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拉贝尔:众神初醒在线阅读第二节

作者:聚能鸽 来源:晋江文学城

“今晚去哪儿?”高天佐问道。

魏然抬手指了指江面上的船,道:“乘船,去望江楼。”

望江楼,金陵最大酒楼。走江湖的人买卖情报一定不会错过的地方。江湖人去那,都一定是为了换取情报。但是要什么条件才能换就不好说了。

“你买了什么?”高天佐好奇心上涨。

“追杀你的人的消息。”魏然道。

“我都不急你急啥,跟着你又没人敢宰。”高天佐道,“不过你拿什么换的?”

高天佐跃上了船,又牵着魏然的手把魏然拉到了船上。自觉地拿起了竹篙来撑船。

“望江楼是洗夜门的最大据点。”魏然道。

答非所问。但高天佐也明白了。魏然和洗夜门关系约莫不浅,换消息也许不需要拿东西去换。

借着渔火,高天佐看见了魏然含笑的侧颜。琴师大多性冷,尤其魏然这样的琴痴。可这人却总是微笑着,也不会拒人于千里外。和他待在一起,高天佐整个人都会莫名放松。多年闯荡江湖,大多时候提心吊胆,内心鲜少如此安稳。

竹篙撑着船在水中划开,荡开波纹,水被推动发出的响声清楚落在二人耳中。魏然拿出琴,横放在身前,轻轻拨起了琴弦。

渔火微光,江上微风,又伴着轻柔的轻声,分外惬意。高天佐也精通音律,自然品得到琴声是与夜色融为一体的。每天都能听到魏然奏琴,但每次听高天佐还是会为之震撼。寒木居士的琴声,属实绝妙。

“这首还是第一次听,叫什么?”高天佐问道。

“夜泊秦淮。”

夜泊秦淮。足够应景,无论是调子还是名字。

听着舒缓的琴声,又看着魏然的面目,高天佐心头又涌上一股熟悉感。琴声似乎在哪听过,此般情景也似乎早有过。在魏然弹琴的时候,高天佐总会有强烈的似曾相识的感觉。不知不觉就沉浸在了琴声中。

高天佐下意识合着琴声唱到:“灯初上,夜未凉......”

魏然动容,却依旧不言,抚着琴。一曲罢了,才开口道:“我奏曲,不少时候会融进些引梦术。”

引梦术是洗夜门独门术法,以声音夺人心智,带人入幻境或产生共鸣。要施术者意识集中意愿强大,才能成功,不易习得,江湖上已多年无人用了。高天佐一个百事通对此都只是略有所闻,还不知道真的存在。

“可以,为你造一个梦。”魏然又道,回过头来意味深长地看了高天佐一眼,笑了笑继续抚琴。

在琴声里,小船飘飘荡荡游移近岸。岸上依稀的灯火渐渐映入眼帘。只是看这灯光,就猜得到那面何其灯火辉煌,也猜得到那面的热闹和人潮拥挤。

酒楼烟花之地,夜晚正是热闹时,灯火通明并不稀奇。

见快到岸了,魏然弹了最后一首曲,就收了琴重新背在肩上。靠了岸,高天佐系好船,爬上岸,把手伸给了魏然,让魏然借力上来。

这次牵手高天佐才注意到魏然手掌上有一层茧。只是弹琴的话,只会指尖有,也不会那么厚。高天佐能猜到的唯一原因是魏然习武。

先前高天佐一直以为是有武功高强的人听命于魏然,招惹他的人才会有去无回。但这两年大部分时间聚在一起,魏然都一直形单影只,在自己的小木屋,弹自己的琴,高天佐是他唯一的朋友,也是他与尘世为数不多的联络。那个想法高天佐就渐否定了。可魏然性子过于温和,平时也安静,急躁是习武人通病,魏然不像习武的,高天佐就没往这方面想过。摸到茧的一瞬间,高天佐脑子里闪过了魏然功夫很深的猜测。

“我习过武。”魏然道。

那层茧,他是故意给高天佐摸到的。他了解高天佐,但很少向高天佐谈及自己,高天佐并不了解他。魏然知道高天佐希望走进自己的世界,也不拒绝敞开尘封已久的心门。

延伸阅读

卡百年底盘装甲加盟  http://www.alwaysasap.com/x9kx.shtml
义乌市爱佳汽车用品商行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个体经营,很细纤维毛巾、擦车块、蜡

家和加盟  http://www.alwaysasap.com/aypa.shtml
家和工艺品——让一针一线、让缤纷的色彩,绣出不同的明天,留住永恒的今天。让家成为自己

鑫怡加盟  http://www.alwaysasap.com/aqtc.shtml
鑫怡工艺品总部创建于1996年,在2007年更名为鑫怡红木工艺礼品厂。鑫怡工艺品总部

百变偶偶DIY立体人面公仔加盟  http://www.alwaysasap.com/s9pl.shtml
百变偶偶DIY立体人面公仔加盟_公司简介许昌一键鼎鎏商贸有限公司是一家DIY产品代理

金纱家纺加盟  http://www.alwaysasap.com/6z0g.shtml
浙江金纱纺织品有限公司视质量为生命,坚持狠抓产品质量、品牌文化、渠道建设和售后服务,

MINI加盟  http://www.alwaysasap.com/dq92.shtml
MINI平衡车总部经销批发的平衡车、扭扭漂移车、独轮车等产品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

365阳光在线教育加盟  http://www.alwaysasap.com/xn49.shtml
欢迎登陆公司网站系统了解公司及产品魅力融中西方教育理念之浩瀚,集中华民族几千年来诸多

贝因美营养米粉加盟  http://www.alwaysasap.com/dt5n.shtml
贝因美营养米粉于2008年8月成立,致力于通过直购目录、门店和电子商务为用户提供方便

家和便利店加盟  http://www.alwaysasap.com/sbt0.shtml
家和便利店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东莞市家和商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02年,是一家专业从事品

奥力玛电动车加盟  http://www.alwaysasap.com/umrk.shtml
安全的出行离不开靠谱的出行工具,有了专业的出行工具,大家的出行才能具有安全方面的保障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末世重生之相信之嫁女(1)

    一九八八年早春,阴历正月十六,宜纳采嫁娶上梁,是一个黄道吉日。地处北方的一个小村子,大树林村,这一天颇为热闹,有两户人家在这一天嫁女儿。村西头的李家,女儿李华,今年二十二岁,前两年从桃林县师专毕业,是大树林村的“女状元”,人也长的好,柳眉杏眼高挑个子,白白净净,穿什么都好看,跟城里人一样洋气,一点也

  • 暮雨烟潇在线阅读第3章

    云城的夜晚,总是寂静的出奇,唯独8点24这个酒吧,让人并不觉得孤寂,文杉回到卡座的时候,只有沈白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桌上的酒又空了几瓶,文杉就已经知道,时光的心情不好了。“他人呢?”“去洗手间了。”“你怎么不跟去?”“他不让。”文杉心下了然,拍了拍沈白的肩膀,将他拉去了舞池。水龙头里的水依旧哗啦啦的流

  • 致蔚在线阅读第二节

    ‘玩家**规则:1,**为金币制。初始金币为50,每一金币是一万元,可在现实之中花销,也可以在虚拟**中花销。2,每局**胜利者奖励相应的金币,若是失败则扣除相应的金币。若是金币为负数,就代表玩家‘破产’,‘破产’在现实生活中自身就会死亡。3,**分为C/B/A/S级任务,只有S级**任务有隐藏奖励

  • 奇幻西游第一章在线阅读

    “这是哪里?”尼兹带着一脸的迷茫,打量起眼前的房间。环顾四周后发现,房间中的每一个家具,每一处装潢都在诠释着昂贵和高贵二词的含义。“啧啧,这谁家呀,真是奢侈。”在尼兹的眼中,仿佛房间中的每一处都是一沓沓的钞票,散发着金钱的气味,诱人犯罪。“绑架也不至于绑我到这里吧。”“怎么有钱,绑我做什么。”尼兹狠

  • 飞升前师尊他怀了龙种在线阅读第四节

    沈郡忍了一路没打开锦盒,一出城就迫不及待的打开了锦盒。里面放着一张薄薄的纸,但是沈郡看了却忍不住放声大哭。“阿郡,阿郡,你怎么了?”沈安华听到动静,连忙拉开帘子出来看沈郡摇头沈安华从他手上拿来纸张一看,居然是入沈家族谱的申请书,上面已经盖了沈家家主印,这是承认了沈郡的义子身份,他笑道:“这是好事啊,

  • 问镜之卑微的开端

    第一卷卑微的开端——你甚至不知道你自己究竟是谁1.烈日当空,帝都的夏天实在让人受不了。白灵羽的后背已经湿透了,作为一个苦逼的快递员,他已经跑了一上午了,想到接下来的一个下午,他都有些绝望。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实在是让人有些单调的绝望。实际上,单调仅仅是绝望的因素之一,更加重要的是那种卑微、无聊与失望

  • 身揣空间发家致富在线阅读第6章

    诸葛明被叶晓慧突如其来的举动惊呆了,再加上自己一直处于单身状态,从来没和异性有过这么亲密的接触,他出了神,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可以了,谢谢你!”叶晓慧小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了,毕竟她生前是个矜持的女孩子,从来没做过什么出格的事。可是诸葛明并没有回应,而是呆呆的站在那里,如同石化了一般。“喂,诸葛明

  • 大温帝国之崛起之百分百战绩(5)

    原文中说林扶允并不想当歌手,只是偶尔唱首歌缓解心情,他最爱的是电竞,但他过了电竞选手黄金训练的年龄,只能立志当一名合格的主播。他的嗓音很动人,很快积累了一群女友粉,加上苦练出堪比专业选手的实力,确实红了一把。林扶允这火的速度在直播界已经算是坐火箭了,但他觉得不够。为了实力更进一步,林扶允白天苦练晚上

  • 从小丑开始的电影世界之贝薇薇要约会萧然?【3更】

    后台。之前说萧然心理素质太差的那个男生,此时已经目瞪口呆,整个人都懵逼了,显然压根就没想到萧然居然会唱的这么好听!轰动全场!而那个嚷嚷着让贝薇薇赶紧把萧然给换下来的老师,此时也惊呆了,看萧然的眼神就跟看怪物一样。回到后台的萧然没理会这两人。他可是记仇的很,刚才他们两个说的话,萧然虽然身在舞台上,但是

  • 在奥特曼世界当老师第4章在线阅读

    六月的江南,是雨的天堂。淫雨霏霏,连日不开,如人之惆怅,绵绵不绝。望江亭中,龙天翔凭栏而立,任凭江风携着细雨扑面而来,打湿自己俊美而冷峻的脸庞。被风吹起的发丝飘飞,一袭黑袍猎猎而舞,更显现出一种孑然的孤傲。天地间灰蒙蒙的一片,仿佛所有的色彩都被掩去,只剩下苍芜和死寂。那一袭白衣就这样蓦然闯入他的视线