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给腹黑的他当青梅之沈老庄主,胆小如鼠

作者:挽乐 来源:晋江文学城

夜半时分。

“销金门”沈家庄分舵。门口两盏气死风灯有气无力的挂在檐下。

两条人影毫无声息凌空而来,守门庄丁正昏昏欲睡之际,稀里糊涂地“一睡不醒”。二人伏身墙头,屏息观察,但见院内零星灯火幽暗,偶有庄丁三三两两提着灯笼巡逻走动。

“似乎一切正常?”南宫然低声问道。

“不要大意,小心无过错!”南宫风扬回道,“不管怎样,还是先进去再说!”

二人见巡逻庄丁已走远,拔空而起,掠入庄内。

甫一落地,便闻“嗤!”一声轻响,抬头处,一溜火光冲上空中,显然是信号一类!

南宫然略惊,旋即一笑:“二哥,看来进圈套里了,如何是好?”

风清叹息:“不如我们进去找个好地方先坐下?”

两人果然不客气,纵身进入大厅,大马金刀地挑上首两把交椅坐下,南宫风扬默坐不言。南宫然运气大吼一声:“沈老匹夫,还要做缩头乌龟到几时?”

沈家庄人果然再沉不住气,一声焦雷般大喝:“兀那小子,气煞老夫!”

一赤衣老者跃进院中,只向大厅扑来,两旁厢房、偏室中涌出一队队手执刀剑的庄丁及几名头目,明火执仗围住大厅,厅中顿时亮如白昼。

南宫然大笑:“沈钧良,你什么时候能把这火烧房子的臭脾气改了?”

沈钧良怒哼一声,“小辈,死到临头还敢嘴硬?”

南宫风扬嗤笑道:“沈老庄主,什么时候脑筋好使了?居然能料到有人夜闯沈家庄?实在出乎本人意料!”

沈钧良哈哈大笑:“你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毛头小子,居然真敢来闯我沈家庄!自老夫率人杀了你南宫家那十二个废柴起,就在庄中加强了防范。我沈家庄距南宫最近,岂能不对你们多加防备?”话音未落,双手一抖,一条长鞭已如毒蛇出洞,卷向二人!

“真是见面不如闻名!”南宫然冷叱,身形一滑,已游鱼般贴身而去,手中剑锵然出鞘,手腕轻翻,七朵剑花翻涌,罩向沈钧良七处大穴,口中也不闲着:“为老不尊,出手偷袭晚辈,传出去还有何脸面?”

沈钧良心下一凉,不料想南宫然剑法如此高明,本以为两个小辈可以随手拿下,想不到却碰上两颗钉子。连忙回鞭自保,内劲一沉,一条软蛇鞭竟变得笔直如枪,“呼呼”生风,将南宫然剑路全部封死,更中宫直刺,鞭如长枪脱手而出,直指南宫然心窝,同时伸手一抄,手中已多了一把长剑,急削南宫然项间!出招狠辣,弃鞭出剑快若电光石火,显然也非浪得虚名之辈。

南宫然一个“铁板桥”侧身避过当胸一鞭,剑自小腹反手撩起,带着“嗤嗤”剑气破空之声,堪堪将沈钧良一剑截下,左手三指连弹,三股刚猛指风成品字形戳向其小腹肋下,正是其父南宫自华绝学“沧浪剑法”中三绝招之一——“瞒天过海飞仙渡”!立时将沈钧良咄咄逼人的攻势完全瓦解,反迫得他手忙脚乱,险些被指风点中气海大穴!

南宫然得理不饶人,“沧浪剑法”绵绵泊泊攻去,如情丝绵绵,剪不断,理还乱!

沈钧良大惊,情急之下,运足内劲将长剑震碎,向剑势迎去,身形暴退,显然无心恋战,狂叫道:“全给我上!”

突闻一声冷哼:“想跑?做梦么?”如涛剑气已自身后暴涨攻来!沈钧良肝胆俱裂,自思必死无疑!

“铛!铛!”沈家庄两大教头“浪里蛟”董武、“金眼雕”董方挥剑挡下。沈钧良暗叫好险,狂奔逃窜,未行两步,只听两声惨嚎,两人已肢断体碎,一命呜呼。沈钧良面色如灰,拼命向人群中挤去,希望能借混乱逃出生天。

南宫风扬不屑道:“老匹夫,胆小如鼠!”

南宫然剑势如虎,道:“二哥,擒贼先擒王,莫走了那沈老匹夫!”

风扬大笑:“看谁能取其人头!”二人挥剑一路砍杀,紧追沈钧良而去

延伸阅读

步月斋加盟  http://www.dijital-imza.com/y3x2.shtml
步月斋工艺品总部的创办,旨在弘扬民族文化、革新传统艺术品消费模式、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

舌尖尖牛肉面加盟  http://www.dijital-imza.com/ev6.shtml
舌尖尖牛肉面加盟总部凭借独特的产品优势、优质规范的服务和高雅时尚的环境,为消费者提供

光猪圈健身加盟  http://www.dijital-imza.com/gpyr.shtml
关于我们光猪圈健身光猪圈健身是一个突破传统健身行业的智能互联便利健身平台,线上拥有自

光威加盟  http://www.dijital-imza.com/dllk.shtml
光威新款渔具总部经销批发的体育用品、渔具及配件、服装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

易说堂英语加盟  http://www.dijital-imza.com/4cw.shtml
易说堂英语,E-sayTelephoneEnglish,又叫李阳·易说堂英语,为中国

金梦佳人加盟  http://www.dijital-imza.com/pnsc.shtml
金梦佳人小饰品生产经营各种中重量级喷沙、烤漆、电镀系列一字夹、水钻发夹、合金发夹、各

桂岭加盟  http://www.dijital-imza.com/xd61.shtml
桂岭茶叶对茶园坚持实行客土、施用有机肥等传统耕作方式,并用现代生物技术进行病虫害防治

新状元作文加盟  http://www.dijital-imza.com/68g1.shtml
“新状元作文”隶属于宁波明日教育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其采取国内Zui的作文教学理念——

储香首饰加盟  http://www.dijital-imza.com/ue5e.shtml
广州市文道贸易有限公司创立于2008年4月,本着自然之道,和谐之道的公司经营理念文化

润物食品机械加盟  http://www.dijital-imza.com/nn46.shtml
润物食品机械总部一直以“、好、实用”为宗旨,以诚实守信的认真态度,精造各类石材、玻璃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虫星第一心理治疗师第三章在线阅读

    把自己的男朋友抢回来,并且把企图偷男朋友的贼气到险些昏过去最后羞愤而逃,简小星十分满意,队友们也热烈鼓掌,但是他们还没嘚瑟多久,就……进局子了。进的还是警察局,因为他们围堵宁予薇的车的时候,有人报警了……“你说你们,你们红星车队,好歹现在也是全国知名的职业赛车队了,做事情能不能顾虑一下自己的身份?从

  • 异士录第七章在线阅读

    第七章达到剑冢剑冢,在人们的眼里只不过是乱葬岗,死人堆。但是在修炼剑气的剑村人里,却是一个无比神圣的地方。青龙等人来到了剑冢的外围,在一棵大树下原地休息,所有的人都出现了一丝疲惫之色,毕竟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赶路,你不累那是骗人的。大约三分钟过去后,青龙看了看他们,才开始发话道:“剑村的孩儿们,那里就

  • 唇语在线阅读他的盛大婚礼

    “新郎陆兴南先生,你愿意娶新娘楚黎小姐为妻……”“不!”一声尖锐的声音突然从婚礼现场响起。所有人顿时向着大门的方向看去,每个人眼中都聚满了浓浓的惊讶。大门的方向,一个年轻的女人,正煞白着脸色,扶着轮椅向前行来。“兴南,为什么?”安雅哆嗦着唇畔,红着的眼眶积聚着泪水。三年前,一场意外车祸让她一瞬间失去

  • HP同人之清莲之中州城

    第二日的清晨,阳光照射在了夏禹年幼的脸上,他小脸上黑一块,白一块,不过脸上的表情已经不像昨日那般痛苦了,小脸的嘴角上挂着微笑。“唔,昨天到底是怎么了,我记得我吞食了黄金蟒蛇的妖兽内丹,然后呢?”他用手敲了敲脑袋,另一只手向后探着。“咦,这么多的皮!难道是我的?”他好奇的看了看地上蜕化的死皮以及一滩黑

  • 域罗之云游第7章在线阅读

    叶秋感受体会着宗师级厨艺,出租车很快到了茶餐厅。‘七记’是这家茶餐厅的名字。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茶餐厅的老板叫刘七七,一般都称呼她七姑娘或者小七。小七=小气,叶秋记忆得知,这姑娘蛮小气的。她的模样,很像《*神3少年*神》里的七姑娘。“阿秋,怎么这么久没来,我新进了一批好货,有没有兴趣?”刚进茶餐

  • 终极系列之汪研婷补课老师之花

    本来还以为就算没有女朋友也会有彪悍的女子自己送上门去的呢?真的是没想到啊。卜纤灵现在觉得是自己赚了,但是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免得被这个自己为是的王子给看扁了。于是假装耸耸肩,好像很不在意的样子,但是没有刚才先前那样的眼神。火气也降了下来。“干嘛,现在觉得是我的初吻了,是不是觉得超级的值钱了啊,刚才还

  • 网游之双刃传说第二章在线阅读

    “咳,这是失误,现在我再示范一下怎么轻轻拧开门。”彼得咳了声,把门把递给钟梓星。钟梓星用不信任的眼神幽幽地盯着他,看得彼得一阵心虚,过了会,她才接过门把重新装上去。门把被摘下来八次之后,钟梓星终于学会了怎么开门。她感动得快要哭出来,一把握住彼得的手死命摇晃:“太感谢了,我请你吃饭怎么样,中餐西餐任选

  • 堕天前传在线阅读第7节

    宋溪从猜测顾黎黎脸上是个巴掌印之后就一直不太踏实,她实在觉得自己儿子不可能是个会动手打老婆的男人,可是顾黎黎也不是个神经病,不可能自己删自己巴掌啊。于是吃完了晚饭宋溪又坐不住了,她找了个出去散散步对孕妇好的理由,把顾黎黎带了出去,出门之前时筝有些欲言又止的表情更加让宋溪坚信里面一定有什么猫腻。出门的

  • 完美丫鬟守则逆天的礼包

    人生,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想要得到的东西,却在一瞬间,就因为老天爷开个玩笑,而从眼前消逝而去。“卧槽,系统升级?这事我怎么不知道?唉,真是太捉弄人了。”望着凭空出现的屏幕上,那几个闪闪发亮的大字,无疑是让叶寒抓狂。不过,他的心中,倒也是期待着,这系统升级之后,还能有什么样的新功能。于是,叶寒只能是无

  • 大唐第一酒肉和尚计划

    什么时候开始和这个男孩牵扯不清的?不是五年级把他从大脑封闭术课上扔出去的时候,不是六年级杀死阿不思•邓布利多,听着男孩在背后嘶哑地哭喊的时候。那时男孩对他只有纯粹的恨,恨他的不公平,恨他的刻薄,恨他害死了他的教父,恨他杀死了邓布利多,而最恨的,应该是他的背叛。直到那一天,自己站在茂密寒冷的树林里,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