着玫瑰纹紫裙、带着些异国口音的女人迎着欧兰夫人走来。

欧兰夫人立马换上一副热络的笑脸,嘴角却微微颤动,告诉我们,这个女人正是举办舞会的佩里伯爵夫人。

等佩里伯爵夫人走近,我和克丽丝汀连忙行礼。

分明是大夏天,这位佩里夫人却仍披着皮草装饰的披肩,涂抹□□的脸上贴着一枚假痣,头上堆叠了棕红色假发,努力用装扮压过在场的女人们。不过……看得出,众人并不买账,就在她走过的一路,已有不下三个女人没有掩饰好眼神中的轻蔑。

欧兰夫人与佩里夫人贴面礼后,介绍到。

“夫人,这是我至交好友的女儿和养女,梅格·吉里,克丽丝亭黛也,她们目前在巴黎剧院学习芭蕾舞蹈。”

佩里夫人欣赏着看着我和克丽丝汀,伸出手去抚摸克丽丝汀的手。“您这么一说,我倒是有了印象,前不久奥地利大公和夫人在拜访您时,也接见了一位芭蕾舞演员……”

“正是克丽丝汀。”

佩里夫人立即发出赞赏的惊叹声。

克丽丝汀浅笑着用谦词应对。

我默默垂下头来,脚尖不自觉的在地毯上蹭来蹭去。

正在这时,佩里夫人的丈夫佩里伯爵也朝我们走过来。

“欧兰夫人。”他笑着行了个吻手礼。

当欧兰夫人向他介绍完我和克丽丝汀后,他接着又向克丽丝汀和我打招呼。

可在他朝我们走来时,我脑子里就轰隆隆的炸锅了,心底有一个疯狂的声音大吼着,杀人犯!杀人犯!杀人犯!

他就是杀死阿尔冰的那个恶毒的男人。

使用‘Embalm’时,我曾在阿尔冰的梦境中见过他,即便十年时间过后,他已经改变许多,可那双深幽如毒蛇般的黑眼睛,我绝不会记错。

所以当佩里伯爵看向我时,我的躯体完全不受控制的向后退了一步,只能慌忙用屈膝礼掩饰。

当欧兰夫人向他介绍完我们后。

佩里伯爵饶有兴致的打量我和克丽丝汀,唇角挂着虚伪的笑意。

“我在去英国时,受邀去去英国皇家歌剧院,但我说,如果听歌剧我只需要就请欧兰夫人唱一段‘夜后的咏叹调’就可满足死去,如果欣赏芭蕾,还有什么比加尼叶歌剧芭蕾舞团更美好呢?”

在场的众人都不得不因他的恭维而轻笑起来。

可我甚至不需要照镜子,都知道此刻自己的脸色有多难看。

“听您说的,您似乎有近十年没有去歌剧院了。”佩里夫人小声抱怨道。

“如果我知道芭蕾舞团中的演员竟如此光彩夺目,我必然会为自己曾经的决定而懊悔万分。”佩里继续毫不吝啬的恭维。

我简直无法听进这个油嘴滑舌的男人任何一句话,只是垂下脸来拒绝任何表情出现。

欧兰夫人敏感的察觉到了什么,笑着说,“倘若我们有一整晚的话可讲,那我的嗓子可要遭罪了,梅格,麻烦你帮我拿杯香槟来可以么?”

我巴不得离开此地,连忙应下,离开。

延伸阅读

德国乐学课程加盟  http://www.force-academy.com/gg7q.shtml
暂无

贵金属加盟  http://www.force-academy.com/g2lw.shtml
中色金银贸易中心简介中色金银贸易中心是国内创新推出金银业贸易中心,经工商总局核准,注

海阳加盟  http://www.force-academy.com/a9zm.shtml
海阳塑胶玩具是一家集生产、贸易、服务于一体的玩具公司。自公司2004年成立起至今,在

飞莺加盟  http://www.force-academy.com/y06f.shtml
飞莺床上用品总部致力于宾馆、酒店、家纺系列产品的开发,以新颖的设计,精心的制作获得业

橡塑加盟  http://www.force-academy.com/go7l.shtml
公司经营宗旨:以科学的挤出理论,设计制造的设备来满足客户的需求。我们从事橡塑配混:主

百六福珠宝加盟  http://www.force-academy.com/b7as.shtml
中华福文化的涵盖面也非常广,伴随中国几千年历史文明的变迁与发展,已经渗透到了人们生活

中森陶瓷卫浴加盟  http://www.force-academy.com/tuh.shtml
中森陶瓷实业有限公司成立于台湾,拥有一支高效率,高素质的生产,开发队伍,以“换位思考

滤芯加盟  http://www.force-academy.com/pm1d.shtml
一、公司简介:新乡市卅亚过滤设备有限公司是专职生产过滤器、滤芯、液压油滤芯、空压机滤

世雄加盟  http://www.force-academy.com/n6uh.shtml
世雄彩色钥匙总部是后备箱收纳包、吸尘器、充气泵、竹炭包、儿童安全带护肩套、儿童安全带

雅匠儿童摄影加盟  http://www.force-academy.com/6r55.shtml
雅匠儿童摄影位于桥西区海悦天地商贸中心二楼的孩子王儿童用品综合卖场内,在国际前列设计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一不小心撩到豪门对家在线阅读第七节

    我去,还别说,扬超月的手艺真心不错。时而让林凡欲罢不能的酸爽,时而有些麻麻的,时而还有一丝痛楚。按这样的节奏,扬超月离开演艺圈后,估计在村头还能开家猪蹄店。呸……足疗店。不知过了多久,二人不知不觉中睡去,系统已自动解锁。翌日,清晨。林凡早早的醒来,宠溺的看向怀中熟睡的美人。锦鲤仙子这个名号不是白来的

  • 美女总裁的痞子保镖在线阅读第二章

    “您怎么了,先生。”小男孩意识到自己好像冲撞了这个先生,怯弱的问道。只是吸进了一小会儿毒气,唐麟就已经听不清小男孩的声音,只是模糊的看着他的嘴一张一合。“不行,我得赶紧跑回去,这样的空气我根本无法呼吸。”唐麟想着的同时拔腿顺着旋转楼梯往自己的房间奔跑。呼吸也变得越来越沉重,视线越变得越来越模糊。眼看

  • 魔法世界的唯一男法师之无名小卒

    一旁的曹操都傻了眼,自言自语的道:“爪黄飞电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竟然比箭矢还要快……以前怎么没见它这么厉害过……”在这一瞬间,曹操都有种后悔把爪黄飞电送出去的感觉。“看来果然是宝马赠英雄,或许,爪黄飞电也只有到了义士手中,才会这么发挥出这么大的能力吧……”曹操心中一叹气,想当初他得到这匹宝马的时候

  • 结发为夫妻在线阅读第八章

    而在外面对七龙珠进行着如火如荼地讨论声中,罗伊正在进行特训。没错,特训。要知道,原版的十八号可是能够将超级赛亚人按在地上爆锤的存在!其实力在整个宇宙中都是拔尖的!十八号是以人类为基础改造的强大人造人,由于永久能源炉的原因,她拥有无限能量,细胞的老化很缓慢,也不容易变老,没有必要吃饭,但是需要补充水分

  • [东京喰种]我这么美我不能死在线阅读第五节

    车里一点声响都没有。好像野风吹开干草上的火星,车后狭小的空间内,无声地燃起燎原的暧昧。沈寻见急刹车后两个人半天没反应,大着胆子探头看了一眼。就感觉看到了什么不太合适的东西。沈寻:“……”靠,林栀绝对死定了。司机喊了一嗓子也没听见回应,以为坏事了,赶紧又叫一嗓子:“沈先生,沈先生?”半晌。“——我没事

  • 带您走进那些被人们误解为黑暗本丸的本丸在线阅读第八节

    “不是还有皮那兽吗?”小泉还记得那只小小的数码宝贝,它寸步不离的跟着荧寐。“……它太小了,所以被我无视了。”“……”荧寐的武装暴龙机有反应了,屏幕上面出现一个紫色的小球,它转啊转的。上面有个白色的小点,和蓝色的小点。她往左走一步,小蓝点也往左动一下,所以说白点是她要去的地方。皮那兽不用荧寐喊,自动自

  • 迷途在线阅读第五章

    天界闻讯而来的锦觅匆匆赶到了太已仙人的济屳宫。“陛下何处?”锦觅一进来,抓到一个小仙侍就问。小仙侍连忙指路,锦觅直奔过去。只见刚刚还在后花园与她对话的旭凤直挺挺的躺在那里。太上老君和太已仙人看见锦觅来了,都站起身。锦觅急急行了一礼,便去探查旭凤的情况。旭凤面如白玉,一丝气息也无。“老君,陛下这到底是

  • 恶犬在线阅读第1章

    一桶冰冷的凉水从上方“哗啦”泼洒下,朝岛夕雾处于狭小的厕所隔间中根本无处躲藏,被冰水泼个正着,从头到脚的每一寸皮肤和衣服都彻底湿透。冰冷的水滴顺着过眼的刘海滴落在被打湿的脸颊上,钻进脖颈下方湿透的衣服中。参差不齐似乎是被人随意剪掉的过肩长发也跟冰冷黏腻的衣服一起紧贴着皮肤。而脚上那双室内鞋,还泡在瓷

  • 开局就是全剧终之粗鲁的报复(2)

    那是正月里的一天,林叔出差了,朵朵却难得的没出门,而我,在房间里看书,看完书去洗澡的时候,路过客厅,我的目光冷不防的就瞟到了坐在沙发上的朵朵,那时,家里开着暖气,朵朵只穿着一件宽松衬衫,正弯腰低头涂着脚指甲油。那一幕,实在太勾人,我的心噗噗直跳,没见过世面的我,目光顿时无法离开了,我的身体,就像是钉

  • 蝶舞情伤第八章在线阅读

    那清冷的眼神落在徐妈身上,让她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丁竹见拉着她的力道松了松,立马挣开徐妈的钳制,跑到宋修然跟前跪下,哭着求饶。“宋先生,求求你帮帮我吧,我什么都没有做太太就要把我开除,我家里还有几个弟弟妹妹全靠我养着,我不能没有这份工作啊。”作为一个从小就被灌输着人人平等的新世纪青年,许彤对于这种动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