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华夏风云战纪第八章

作者:年华错落成诗 来源:17K小说网

“害?”苏晋抬头,轻飘飘瞥了凝木一眼,轻笑着摇了摇头。“凝木姑娘,其实这完全称不上是害人。陛下他命该如此,我只不过是帮了他一把罢了。”

“帮?”凝木重复一声,闭了闭眼,忽然冷笑起来。“你在帮他?你帮他的方法就是在我身上下咒,让他的精气通过我一点点流失?!国师倒是好手段。”

“凝木姑娘也说了,陛下之所以阳气不顺,精气不畅,盖因姑娘之故。”苏晋打开一旁一本散了线的古籍,轻轻抚平泛黄纸张上的褶皱,凝眉看了起来。他慢慢翻动着书页,口中继续缓声道:“凝木姑娘今日来寻在下,想必……是要寻求解咒之法吧?”

他这一副事不关己云淡风轻的态度着实令人心生怒火,我看见凝木一下子蹙紧了眉,握手成拳,却在他事不关己一般书页翻动声中垂下了肩膀。

“是。”她垂眸,硬邦邦地说道,“还请国师高抬贵手。”

苏晋便骤然笑出了声。

“高抬贵手?”他眉眼间满含浅淡的笑意,眼中也如一汪清泉,仿佛对面的并不是与他立场不同的凝木,而是多年未见的老友。“凝木姑娘,你错了。”

“此一事,并非全然是我所一手导致。”他提起一旁朱笔,在古籍上写了些什么后复又搁回砚台。“你今日来此寻我,想必已是听说了陛下的命格之说吧?”

凝木一瞬间就睁大了双眼,面色大变:“你……”

“凝木姑娘不必忧心,此咒术只有当你思绪波动起伏时才会生效,其余时间,不过是废纸一张罢了。”

“陛下命格,委实诡异。”

“虽有帝王之命,紫薇帝星东升耀起,却是天狼、摇光、破军三足鼎立,呈杀伐之势。”

苏晋拿过另一边的宣纸,换了墨笔,蘸了浓墨,托袖便写了起来。

“若只是这样,那也还可。”

“只是这一位陛下却非如此……辰戌冲甚烈,生于火时,加地、午两火,更是破上加破。”

“陛下生为帝王命,却是运不改道,破七分,手足见血,子孙毁。”

“前半生,因为陛下体内心火阳火旺盛,或能压下生来自带的地午二火;只是一旦九经过,内虚变,陛下体内心火或未变,阳火却是渐渐势微,午火突起,地火紧随其后。”

“这南朝天下……怕是要变更了。”

“我不信。”凝木神色震动,却是倔强地别过了头,移开了目光。“这不过都是你一厢情愿的说法罢了。”

“阿煜他人那么好,又那么善良聪慧……他,他是个明君。”她捏紧了垂下来的袖袍,咬了咬唇,继续说道。“他才不会让江山断送在他的手里!这一切都是你做的手脚吧!”

“什么天下大旱,三年颗粒无收,瘟疫疾病不断爆发……苏晋,这都是你做的手脚对不对?!”

苏晋笔下不停,仍是垂着眸没有抬眼看向凝木,却是轻吟了一声,笑道:“凝木姑娘,这话可不能乱说。在下……只不过是顺应天道罢了。”

凝木冷笑一声,“好,请教国师,何为天道?”

苏晋微微顿了笔,看着那一本散开了线的古籍,似是有些不满地摇摇头,又小心翼翼地翻过一页,拿过一旁的金丝绢布细细比对起来。

“这可是为难在下了……我不过一介小小凡人,又哪里能窥得这天道呢?不过是揭开了一隅罢了。”

“我只知道……”他缓缓拉长了尾音,像是在念诵着诗词一般,轻微地上扬了一些。“让这南朝江山在陛下手中断送,此一事,顺应天道。”

“你——你胡说!”

凝木的神情十分混乱,她好像要信了苏晋的话,又不敢听信半分,认为他在撒谎。“我……虽然我只是个死物,对于这人世间的事也不是很懂。但是我知道!天道是不会这样的!把一个拥有帝王之命的人除去,这——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你也说了,是帝王之命。”苏晋微微一笑,搁下了手中墨笔。“可我这么多年来,还从未见呈如此杀伐之势的帝星。”

“天道多变,它在想什么,我们完全无从得知。”

“或许……陛下的命理当如此呢。”他话至此处,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轻啊了一声。“凝木姑娘也不必为此事困扰,这世间有无数人,也有无数可能。姑娘乃死物蒙灵而成的精怪,少说几百年也是能活得的,陛下去了……自当会有他人为姑娘披衣撑伞,言笑晏晏。”

“不过是杨煜一人罢了,凝木姑娘也无需……如此看重。”

凝木瞳孔猛地一缩。

半晌,她掩去眼中的怒火,眨了眨眼笑道:“可惜国师想错了,我对阿煜抱有的,是非他不可的感情。”

“凝木姑娘好痴情。”苏晋笑意盈盈地轻轻拍了拍手掌,“只是凝木姑娘非陛下不可。陛下可未必……非凝木姑娘你不可啊。”

“你——!”

凝木显然想起了金銮殿上之事,她神思一个恍惚,身子就有些摇晃起来。

苏晋便像是见到了什么有趣之事一般摊开手,笑了起来:“人性果然是自私的……即便你为死物,为精怪,也仍然逃脱不了这四情。”

“你嫉妒了?你恨了?你后悔了?”

“嫉妒杨煜心中并非只有你一人?恨他骗了你?后悔你把一腔感情全部倾注在他身上?”

“你的心中,不满吧?”

“你不满——”

“你住口!住口!住口!”

苏晋站在上首,闻言只是云淡风轻地一笑,那淡淡的神色似乎在嘲讽凝木现在的所作所为。

“你瞧……你心中明明有怨恨,为何还要来求我……帮他呢?”

凝木张了张口,一行清泪顺着脸颊滑落。

那一张绝世无双的面容之上,早已没了素来的明媚与笑容。

她缓缓摇了摇头:“我没有……我没有要你帮他。”

“我……只是想让你,”她垂眸,又一滴泪滚落下来。“解除我身上的咒术……没有……没有……”

“没有要我帮他?还是心中无怨无恨?”

“我……”

凝木张口结舌。

苏晋看了,不知是无奈还是嘲讽地摇了摇头。“罢了,我与凝木姑娘好歹也有一段缘分,既然都已经找上门来,有求于我,我也不能……太为难人啊。”

凝木一听,眼中便闪过一道神采来:“你……你同意为我解除咒术了?”

苏晋缓缓道:“人心都是肉做的,谁也无法绝情。凝木姑娘既然如此苦苦哀求,我又怎好断人后路?只是前月宫中有狐妖大闹皇城,我为了降服它,也是费了好一番力气,直到今日还有伤在身……这样吧,今日我是不能为凝木姑娘解除咒术的了,不如等到一月之后再来解咒,如何?”

“你、你要说话算数。”许是苏晋之前的印象给她留得实在不好,即使凝木面上流露出了期待之色,但她想了想,还是有些谨慎地说出了这一番话。

换来的自然是苏晋的一番轻笑。

“呵……那是自然。我苏晋说过的话,从来不会违背。解咒之事,一月后进行。”

他的声音缓缓飘散在渐渐聚起的浓雾之中,似真似幻,如梦如露。

周围渐渐被浓雾包围,我正为这南朝苏晋与史书工笔所不符的气魄与性格暗自感叹时,却见苏晋自薄薄的雾气那方看向我这里,眼神并不锐利,却带着万年寒潭半的冰寒冷漠。

我一愣,登时站在原地不敢动弹。

下一刻,就看见他似笑非笑地轻呵了一声,低头再次专注于案几上的各类古籍中。

他……刚刚,在看我?

不,不可能,这明明只是凝木的记忆,就算他苏晋上能通天下能入地,就算他拥有一双天生良目,也不可能看到我。

一定是错觉,错觉……

周围浓雾散去时,已经时过境迁。

皇宫还是那个皇宫,金銮殿还是那个金銮殿,只是殿上正坐之人已经不复当初的神武飞扬,英俊的面孔上明显有了时光留下的刻痕,面色也有些颓废,只有那一双深如寒潭的双眼,一如当初,没有变化。

一言官上前谏道:“陛下,自淮南一带已有十年旱涝不断,今秋又颗粒无收,请陛下开仓赈粮。”

又有一人从凳上站起,行了一礼:“陛下,三圣水患严重,附近已有瘟疫蔓延,请陛下明示。”

“陛下,西王近几个月来不断操练西晋军,恐怕……”

“陛下,李时守……”

“陛下……”

一时之间进谏不断,杨煜坐在龙椅之上,面露疲色与不耐,但仍然皱紧了眉听那些官员们说下去。

过了半晌,在那些官员进谏完毕后,他目光闪了闪,道:“着,淮南开仓赈粮——”

“陛下,”忽又有一人站起,“国库余粮所剩无几,若是再次开仓赈粮,势必会不留颗粒。望陛下三思!”

“陛下,恕臣直言,淮南一带旱涝已久,当地知府却一事不做,理当问斩。”

“陛下,淮南饥民众多,难民连连!还请陛下……”

耳边顿时吵嚷之声不绝,杨煜皱紧了眉,一掌拍在龙椅扶手背上,厉声喝道:“好了!不要吵了!整天就知道吵吵吵,没有一个人有决策拿得出手的!你们说,朕要你们这些没用的东西做什么?!自尉先生去世之后,还有一人能给朕一个有用的建议吗!”

朝堂之上顿时一片寂静。

杨煜烦躁地皱紧了眉,正要挥手退朝时,忽有一人站起出列,很是恭敬地鞠了一躬。

“陛下此言不错,自尉先生去世之后,我等皆无佳策进言陛下。只是陛下可曾想过,尉先生为何去世?”

“——他正是进谏陛下不成,以死进谏,血溅朝梁!”

“——全因,妖女一事!”

延伸阅读

巴山蜀水凤岐鸣之天河之水(10)  http://www.ycrmth.cn/bcx2.shtml
云豫将墨羽抱回房间,墨羽兀自昏睡未醒。云豫在她床前静静地站了一会儿,才想起应该去准备

顽固在线阅读招募村民(五更求鲜花收藏评价票)  http://www.ycrmth.cn/ohn.shtml
然而正如之前所说,这个村子正处于最初级的状态,一切需要玄自己去建设。所以虽说有这么多

朱唇笑在线阅读第一节  http://www.ycrmth.cn/noar.shtml
“咳咳……”从休眠舱里爬出来,艾伦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的关节都仿佛长时间不曾上过油的老

幸臣(gl)漱冥宫  http://www.ycrmth.cn/szcb.shtml
坐在马车上,我不由地望向车外,楚昶越是这样温润如玉,越是这样喜怒不露于色,就越是让我

太子宠妃日常在线阅读第六章  http://www.ycrmth.cn/bvs7.shtml
靠着窗子,瞧着外边从二十七起就从未停过的雪,雪宁眼中尽是茫然。再过三天便是她大婚的日

三国:霸业系统在线阅读又现危机  http://www.ycrmth.cn/xsv.shtml
叶浮生逃离许久后,也没有了刚开始的从容。此时他眼中带着一丝疲惫,面色苍白,全身像是散

学习使我“病”入膏肓第9章在线阅读  http://www.ycrmth.cn/x1h3.shtml
事实上目前网上关于张伟的争论很大。许多人看了张伟在《最强大脑》的视频后,纷纷提出质疑

问道莽苍之第八章(8)  http://www.ycrmth.cn/geec.shtml
一三八最终我和卡卡西谁都没有给出对方所问问题的答案。我想有些答案说没说出口其实并不是

追梦奇遇记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ycrmth.cn/p50c.shtml
凌盏心心底冷笑,失而复得的惊喜吗?是了,之前的顾少卿也许并不知道,外公在很早以前就立

火如花[综漫]第6章在线阅读  http://www.ycrmth.cn/dfr2.shtml
宋子轩一拍脑袋:“唉,本座居然忘记把售卖的兵器拿出来。”兵器,本来该放在武器店的。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地府摆渡不可欺

    然而,神都不会想到,她会因为这么一件事而放弃了自己苦思冥想的机会。因为——她,睡过头了!昨日因为被审讯而导致身心疲惫的她,就这样昏昏沉沉的睡过了头。以至于第二天她醒来的时候已近中午,刺眼的日光从牢房的缝隙中透过来,照着她的眼睛生疼。“计划失败了呢,”她这般想到,“而且又是因为睡过头的原因。”“那次也

  • lol:荣耀巅峰之你可知他是谁?(求收藏,求鲜花)

    “快走!”“娘亲,我们到底是去见谁啊?这么神神秘秘的。”在邯郸城的一处小巷子背后,一名年仅七八岁的幼童被一位美妇人牵着手,急匆匆的行走在青石地面上,这种生拉硬拽式的赶路方法,让男孩十分别扭。对于孩童的问题,美妇人一边走一边与他解释说:“到时候见了面,你要恭敬一些,如果能到的他的相助,那么你以后一定会

  • 我的琴音有点狂在线阅读第四节

    早上刘晨没有去送外卖,而是直接去了花梨木市场。早晨的花梨木市场异常火爆,遛鸟的,买文玩的比比皆是,推销木头的商贩都跑到马路中间去了。刘晨兜里揣了五千块钱,这五千块钱虽然挺多的,但是想要到里面去玩木头还差了多了。自己的档次,也就只能在外面玩玩。“哟,哥们又来了,来抽根烟。”一个瘦不拉几的人搂着刘晨,身

  • 不晓天在线阅读第7节

    随着微笑紫君闭上了双眼,待他再次睁开眼,眼前的一位年轻的女子用双手支撑在自己的身上,女子苦笑着的看着紫君。慢慢的女子嘴角流出一丝鲜血,鲜血滴在紫君的脸上,紫君瞪大瞳孔伸出颤抖的手抚摸女子的脸,声音颤抖着问道。“为……为什么?”这名女子不是别人正是黑蛛妹,痴情的她嘴上说着要忘了紫君,看到紫君受到伤害却

  • [综]我超凶哒!在线阅读第十章

    带着负能量,离开秦悕浵家,单语开着宾利回到公司取自己的车,刚出公司门,电话响了起来。“你到什么地方了?”手机里面传来一个好听的声音。“在路上了。”单语道,“你吃过了?”“嗯,吃了一点垫垫肚子,你快点过来。”女声说道。“知道啦~,大明星,先挂了。”说着,挂了电话。~~~当单语走进位于内环上某个私人会所

  • 疯子梁木儿第四章在线阅读

    这人是个疯子吧?这人脑子绝对不正常。这特么来搞笑的吧!来城主府向城主要城主之位?这么滑稽的事情都能干出来。在座的人都有点懵逼。要知道每一个能当城主的人,无论是背后势力,还是自身实力都不是简单,而且他们还是大势力分配,敢动城主就是打大势力的脸。眼前这个十八,九岁的少年和那个和尚什么情况?闻言,座位上的

  • 谁要拯救世界啊在线阅读大白天来绑架

    “唐荒,你被神武学府录取了,什么时候去报到啊?要不就今天去报到吧,你是不知道,我这几天睡都睡不好,天天提心吊胆的。”唐荒这几天都没日没夜的躲在深山修炼,接到黄德强的电话,才想起今天可以上网查看自己被哪所武道学院录取了,“过几天吧!我还要把我父母弟弟妹妹安排一下。黄老,我不是有免费入住超级别墅吗?能不

  • 纬仓第十章在线阅读

    “赔礼道歉?总是说自己喝多了才动的手,把责任都推倒了酒身上,都怪喝酒,就没有一句话说,浩哥我错了,连一句对不起都没有”王浩喝了一口酒接着说“叶辰就说今天吧,我喝酒了,把你打伤了,第二天我和你说我喝多了才打你的,都怪喝了太多酒,你心里能好受,能原谅吗?”说完看向叶辰,这时叶辰被问的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 黄昏里的星辰在线阅读第三章

    章太太听到此处不由得暗地里狠狠的剜了秦怜一眼,若是她是那现代的泼妇,怕是早就跳脚,对着秦怜破口大骂“蠢货,蠢货”了!都是秦怜那个蠢货逼得她不得不同意那两个小丫头的条件,看看那笑眯眯的林素,章太太咬碎了一口的银牙,本来以为不过是个毫无心机的丫头片子,没想到······那个刘绫也是来给自己添堵的,早晚得

  • 德云师兄弟的小师妹第10章在线阅读

    顾桃溪气的快要爆炸,人家看在立刚的面子上把畜力借给她用,她表示一下感谢被骂做不守妇道?刚刚不是你说的让我去借吗?不开口怎么借?要不是她是婆婆,她直接就是一巴掌抽上去了!赵小春看了看钱氏,又看了看顾桃溪,小声的说道,“人家郑大哥也是好心,他和大哥关系很好,把牛借给我们用也是正常的,往年也就只有他们家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